跨出舒適圈,那些歐美朋友教我的事──「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中)

跨出舒適圈,那些歐美朋友教我的事──「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中)

撰文:Laney Lin 林芳穎/韓妹不吃泡菜

前文:就業多年重拾書本,一個國際新聞記者的語言考驗──「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上)

3 月初的 13 天荷蘭療癒之旅並沒有特別計劃,已經和歐洲朋友說好可以借宿前三晚,於是我只訂了離開朋友家後的 3 晚青年旅館,想說到了當地也許可以到其他城市走走,不一定只待在阿姆斯特丹──這對於過去是嚴重旅遊控制狂的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突破。

以前出國前一個月就看遍訂房網,尋找 CP 值最高的飯店,旅遊路線排好排滿,絕不浪費一丁點時間,但這一次我打算放空,按照感覺走。

跨出舒適圈,青年旅館初體驗

在阿姆斯丹特丹投宿的青年旅館,是一間男女混宿的四人上下舖,房間裡有淋浴間和廁所,很幸運的,我的室友是兩女一男,出入安靜衛生整潔,三個晚上相安無事,我和其中一個瓜地馬拉籍的背包客女生還交換了臉書。

其中一天我打開了沙發衝浪的 app,想說試試看和新朋友 hang out 吧!還真的有一個西班牙女生主動丟訊息來,約好晚上一起去跳舞,後來又加入了一個義大利美女,我們三個陌生女子當晚才初次見面一拍即合,體驗了阿姆斯特丹的不夜城景象。

和 Couch Surfing App 認識的西班牙以及義大利女生一起體驗夜店。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隔天我又在沙發衝浪上認識一位男生,丟訊息聊得愉快便相約隔天一起吃早午餐,接著一起聊到下午茶,他得知我住在青年旅館,很阿莎力的說我的公寓很大,你可以來免費當沙發客睡我客廳。

以往對人戒心很高的我,忘記了「免費的最貴」,也因為想要省旅費,就答應了邀約。但是,事情不是這麼順利,就在隔天晚上 7 點,再次以 What’s App 向這位沙發衝浪主人確認碰面時間時,他突然說他嚴重感冒,怕會傳染給我,勸我不要去住他家,趕快找別的朋友吧。

當下看到簡訊心都涼了,我已經把行李帶在身上,該何去何從?但時間已經晚了,抱怨也沒用,於是我立刻返回原本入住的青年旅館續住,不用流落街頭,這次續住意外開啟了難得的異國友誼。

居安思危的我 vs. 超隨性的歐美人

老實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住青年旅館,以超過 30 歲的「高齡」去住,行前一直擔心會不會遇到壞室友?會不會被偷東西?會不會被吵到睡不著?男女混宿會不會有危險?這些台灣父母普遍有的擔憂,我自己也有,所以根本不敢讓爸媽知道(希望我老爸不會看到這一篇)。我只是一直告訴自己,就試試看吧!反正我只訂了三個晚上,再怎麼難熬也就三個晚上,自己小心一點便是。

第一次入住那三晚,房價約一天 20 歐元,床底下有櫃子但必須自備鎖,我沒有帶鎖加上行李箱太大放不下,為了保護我心愛的行李箱,我還額外多花一天 5 歐元租櫃子鎖行李,睡覺時還把歐元現鈔放在枕頭下,如此戒慎恐懼地度過三晚。

第二次入住時,房裡已經有兩男一女,一開門他們便主動跟我 Say Hi,我以為他們是同夥的旅伴,一聊之下才知道,大家都是當天才入住的新朋友:我對面上舖是一位來自美國紐澤西的猶太男生 Alex,28 歲;對面下舖是住在華盛頓特區的黑人女生 Chris,23 歲;我的上舖是一位澳洲弟弟 Dizzi,19 歲。

