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公司願意雇用難民嗎?」──祖法各的尋家之旅(下)

「你的公司願意雇用難民嗎?」──祖法各的尋家之旅(下)

上篇:「無論你做什麼決定,媽媽還是會一樣愛你」──祖法各的尋家之旅(上)

在成功來到加拿大後,祖法各曾在個人部落格 On his journey to find home(他的尋家之旅)上寫下自己心路歷程。不同於加拿大大多數曝光於媒體上的難民受訪者,清一色為逃離敘利亞戰爭的阿拉伯人,祖法各的故事吸引了當地媒體的採訪報導,讓他的網站一夕湧入許多瀏覽者,有的人大加讚賞他的勇氣、給予鼓勵,也有的人惡意批評他不知羞恥。

還有另一群人,在他的部落格網頁中尋尋覓覓,找到能夠私下寄信給祖法個的選項。他們是和祖法各一樣,在印尼因著性傾向與性認同而倍受壓迫、不得出聲也找不到依靠的一群。

一封一封的訊息,字字句句敲出他們早已在內心吶喊多年、渴望被理解聽見的血淚心聲,他們在讀了祖法各的故事後,有如在大海中找到一塊浮木般,急急的想攀緊以得解救之路。

然而,這些訊息卻沈甸甸的將祖法各再次拖入過去那些被壓迫的、過往記憶的泥淖中,使得他好害怕自己回覆的任何一言一行,若無法有實質幫助,反而會再讓那些已經瀕臨絕望邊緣的人們失望,進而失去一線生命的希望。

「作為一個在印尼的同性戀者,我們沒有出口,也看不見前方的路,我好害怕面對自己已經在海的另一邊,但無力幫助他們任何人的事實。」為此,他曾考慮不再在社群媒體上發表文章,也不想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難民」不是需遮掩的汙點,而是可強調的亮點

事隔數個月後,讓他這次願意再次挺身而出,接受採訪發聲的,是對自己身份轉換為難民後的一份期許──「我希望藉由我的故事,喚起更多人對於 LGBTQ 人權大受迫害的意識,也能夠破除社會大眾普遍對於『難民』建構起的刻板印象。而瓦解刻板印象最好的方式,就是以自己作為正面的案例,讓更多人了解我、聽見我,看見一個和媒體報導中或自己想像中不一樣的難民臉孔。」祖法各解釋道。

「在我來到加拿大前,我總是在新聞裡看到許多關於『難民』的新聞,我那時候並不認為這個詞有什麼負面的意涵,只是單純地相信『難民』指的那群人,就像媒體中形容報導的一樣吧?」祖法各笑著,表示自己過去在認真研讀了《難民法》前,以為所有會申請難民庇護的人都是為了逃離戰爭,也曾經覺得這些人都擁有同樣的膚色髮色,來自中東、北非的阿拉伯國家。

「來到加拿大後,現在我成為了這個標籤群體裡的一部分,是所謂的『難民』了!我才漸漸理解,其實『難民』不是只有一種樣貌,即使是在同一個標籤傘下,難民也是很多元的,有來自不同地方的人,為了不同的理由而離家,但我們有一個相同之處──我們都是努力為生命尋找與追求更好出路的一群人,好讓自己和家人、下一代能擁有平安而有尊嚴的生活。」

圖/祖法各 提供

「現在對我來說,『難民』的標籤反而成為我的正能量,在加拿大我和不同的人做朋友時,我也不會掩瞞自己的身份和過去;甚至在我找工作時,我也會主動告知雇主,讓它不要變成一個需要遮掩的污點,而是成為我履歷上的亮點!

祖法各描述自己剛拿到加拿大工作簽證時,投履歷找工作處處碰壁,他靈機一動,在投履歷的 Email 中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你的公司願意聘雇新一代移民嗎?」(Will your company hire an immigrant?)並在信中直言其正在申請難民庇護的身分。

沒想到,這個標題的效果意外的好,他的履歷陸續接到許多家行銷與公關公司的聯繫,最後成功的在多倫多找到一份正式工作。他幽默地一笑:「你想想,能夠隻身一個人來到一個全新的國家,在不認識任何人的狀況下重新展開人生,獨自面對未知的生活和處理所有的法律程序和法庭審理,是多麽需要勇氣和毅力的一件事呢?」

再度面對未知,迎向下一個里程碑

祖法各的案件在 2018 年 1 月底受理後,因加拿大難民申請人數暴增,政府部門人手不足,而使得他的案件被送上法庭的日期無限延後;直到 2019 年的 2 月初,才再次接到通知,得知案件將於 3 月開庭審理。

再次面對未知,祖法各既期待也備感焦慮,但仍選擇正面以對,「這一切走來真的很難,很不容易,但我真的希望在未來擁有合法結婚的另一半,也能夠共同扶養、愛護我們的下一代。最重要的是,讓他們能夠和這個國家的每個人享有同樣的權利,在一個沒有危險、歧視和敵對態度的環境下,健康快樂的成長。」

圖/Cynthia Wang 攝影

備註:祖法各於加拿大時間 3 月 7 日,於加拿大法庭取得難民庇護身份。祖法各與加拿大朋友們開心地在法院外合影。圖/祖法各 提供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隻身在加拿大生活的祖法各,決定養一隻小狗作伴)祖法各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