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光州「五一八」,走回台灣「二二八」的旅程:如何看待歷史,決定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

從光州「五一八」,走回台灣「二二八」的旅程:如何看待歷史,決定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

從光州舊道廳向窗外望,暖陽下的民主廣場,很平和、很平凡;歷史如錦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們,如為這座城市流動輸氧的血液般,活在光州的日常中⋯⋯

活著的歷史,引領我踏上光州之旅

前年準備申請到韓國交換時,早已決定「光州」,是我在韓國必須造訪的地方。韓國交換生活期間的數次地方旅行中,光州大概也是我唯一沒在行前「事先做功課」的城市吧──因為那段激烈而深刻的歷史,早已讓我印象深刻,更是我到訪光州的最大動機。我相信著只要親身來到此地,存在光州的平行時空會自然而然引領我,讓我體驗屬於此地的、韓國民主化道路上的斑斑痕跡。

" Do you know 5.18?" 結果在這趟旅程中,透過要好的韓國朋友,我認識了目前於光州 KBS 實習的光州在地朋友,更在他的邀請之下,有機會參與以「帶著外國人踏上 5.18 旅行」為主題的 vlog 製作,並親身走訪了 5.18 民主化運動相關地點:光州全南舊道廳、5.18 民主化運動紀錄館、國立 5.18 民主墓地。


第一篇〈5.18 民主化運動旅行〉(CC 字幕翻譯:曾鈺婷)

第二篇〈台灣與韓國相似的理由〉(CC 字幕翻譯:曾鈺婷)

在這段別具意義的旅程中,我更看到了今日韓國人,對於過往歷史的重視與反思:

例如,雖早已熟知 5.18 民主化運動在韓國近代史上有何重要意義,但實際到光州後,我才驚訝地發現,原來「 5.18 民主化運動」早已在韓國的爭取下,於 2011 年登記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記憶名錄》(Memory of the World)──「不被記憶的歷史將會重複」,可說是韓國人付出如此心血,來維護歷史紀錄與教育的核心精神。

今日光州包括「全南舊道廳」、「 5.18 民主化運動紀錄館」、「國立 5.18 民主墓地」等五一八事件的相關地點,還設有一條市內公車路線串連──這條公車路線的編號即為「518」,並稱為「五月路 」(오월길) 。光州市如此規劃的用意不言而喻:不僅能使這段歷史持續與市民的日常共存,亦有利於向讓來自各國的旅客,推廣屬於這城市的文化資本。

光州 518 路公車,攝於光州錦南路。圖/曾鈺婷 攝

一路上,看著 5.18 民主化運動,如今在韓國是如何果敢地被檢討與詮釋、如何完整地呈現出有形紀錄、又是如何受到重視,因而成為一座城市的血液。讓我印象極為深刻。

透過協助 vlog 的製作、一路上的觀察與聆聽,更讓我真實感受到韓國人希望更多世人瞭解他們歷史的懇切之情──即使是無直接關係的外國觀光客,光州的人們也總會以既感激又真誠的態度,幫助來訪的人們認識這個地方的種種。

在光州反思台灣

身為台灣人,在光州進行這場「 5.18 旅行」時,著實無法不聯想到我生長的土地上,許多相似的歷史背景:

帶著台灣人的視角,旅行當下我心裏呢喃不斷,不段思考著:「那我們的歷史紀錄與教育,是如何做的呢?」更冒出眾多疑問與假設句:「台灣過去重要的歷史紀錄,在我們社會上扮演著什麼角色?」「如果我們也能夠申請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甚至獲得登記,就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與力量,來維護歷史紀錄嗎?」「我們的社會是否以足夠謹慎並真摯的態度,來看待歷史紀錄的價值呢?」「若那些珍貴的紀錄不斷隨著時間消逝褪去,該怎麼辦?」⋯⋯

我相信,台灣社會上必也存在著這般的努力──但想到此處我頓時驚覺,自己對這方面的理解,竟十分缺乏:

「我們也有相似的歷史,為何台灣做不到這樣?」每當在韓國歷史透過影視等媒介,在台灣形成話題時(好比《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人們經常藉此「與韓國比較」,並加以批判或感到挫折。

但我認為自己並不具有資格,去對台灣這方面的現狀指指點點:因為在光州的旅途中,與同行的韓國朋友們,也討論了不少關於台灣近代權威統治及民主發展歷史。然而老實說,當下我常常感到非常心虛──這並非因為擔心自己記錯、說錯歷史年代或脈絡;而是在此之前,我尚未積極地「身體力行」去瞭解、體驗甚至從事台灣為保存自身歷史紀錄而付出的努力。為此,我在旅程中持續地反省⋯⋯

而值得慶幸與感激的是,正因為此趟百感交集的光州旅行,讓我得以醒悟,並下定決心在回台灣之後,必定要親身走訪屬於自己土地的歷史紀錄:

回到台灣,由二二八繼續旅程

回台灣後,正值新學期開始前的二二八前夕。「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自然成為我的第一站。

這天,碰巧遇上新特展開幕記者會、人權影展的影片放映。「今天難得看到台下好多黑頭髮;以前通常都是白頭髮比較多。若不是本身有經驗或上了年紀的人,大部分年輕人大概已經不太關心這段歷史⋯⋯」映後導演座談中,這是一位老先生分享時說的一段話,對於從光州旅行歸來後不斷反思的我,更是衝擊。

放眼望去,在場的年輕觀眾確實為少數──正如同明明在台北讀大學,今日才第一次來到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我。

而回到紀念館本身:以二二八事件對台灣的歷史意義而言,介紹事件及展示紀錄物的常設展,卻只有一個展間,老實說真的有種不夠完整的遺憾;但是換個角度再想想,1947 年的歷史悲劇歷經白色恐怖、戒嚴,過了逾 40 年才獲得正式調查和平反的機會──真相的挖掘往往是與時間賽跑,許多紀錄和記憶都隨時間不斷流逝,相信在這個前提下能呈現出目前我們所看到的展示,已是無數人歷經煎熬和奔波的,得來不易的成果。

細細看著歷史如何由無形成為有形,我深覺應該更珍惜得來不易的歷史紀錄;也該對瞭解自己土地的歷史,產生更多責任感⋯⋯

事實上,台灣與韓國的近代歷史,除了經常於媒體上被相提並論外,台灣與韓國學界,亦有不少關於「二二八事件」與「5.18 民主化運動」、「濟州 4.3 事件」等的學術交流文獻

然而,沒有親身記憶的我們,即使大都略知二二八事件的始末,但我們對歷史絕大部分的理解,是否仍停留在教科書和選擇題上呢?又,在如今各有立場、甚至陷入意識形態衝突的無數討論、批判之前,我們是否應該先更主動、更深入地瞭解這段歷史的真相,並嘗試感同身受?

攝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常設展。圖/曾鈺婷友人 攝

今天,我們又迎來了另一個「二二八」:

近年每逢二二八,各種政治上的眾聲喧嘩,總是不意外地再次浮現──從責任歸咎、賠償辦法、相關政策⋯⋯到底該怎麼做才合理;到「轉型正義」如今到底是面對歷史還是政治清算;甚至關於歷史的本身,也總有各自解讀的不同版本⋯⋯

針對這些議題,在更充分瞭解與思辨之前,我還不敢輕易置喙。但我想,在急著彼此指責作為、或參與網路論戰之前,身為年輕一代的台灣人,更為重要的,或許是先從反思我們所受的歷史教育、以及我們面對歷史的態度做起──

畢竟,我們如何看待歷史,往往也決定了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

執行編輯:趙安平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取自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臉書專頁(宋隆泉 攝影)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