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水上村莊」將遷村?熱門觀光景點背後,是一段慘痛的歷史

柬埔寨「水上村莊」將遷村?熱門觀光景點背後,是一段慘痛的歷史

編譯:王新茜/換日線編輯部

根據柬埔寨當地媒體《金邊郵報》(Phenom Penh Post)2019 年 1 月的報導,2018 年共有 260 萬名國際旅客前往「吳哥遺址園區」(The Angkor Archaeological Park);而在觀覽迷人的吳哥遺址之後,許多遊客與旅行團,也會安排到不遠的洞里薩湖(Tonle Sap),搭乘遊船,遊覽獨特的「水上村莊」,直擊在地景色。

然而,你是否曾好奇:這些在湖中生活的人,是為什麼來到洞里薩湖漂泊定居?而又是什麼原因,導致柬埔寨政府近期試圖搬遷居民?

柬埔寨的心臟上,一群無國籍居民

洞里薩湖被稱為「柬埔寨的心臟」(Cambodia’s Heart),是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位在暹粒(Siem Reap)市區南方約 15 公里。6 月至 10 月雨季時,當湄公河的河水匯流到洞里薩湖,水深會有 14 公尺,整個湖將與乾季相比變成 6 倍之大,共 1 萬平方公里,幾乎是 1/3 個臺灣的大小。

洞里薩湖生態圈也極具生物多樣性,其中有超過 300 種魚類、蛇、烏龜、鱷魚和青蛙,也有超過 100 種水鳥在水域中棲息。洞里薩湖更攸關柬埔寨與中南半島的經濟與飲食,超過半數柬埔寨人食用的魚從洞里薩湖中捕獲;根據報導,柬埔寨甚至有高達 60-75% 的蛋白質來源,需依賴洞里薩湖;《紐約時報》更形容洞里薩湖「扮演維持柬埔寨經濟與食物供應的角色」。

居住在洞里薩湖的水上村莊、洪氾區(floodplain)的居民多為越南裔,實際數量難以確定。越裔民眾也是柬埔寨最大的少數族群,根據《路透社》引用的柬埔寨政府資料,共有接近 18 萬人,但是接受《路透社》訪問的人權組織認為人數不只如此,可能有 4 倍之多;《Asis Sentinel》的報導則估計有 70 萬人。

他們多半沒有國籍,不是「越南人」也不是「柬埔寨人」,所以他們在柬埔寨的生活處處碰壁。小孩無法接受妥善的教育與醫療照護;成年人也難找到一份妥當的工作。

圖/王新茜 提供

「近乎病態的」仇恨?柬埔寨的「排越」歷史

他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這就要從柬埔寨與越南的地理位置說起:柬埔寨與越南的國界由湄公河三角洲分隔,兩國人民的交流早已有千年的歷史。1630 年代,柬埔寨國王曾與越南公主通婚,因此允許讓越南人在湄公河建關稅碼頭,佔領部分區域,以致切斷了柬埔寨到南海的路徑;許多高棉人也因而滯留在越南境內,並形成一個獨立的族群「下高棉人」(Khmer Krom),他們居住的湄公河三角洲也稱為「下柬埔寨」(Lower Cambodia)。

柬埔寨正式的國界分線直到 1863 年法國殖民後才確切劃分,此時法國也引進越南勞工到柬埔寨種橡膠,而越南西貢的教育菁英也來到柬埔寨從事行政部門工作,這使得當時柬埔寨境內的越南人就有大約 15 萬人、佔了全國人口的 6%。

當柬埔寨在 1953 年脫離殖民獨立時,已是一個多種族組成的國家。除了柬埔寨的高棉人以外,也有越南、中國與寮國裔的人民,因此當柬埔寨殖民後的第一位現代領袖西哈努克國王(Norodom Sihanouk)上任,團結國家成為他的首要任務。西哈努克決定要將「高棉」(Khmer)的定義擴張,使它能代表更多不同的種族──但越南裔卻被排除在外。

接著來到紅色高棉(赤柬)時期,當時 9 歲、住在金邊的洞里薩湖越裔居民 Taing Hoarith 告訴《紐約時報》,他們一家被抓進山區的勞改營,更見證士兵會將人們送上船,試圖把他們送回越南;當時有將近 15 萬名越南人以此種方式遭到驅逐。剩下 2 至 3 萬名還留在柬埔寨的人並沒有因此倖免,許多人遭到屠殺;同時,接近 10 萬名柬埔寨人因被指控有「高棉的身體、越南的思想」(Khmer bodies and Vietnamese minds),而遭到殺害。

時間快轉到更近代,自 1979 年「柬埔寨人民黨」執政後,便一直讓越裔人民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state of limbo),無論是補助還是基本權利,都因國內的內部政治狀態而未有定論;而最大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對於越裔,排斥之意更甚執政黨。前黨魁 Sam Rainsy 就曾提議要把「越裔移民送回去」,甚至在 2013 年國家選舉前聲稱:「如果我們不拯救我們的國家,4、5 年之後就來不及了。柬埔寨會充滿越南人,我們會成為越南人的奴隸。」人權觀察曾形容柬埔寨人對越南的仇恨是「近乎病態的」(almost pathological),某些柬埔寨人甚至堅稱愛滋病的傳染源自越南人。

