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場大廳,我們和擔保人哭成一團!」──當年那張震撼世人的照片,讓一個敘利亞家庭獲得新生(下)

「在機場大廳,我們和擔保人哭成一團!」──當年那張震撼世人的照片,讓一個敘利亞家庭獲得新生(下)

前篇:當家園成為 IS 首都⋯⋯當年那張震撼世人的照片,讓一個敘利亞家庭獲得新生(上)

初到一個陌生國家,完全不理解身旁的人說的語言,適應新生活可說是個十分艱難、孤單甚至時而令人感到可怕的過程。

異鄉生活:「學習放下自己的一部分」

阿米娜回想起他們抵達加拿大的第二天,一家人必須和加拿大贊助人一起去辦孩子們的身份文件。3 個孩子都還小,沒有合適的汽車座椅下,無法搭計程車或贊助人的汽車,因此必須推著笨重的大台雙人嬰兒車,出門去搭公車。

「那是我們第一次搭加拿大的大眾運輸,沒想到,雙人嬰兒車太大了,卡著進不了公車門,司機坐在那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不是很友善,當下我只感到很無助、很丟臉,因為我連最簡單的出門辦事都沒辦法自己做到。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許多在旁邊熱心的民眾,試圖幫我們,還拍下公車司機的名字,打算檢舉他對我們無禮的態度。」

這個經驗,使得伊薩和阿米娜都認知到,他們想在這裡好好生活,一定得先把英文學好,也看見,無論在什麼國家,都一樣會有各種不友善、友善的人們。

經過了 1 年 4 個月的英語課程,與漢米爾頓市移民就業局的職訓、協助下,伊薩開始漸漸可以理解六七成的英語對話,終於在一個水泥建築工場正式找到一份工作。

伊薩表示,自己沒有辦法找到工作的那 1 年 4 個月,就好像是「被關在監獄裡一樣難熬,我實在非常不習慣沒有工作,只接受社福救濟的生活。」

但在工作一開始時,伊薩還是常常覺得不自在,感覺自己不被這個工作環境還有同事接納,他暗暗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是個「外國人」,來到這裡工作是搶了另一個加拿大人的飯碗,同事的態度才不是那麼歡迎自己?

「後來我漸漸學會了,要在一個新的國家、截然不同的文化裡重新開始生活,很重要的是要放下自己的一部分,例如,在工作上認識的同事,我學會理解與展現貼進他們生活習慣的自己,好讓他們可以看到我們(阿拉伯)文化裡他們喜歡的那部分。」經過 3 年在加拿大定居的經驗與努力,伊薩開始不再那麼把自己當作外來的異星人,也漸漸能與同事融洽相處。

伊薩表示:「後來我漸漸學會了,要在一個新的國家、截然不同的文化裡重新開始生活,很重要的是要放下自己的一部分。」圖/Cynthia Wang 提供

擔保人制度,與一段動人的跨國緣份

即使異地生活並不簡單,伊薩仍對那群贊助並擔保他們一家,拿到加拿大難民身份的漢米爾頓市民感激萬分。

「從來到加拿大到現在,我最難忘的一刻,仍莫過於當飛機剛降落在多倫多機場、我們的贊助人來接機的時候。我們兩邊都素未蒙面,只透過 Email 或臉書聯繫,也不會說彼此的語言,來自地球的兩端、兩個不同的世界。當他們看到我們走出機場大廳時,立刻認出我們,上前歡迎,一群人竟然一起哭了起來。當時,我被他們眼中的期待和關心深深感動了。

伊薩也提到,小巴赫剛來時才 10 個月大,還是個小嬰兒,生活、氣候、飲食的徹底大改變對他來說格外敏感。加拿大的食物衛生管理與進出口商品和敘利亞、黎巴嫩大相徑庭,一開始他們還曾因為四處都買不到能讓巴赫腸胃快速適應的奶粉品牌而焦慮不堪,好在,贊助人們在第一年期間非常積極緊密地和他們接觸,帶著他們四處辦理、尋找一切需要的文件與生活用品。

加拿大的難民政策在 2016 年起大轉彎,原本保守派執政時期主張反新移民難民,但一張 2015 年震驚全世界的照片,卻使加拿大新一屆聯邦選舉的結果大逆轉:

小男孩 Aylan Kurdi 毫無生氣地躺在土耳其的沙灘上,為了躲避戰爭但毫無去處,冒險和家人跳上偷渡船卻喪生海裡。而小男孩與家人,在跳上這艘奪去性命的船之前,曾經有機會可以來到加拿大重新生活,但在當時保守黨執政氣氛下,他們的申請並未成功,因此,當加拿大全國上下看到照片時,所激起的情緒與效應格外高昂。

圖/維基百科

新上任的自由黨加拿大總理杜魯托,拍胸脯保證在任期內,將收容至少 2 萬 5,000 名敘利亞難民;其中,收容的方式有政府贊助,也有以私人擔保發起的「社區贊助計畫」。

私人贊助由個體發起,在自己居住的社群裡找到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從籌募資金開始,必須募得約 27,000 加幣(約新台幣 63 萬),與加拿大政府社會補助金額一年差不多的額度,才能接納一家4口的敘利亞難民 。同時,贊助者也會負責法律諮詢、程序申請與協助難民家庭於加拿大的第一年安頓新生活。

伊薩的贊助發起人之一安捷倫(Angelune)表示,自己在看到 Aylan 躺在沙灘上的身影時,久久不能忘卻那個畫面。自己也是一個 4 歲孩子的媽媽,肚子裡還懷著第二個寶寶,總覺得自己有能力,若不起身做些什麼,實在無法說服自己的良心。於是,她在漢米爾頓市的各大臉書社團裡開始貼文,詢問是否有同樣意願的人,想和他一起贊助一個敘利亞家庭。

迴響的熱烈程度,出乎安捷倫的意料之外,很成功的,他們一群人募資達到標準,也在律師協助下,聯繫上當時還在黎巴嫩的伊薩一家人。

「其實贊助伊薩他們一家,讓我們學習到很多很多,例如,我認識了一個新的文化,我也理解到尊重就是最好的溝通方式,有時候,我們或許對同樣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但那都是因為我們在不同的環境背景下成長的結果,很多事情,其實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安捷倫與其他贊助者一直到現在都與伊薩一家維持非常親密的關係。

坐在伊薩一旁的阿米娜,在訪問期間大多維持沈默,但提起贊助人時,也主動加入附和道:「3 年過去了,我還是深刻的記得(接機)那天所發生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件事情。雖然我們彼此語言不通,卻可以感受到,在這裡,我們是安全的,我們是受歡迎的。

我們的贊助者也一直跟我們維持聯繫,時不時就會來關心我們過得好嗎。前幾天,其中幾位才自掏腰包,帶了我們 3 個小孩去挑文具、書和書包當作開學禮物呢!其實他們的贊助時間早就結束了,他們也沒有義務要繼續照顧我們,但他們總是像老朋友那樣,有活動就邀請我們,也常常來拜訪我們。

訪談尾聲,討論起敘利亞的現況,伊薩淡淡的說:「如果有一天敘利亞恢復和平,我們當然想回家。

阿米娜自房裡抱出剛睡醒、甫出世數月的新生兒比拉(Bilal),伊薩接過孩子,親吻了他的額頭,「這裡(加拿大)很好,生活很平安,一切都好,但無論我們暫時去了哪裡,家還是家。」

圖/Cynthia Wang 攝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ynthia Wang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