抵達時已經是晚上接近 9 點,趁著室友們出去外面抽菸空檔,我忙著把行李箱再度打開卸貨,正在思考我是不是要再花一天 5 歐元去寄放櫃子,但感覺室友們好像「不是壞人」,好吧!我就把行李箱塞進床和窗戶中間的縫隙,還刻意把窗簾拉過來掩飾行李箱,只把這幾天會穿到的衣服,會用到的東西放進床底下沒有鎖的櫃子。

後來幾天看到室友出門,上鋪的澳洲弟 MacBook 電腦沒收就攤在床上,吉他擺在牆邊;對面美國哥錢包丟在床上,美國妹行李拉鍊沒拉攤開放在地上,我頓時覺得,是不是我太緊張了,把別人都當壞人看?畢竟從小到大只要出門,老媽都會叮嚀我「居安思危」、「未雨綢繆」,我一直以為我這樣謹慎小心才是對的,怎麼歐美旅人可以這麼隨性?

出外靠朋友,千真萬確

和美國室友Alex一起去梵谷博物館。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我原本的個性算是拘謹慢熟,但人出了國就會莫名放下一些堅持,在我初步評估過這三位室友好像很有趣好相處,便主動和他們聊天變熟。

入住隔天早上,我們一起在青年旅館的餐廳吃早餐,下午我打算去梵谷博物館看看,美國哥 Alex 也說想去,於是我們就結伴前往。看完展我在紀念品區流連了半小時,讓他等到沒耐性一直問「還要多久?」我愛買紀念品的習性被他笑了好久。

第二天晚上,我們四個人一起到阿姆斯特丹的鬧區進行酒吧巡禮,沒想到後來這兩個男生搭訕起了別桌的女客人,還聊得起勁不想回家呢。

第三天上午,我和 Alex 要退房,原來這是他一人歐洲旅行的第二站而已,接下來要前往捷克布拉格 5 天,之後到羅馬、倫敦等地旅行,5 個星期後就要返回美國家鄉。

依依不捨道了再見,加個臉書說好保持聯絡。當天我要換到別的飯店,和 Chris 約好晚上再一起喝一杯,我們兩個女生跨越種族和年紀,聊了彼此的人生觀和感情觀,聊到捨不得回家,最後也是加了臉書,擁抱一下說再見。

即便我心裡存疑,美國人是否只是表面客套,根本沒有要繼續聯絡?但各自回到家鄉後的這 8 個月來,我和 Chris 竟然還約過兩次長達兩小時的視訊,聊各自的近況和煩惱,以及通常只會對好姐妹說的心內話。

我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Chris 是我人生中第一位黑人朋友,這種像是美劇的劇情真實上演在我的生活,覺得自己好幸運!同時檢討我之前是否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例如:Chris 跟我借吹風機,看似吹完卻放在洗手台,踩到我這個控制狂的底線,一直擔心她是不是忘記還我,又怕自己去拿太小器,硬是忍住,結果她只是分次吹黑人頭用得比較慢,用完主動拿來還我。)

這次青年旅館的住宿經驗讓我學到,世上的人有百百種,當你覺得你以外的人都可能是壞人,其實他們不過是大剌剌、不拘小節的隨性旅人,對人要更加寬容,不要只是和你平時認知不同,就在心裡作記號,拒絕認識新朋友。

出外靠朋友是真的,一個人出遊多個人陪伴,一起玩一起瘋一起聊天,會讓旅程碰撞出意外的火花。青年旅館的設施不像飯店豪華舒適,和別人共住降低一點既有的生活準則,就算有一點凌亂,如果不影響到生命危險,就放寬心吧!

和室友們一起體驗阿姆斯特丹夜生活。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即將前往德國,展開記者交流

前面鋪梗了這麼多,2018 年的重頭戲終於要登場!2 月底申請上德國主辦的亞洲記者交流計畫之後,立刻到荷蘭旅遊 13 天,於是一回國就在準備出國事宜,中間歷經了與主管以及家人的懇談,一度卡關差點出不了國門,直到 4 月底搭上前往歐洲的班機,還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我真的要去柏林兩個月了嗎?」

下文:走進德國電視台,完成無數「第一次」──「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下)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