他們在水上謀生,是因為別無選擇

洞里薩湖做為越裔人民的最大居住地區,可以說是政治與排外下的結果。許多居民告訴《紐約時報》,其實他們在柬埔寨獨立時期,在陸地上是擁有土地的,唯有在特地季節會偶爾到湖中居住,直到他們的土地被收走,才定居在湖上村莊;有些居民甚至對身為柬埔寨人抱有強烈認同。

早在 1850 年代,法國博物學家亨利.穆奥(Henri Mouhot)發現吳哥遺跡時,就寫下有湖上村莊的紀錄,但當時沒有人知道這些水上人家究竟什麼時候、基於什麼原因住在洞里薩湖。

直至今日,越裔居民住在水上最大的主因是──他們沒有住在他處的選擇。他們多數不是柬埔寨公民,被政府稱為是「非移民外國人」(nonimmigrant foreigners)。不能接受義務教育、不能開設銀行帳號、沒辦法考駕照、沒有出生證明,無國籍的狀態承襲世代,貧窮也繼續複製。

現在的洞里薩湖越裔居民多倚靠觀光與捕魚維生。因此當遊客前往洞里薩湖搭乘遊船,在滾滾的混濁湖水中,將看到許多漁人站在湖裡,灑下漁網捕魚。觀光部分,除了船票之外,每位旅客也必須付給船夫 2,000 元柬幣(約新臺幣 15 元)的小費。此外,觀光船上亦有不少學齡孩童,除了協助船夫移船、旅客上下船,還會在行駛中上船幫旅客敲敲肩膀,再和遊客收取 1,000 元柬幣(約新臺幣 8 元)的小費。

有時,遊船會選擇一個湖中的中繼站稍微停靠。在水上的房屋,將看到居民們飼養鱷魚,並販賣鱷魚皮製品甚至是鱷魚肉干。也有可能遇見媽媽帶著年紀小的孩子們,開著船跟著遊客,並讓小孩的脖子上掛著蛇,對著遊客們喊:「拍照要錢」。(註)

圖/王新茜 提供

政府不得已搬遷居民,卻未提供足夠保障

除了居民本就面臨的貧窮與國籍問題,現在洞里薩湖更面對其他嚴峻的挑戰與威脅──湖水汙染、水位過低與過度捕撈。據報導,美國史汀生中心能源水源永續計畫主任 Brian Eyler 說,通常湄公河到洞里薩湖的回流(reversal),會在 7 月底或 8 月初到來,但今年嚴重乾旱,回流可能將較晚抵達,甚至是根本沒有。因此,今年的漁獲量將受到影響,甚至整個洞里薩湖的生態系統都將置於危險中,更可能嚴重的減少未來永遠的漁獲量。

另外,長期關注洞里薩湖的漁業專家 Youk Sengleng 也告訴《The Diplomat》,洞里薩湖中許多魚已經因為湖水枯竭、高溫而猝死,因此居民的生計已經受到直接影響。現在,洞里薩湖汙染越來越嚴重,更面臨過度捕撈,柬埔寨局當局開始將湖上上千個越裔家庭,逐步遷移至陸地。

已經以洞里薩湖為家超過 30 年的 Troung Van Long 向《路透社》表示,「為什麼要把我們從湖中遷移?我們沒有影響到任何人,而且我們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了。政府說我們汙染了湖水,但是是工業和城市的人造成的,我們只是想要靠捕魚維持生計而已。如果我們搬走,我們就會餓死。」

在人權組織 MIRO (Minority Rights Organization)擔任執行長的 Butmao Sourn 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更直言,「他們並沒有法律上的權利,所以只好住在水上脆弱的房屋,暴露在危害健康的風險下。但他們最好也不要來到岸上,因為他們在這裡並不受到歡迎。」

圖/王新茜 提供

柬埔寨當局則認為為了阻止非法與過度捕撈和湖水污染,對洞里薩湖居民的重新安置有其必要。根據報導,在 2018 年 10 月,已經有超過 200 個越裔家庭遷居至政府規劃在距離首都金邊 135 公里遠、Chnok Tru 村的安置區。但有居民表示,那裡沒有自來水、沒有廁所,更不是臨近河邊。對此,當局在《路透社》今年 6 月的報導中表示,這些家庭們很快的將在設施建立完全後被移置鄰近地區。

30 歲的 Heang Kimly 也在報導中說,「如果政府允許,我會選擇待在湖上」,因為她已經住在水上一輩子,這是她唯一熟悉的生活方式,但她也表示:「或許如果我的小孩能在陸地上獲得公民資格、接受教育,就能因此擁有更好、輕鬆的人生。他們也就能更安全。」

不過根據今年(2019 年)1 月《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的報導,去年總計有約 1,500 人接收柬埔寨政府安置,但近期有約 30% 的居民又回到洞里薩湖──他們說:「我們有魚要保護」。

同時對於越裔居民的議題,今年 8 月召開、由寮國、越南、柬埔寨國會成員參加的第 7 屆對外關係委員會(7th Conference of the External Relations Committee)中,越南請求柬埔寨規化居住在柬埔寨的越裔民眾;但柬埔寨當局並不接受此提議,並強調一切都需符合既定規範。

柬埔寨國民議會外交事務、國際合作、資訊與媒體委員會主席 Chheang Vun 受訪時表示,「我們清楚的表達我們自己有關於移民和國籍的法律,因此我們不會自動規化在這裡已經非法居留很久的越裔居民,但是,他們當然可以申請成為公民。」他也強調法律是為了保障國家的最佳利益。

註:關於小費、遊船等情況,紀錄於今(2019)年 6 月,具體狀況可能因人而異。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王新茜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