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化學武器」,你瞭解多少?從國際矚目的土耳其「白磷疑雲」說起

關於「化學武器」,你瞭解多少?從國際矚目的土耳其「白磷疑雲」說起

編譯:王新茜/換日線編輯部

近日土耳其軍隊攻擊敘利亞北部,不僅導致 30 萬難民逃亡,更傳出疑似使用化學武器的新聞。根據《中央社》和《每日郵報》(Mail Online)10 月 20 日的報導,5 歲的敘利亞男孩薩莫由父親帶至醫院就醫,醫生發現他身上有 3 個洞,送至醫院時傷口甚至還在燃燒。醫師也表示他的神經系統受到影響,因此認為症狀是由我們沒看過的特殊武器造成的,或許是「白磷」。白磷可由飛機或火砲投送,若碰到人體,會跟身體裡的水分起反應,造成嚴重傷口。

歷史上,因化學武器造成的嚴重傷害不勝枚舉,基於人道原因,許多化武是被國際禁止使用的。本文將要告訴你:什麼是「化學武器」、它對人體將造成什麼具體影響,以及歷史上由化武釀成的悲劇事件。

什麼是化學武器?化武對人體有何影響?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簡稱 OPCW,非聯合國組織但與聯合國有合作關係,會員國名單請見此)將「化學武器」定義為一種「用其毒性造成死亡與傷害的化學物質」,包含軍火、設備等特別設計用來將化學物質變成武器的設備等,也都可以被稱作「化學武器」。因此「化學武器」並不單指化學物質,搭載化學物質的迫擊砲(mortar)、導彈、炸彈、地雷等也都列於化學武器的範疇。

化學武器因不同物質與形式,像是氣體、液體、噴霧、蒸氣,都將對人體有不同的影響。舉例而言:有的物質會攻擊鼻腔、喉嚨、肺部,更將導致肺泡分泌液體,進而傷害呼吸道,最後導致人體「自體溺斃」;有的物質接觸到人體皮膚後,會產生嚴重的灼傷與水泡,嚴重將危及性命、眼睛接觸過後,更可能導致失明;有的毒素將影響血球攜帶氧氣的能力,使人缺氧而窒息死亡。

另外,還有俗稱「神經毒劑」的化學武器,透過攻擊神經系統,讓人痙攣、失去身體控制,癱瘓包括心臟與橫膈膜的肌肉。國際戰爭中常見的化學武器包含沙林毒氣、白磷、硫芥子氣、氰化物、VX 等等。

「化學武器之父」,將化武帶進現代戰爭

化學武器的歷史要從 20 世紀初期說起:雖然 1899 年簽訂的《海牙公約》,簽約國已經同意禁止投放/射「有毒、使人窒息的氣體」,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曾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科學家哈伯(Fritz Haber)加入軍隊後,即便許多軍隊指揮官認為過於殘忍,並認為應限制使用,哈伯還是堅持將氣體用於武器用途。

被稱為「化學武器之父」的哈伯,1868 年出生在波蘭布雷斯勞(Breslau)的猶太商人家庭。化學一直是他想專攻的領域,因此 1886 年他進入柏林大學,後來轉到海德堡大學,研究有機化學。幾年之後,他成為德國卡爾斯魯爾(Karlsruhe)大學的教授,也和德國第一位獲得化學學位的女性科學家克拉拉(Clara Immerwahr)結婚。

圖/Shutterstock

1919 年,哈伯因發明在高溫高壓下以鐵粉做為催化劑,將氮氣與氫氣轉化為氨(ammonia)的「哈伯法」,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然而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卻成為新創的化學部門負責人,以自己的化學專長,開始發展合成、化學爆炸物。

1915 年,德軍和法軍在比利時伊普爾(Ypres)對打時,首次使用了氯氣(chlorine gas)作為武器,由哈伯親自監督。當時釋放了接近 168 噸,導致 6,000 名法國軍人不是死亡就是嚴重受傷。從此,儘管面對公眾的譴責,但很快地,化學武器成為當時多個國家的主要戰力來源,像是義大利、俄羅斯、西班牙和日本等。

就在 11 天之後,哈伯的妻子克拉拉自殺,以手槍朝自己的胸口開槍,並在兒子的懷中過世。1915 年當克拉拉知道哈伯正在研發化學武器,她多次抗議,卻無法阻止,因此她的自殺,也被後世視為同為化學家的克拉拉,對丈夫哈伯在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的最後抗爭。後來哈伯也因猶太人的身分,被納粹革職,因此他離開德國,到劍橋大學工作。

作為一位具爭議性的人物,許多劍橋的同事無法原諒他生產毒氣的過去,甚至不願意與他握手。最後,哈伯在 1934 年過世。哈伯在一戰研發由氰化物為基底的化學武器,後來也演變成二戰時期在集中營使用的齊克隆 B 消毒劑(Zyklon B)。

越戰中的橙劑,影響延續至今

自 1955 年開始,美國軍方也在越戰中使用「橙劑」(Agent Orange)這種含有大量戴奧辛的落葉劑。即使越戰在 1975 年就已經結束了,但它造成的影響仍然可見:

根據今年 6 月《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報導,在越南中北沿岸地區的廣治省(Quang Tri),仍有無數新生兒患有與橙劑有關的身體缺陷和發育異常,更令人的擔憂是,許多有缺陷的新生兒,父母都健康無異狀。

在越戰期間,丟擲到廣治省的炸彈比整個二戰期間德國被丟擲的還多,超過 2,000 萬升的橙劑被釋放;如果將範圍從越南加上柬埔寨和寮國,美國總計釋放 2,000 加侖的各類落葉劑。在落葉劑中,「橙劑」最常被使用,而此類落葉劑將導致腦部、脊椎畸形,更可能導致超過 15 種癌症。

直至今日,有約 300 萬、橫跨 4 世代的越南人民有與橙劑相關的身體狀況,環境專家更認為可能還會有 6 到 12 代的受害者。從 2007 年到 2018 年,美國國會投入 2.5 億美金至遭到橙劑影響的越南地區,但資金多數用來進行環境清理,善後過去存放藥劑的軍事基地。美軍方面,越戰期間有約 5,000 名美國軍人戰死,更有 280 萬名美軍暴露在有毒物質中。

土耳其「化武疑雲」:OPCW 拒調查? 

回到現在的敘利亞,至今土耳其仍然否認所有他們在敘利亞使用白磷的指控,更多次發表聲明,聲稱那都是恐怖分子發動的攻擊,只為了使土耳其軍隊喪失信譽。根據 10 月 17 日 OPCW 在官網宣布的消息,土耳其甚至捐贈了 3 萬歐元(約新臺幣 1,021,496  元)給 OPCW 的化學與科技中心。

11 月 4 日《Newsweek》的報導更指出,OPCW 的發言人表示相較於調查土耳其政府說詞是否屬實,他們主要是在「監控狀況」而已;《倫敦時報》更指出 OPCW 的調查員,拒絕從平民身上採取灼傷皮膚的樣本,因為超出他們的職權範圍。甚至有 OPCW 內部的專家匿名表示,一直沒有明確的調查是因為一但調查開始,結果很快就會出爐,「很多人擔心的就是土耳其要為此負責,但土耳其是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盟友。」

不過,根據《美聯社》11 月 5 日的報導,「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已有專家小組調查敘利亞化學武器的使用,並會在接下來幾個月釋出第一次報告。究竟這項調查是否屬實、又將帶來什麼樣的結果,《換日線》將持續追蹤並更新報導。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