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擁有民主的權利,但我們有「民主意識」嗎?──致每個在這次公投失望的你

台灣擁有民主的權利,但我們有「民主意識」嗎?──致每個在這次公投失望的你

作為一個高中畢業後就從嘉義離鄉北上的學子,我必須承認在 5 年的離鄉生活後,我對家鄉已經不復以往熟悉,並在台北建立起自己的同溫層。悠游其中,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討論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政治與社會議題,對我來說,這些都是日常的談話主題。但是,我與不在同道的家人、朋友之間鮮少以此作為議題。因此,逐漸地,我們在這些意識形態上慢慢產生了隔閡,卻渾然不知。

其實這次選舉的結果,也恰好反映出我個人的情況──我以為全民在政治問題的討論意識上已經同步,殊不知,這只是同溫層之間相互取暖罷了。其實大部分的台灣人並沒有同步上這些「年輕人」的想法。這也並非說台灣人本身有問題,而是「年輕人」的想法和「老一輩」的想法沒有獲得交流的結果。台灣作為一個情況相當特殊的國家,政治牽連的複雜度高,光是一個「九二共識」就可以問倒一票台灣人了。無解的兩岸問題,使「政治」淪為名嘴開砲說嘴的主題;因為談來說去都沒有解決的方案,所以再說也沒意思。畢竟平民老百姓,吃飽穿暖、好好過日子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至於公投或是投票結果會影響到 10 年後、 20年後,那就到時再說吧。因為時間太長了,百姓們能把握的就只有眼前的日子,好好賺錢生活。

我們擁有民主的權利,但你知道民主是什麼嗎?

這次投票多少也展現了台灣社會科的公民教育成效不彰的問題。多數擁有投票權的成年人,他們所受的公民科教育都只在乎考試會不會考,而不是我擁有甚麼權利與義務、民主的意義是甚麼。簡而言之,我們缺少政治上的相關教育卻要求民眾投票,自然令民眾成為「可以被操弄的對象」,或是認為不管怎麼投票都一樣,反正「政治是政治人物玩的遊戲」。

但是,我們甘心只做個「百姓」而非「公民」嗎?我們甘心每次投票都因為不清不楚而輕視手中的權益嗎?我們擁有民主的權利,但我們真的有民主的意識嗎?

這次公投反映出了台灣人民對於民主概念的輕視。在投票當天,傳出許多選務人員將已蓋好章的公投票給民眾、或是只給反同婚的公投票等等行為。作為選務員本身在投票所內即有一定的權力可以引導民眾,但是這份權力是為了保障投票順利進行,頂多用在引導民眾前往領票,或是告誡民眾遵守投票場所規則,而不是滿足個人意識形態的勝利。

此外,從這次的公投情況來說,由於公投案多達 10 案,除了護家盟鋪天蓋地在電視賣廣告、發小抄卡片、到各社區鄰里掛布條宣導之外,其他的法案內容都沒有獲得良好的宣傳,或是宣傳熱度僅停留在都會區,並未擴散至都會區以外的範圍。但是鄉村地區的老人家們,往往不知道公投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別人怎麼說,便怎麼投。特別是護家盟的理念接近普羅大眾的傳統概念,其宣導的難度本就輕鬆於平權公投。作為支持平權的青年,我認為這造成了讓人遺憾的結果。

同溫層幻想破滅,但一切才開始

選舉已然結束,許多人後因為支持的候選人或公投法案落空而難過、失意,但我認為其實一切才剛開始。本次選舉幾乎將台灣的民主與社會問題彰顯出來,但大破而後立是社會進步的開端,從錯誤中學習、從失落中奮起,不管支持的結果如何,執政黨的輪替依然是標示成熟民主國家的象徵。比起失落與哀嘆,我認為,不如從今天開始睜大雙眼盯著當選的政治人物們的所作所為,或是對公投問題持續努力。不管是投票的過程或結果,我們都應睜大眼睛看清楚,做好一個公民,而不單只是百姓。我們不能因為沒有民主意識而浪費了民主的權利,畢竟國家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得來不易。希望未來的台灣是一個更尊重人權價值的民主國家,我想,這也是作為台灣人驕傲的所在。

我認為,不如從今天開始睜大雙眼盯著當選的政治人物們的所作所為,或是對公投問題持續努力。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weniliou@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