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的選情、震撼的公投,都怪「同溫層」不努力、「假新聞」太用力?──事實可能剛好相反

逆轉的選情、震撼的公投,都怪「同溫層」不努力、「假新聞」太用力?──事實可能剛好相反

台灣剛結束一場精彩刺激的選舉,相信大部分的人,或喜或憂,對於選舉結果都感到非常意外,眼鏡與玻璃心碎滿地。這些人之中,不乏每天花許多時間寫文章,積極為支持的政策辯護、希望能說服反對陣營者。會努力做這些事,大概是直覺上認為真理會越辯越明,決策者(選民)可以在接收充分資訊後,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但從事後結果看來,立場不同的那方,大抵忽視了這些努力。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訊息卻似乎突破不了同溫層,「事實」並沒有因為被覆述、重寫數十遍而多了說服力。造成這樣現象的可能原因非常多,訴諸人類不理性或能力不足是最直覺的想法,例如認為有些人看不懂文章、無法處理複雜的訊息、逃避現實、喝太多愛河水之類的。

不過有沒有可能即使一個人在完全理性、完全了解自己在做什麼的情況下,也選擇只從符合自己立場偏好的訊息管道接收資訊呢?換句話說,沉浸在自己同溫層中可能是理性的嗎?賽局理論的一些研究結果告訴我們這是可能的,以下我嘗試用不數學的方式介紹這些說法:

什麼情況下,我們會被相反立場的資訊說服?

我們想像一下,如果需要了解資訊以做決定時,我們會怎麼選擇資訊來源?通常我們會希望了解有聲譽、有權威的看法,如果可以的話,這權威最好是要跟我利害一致的,畢竟講空話誰都會,但如果我的選擇也會影響到意見提供者的權益,那他就會更認真地提供建議。

於是如果我們對一個議題的立場是中立的,我們會找一些利害相近而且看起來可靠的意見來看,並據此作決定。而如果這些專家們都有自己的立場,那我們就會斟酌參考他們給的意見,當他們立場是相衝突的時候,透過權衡他們的偏見與提出的資訊,我們可以從中判斷出真實的結果。

那如果我們已經有既定立場了,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讓我們被說服進而改變原本的選擇呢?如果看到立場相反的意見,通常我們會懷疑其可信度,即使不會完全否定這些說法,這些資訊大概只能略微改變我原本的想法。

如果我非常相信原本的想法是正確的,例如 20 年前愛河的水一定是可以喝的,那麼即使是「真的」超越藍綠的、中立的消息來源,跟我說那是錯的,我也不太可能改變原本的想法,只會覺得別人操控訊息的能力又更上層樓了。

但如果現在是韓國瑜或吳敦義跟我說,「20 年前愛河的水不能喝」,情況就不同了。畢竟我原本是因為相信吳敦義當市長的時候做得很好,才認為以前愛河的水是可以喝的。但現在吳敦義說愛喝的水不能喝,那一定不是「白賊」的,因為說這個謊對他完全沒有好處。因此,就因為我知道吳敦義是偏頗立場的,當他提出了與原本預期相反的意外說法,我更可能理性地選擇接收他的看法,而由於這樣的說法可信度極高,於是我被他說服了。

基於同樣的理由,綠營(藍營)支持者會比較偏向閱讀立場偏綠(藍)的媒體,因為中天、旺報(三立、自由時報)之類的媒體,不管怎麼攻擊民進黨(國民黨)人,看起來都像假新聞。而如果一旦三立、自由時報(中天、旺報)指出蔡英文(馬英九)政府的施政錯誤,那麼理性的綠營(藍營)支持者,就會認真思考政府是不是真的出錯了,有時候就不會再護航了。

於是看起來像是同溫層在取暖的訊息選擇方式,可能並非不理性,我們也無法因為立場對立的民眾忽視我們的論述,就否定對方是理性的可能性;而對於別人都聽不進我們的意見,也不用太灰心,因為立場不同的人本來就很難說服對方。

2018 年 11 月 25 日,高雄同志大遊行。圖/weniliou@Shutterstock

錯估選情,都是假新聞惹的禍?

這個理論同時也能讓我們重新思考假新聞的效果。究竟假新聞的影響力是什麼?它真的能改變人的行為嗎?如果我們是關心政治的,我們很難對一個議題抱持完全中立的立場,所以我們應該很能分辨假新聞;甚至於,我們極有可能把不符合自己心意的「真新聞」都當作「假新聞」。

以台灣這次的選舉來說,很多人直到投票結果出來前,都不相信韓國瑜的聲勢有真的這麼大,選前關於他的報導,很多都被當假新聞、是特定勢力在炒作。當然這個聲勢可能一開始確實是炒作出來的,但選舉結果告訴我們這個聲勢是扎扎實實的。

而這個狀況不是只有在台灣發生,也不是只有業餘政治愛好者才會錯估形勢。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前一年,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美國中心請了多位美國選舉專家討論兩黨初選,並做一些初步預測。當時所有的學者專家,沒有人認為川普可能成為共和黨提名人,遑論當選美國總統。

由於我們的理性,我們常低估我們認為「不可能是真的訊息」的真實性,而太容易相信跟自己立場一致的意見。因此如果假消息有影響力,那大概是會強化我們原先的立場,而不大可能是說服我們改變立場。

錯誤卻看起來權威的資訊,可能對於原本中立或對議題不熟悉的人們最有影響,不過如果專家都常出錯時,如何判斷一則資訊是否為假新聞就有相當難度了。除了有確切證據可以證偽訊息的情況外,澄清很難被相信。有實驗甚至指出,即使是能確切被反證(falsifiable)的謠言,都可能因為大量的澄清而更廣為傳播、更被人誤信。

總之,只在同溫層中吸收資訊或許並非全然不理性,而由於原本的立場歧異,政治說服並不容易發生,所以假新聞或許並非像我們直覺上認為的一樣,能有效改變選擇。但假新聞仍會讓我們錯估形勢、深化對立,如何避免政治謠言大量散播,仍是我們迫切需要處理的問題。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韓國瑜 臉書專頁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