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雨傘革命」近 5 年,香港「佔中九子」判決出爐!

距離「雨傘革命」近 5 年,香港「佔中九子」判決出爐!

編譯:王新茜/換日線編輯部

在 2014 年 9 月 26 日爆發歷時 79 天、將近有 120 萬人參與的香港「雨傘(佔中)運動」,在事隔將近 5 年後,被稱為「佔中九子」的 9 名運動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邵家臻、陳淑莊、黃浩銘、李永達、鍾耀華和張秀賢,在今年 4 月 9 日西九龍裁判法院的宣判中,全數都以一項或一項以上關於「公眾妨擾」等名遭定罪,被媒體稱為「香港歷史上最重要的審判之一」。這起引發香港與國際高度矚目的案件,最後在 4 月 24 日宣判判決結果。

「佔中九子」各自的判決為何?事隔一周後,他們與外界的反應是什麼?《換日線》編輯部帶你了解:

圖/Darason@Shutterstock

戴耀廷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是「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發起人。他也和陳健民與朱耀明同被稱為「佔中三子」。戴耀廷因「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和「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兩項罪名,被判即時入獄 16 個月,兩罪同期執行。

判決之後,議員何君堯在 4 月 25 日致函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指稱戴耀廷的行為讓港大聲譽受損,並要求港大立即辭退戴耀廷。港大發言人回覆將尊重法庭裁決,也會根據《香港大學條例》及相關規定程序處理。後來港大校友關注組也發起聯署聲明,指出香港大學如果辭退戴耀廷,便容易被視為對校外的政治勢力屈服,嚴重影響院校自主。

戴耀廷在判決宣判前接受 BBC 採訪。他說:「我們入獄需要讓香港人看到。我們不會被入獄打敗。」更說:「心裡面有火的人,他們的火可以繼續燃燒,然後在不同的時候,他們用他們的火再點燃其他人。(追求民主)就像踢球一樣,進攻一輪就要守,現在就是守的時候,等待下一個時機的到來。」

入監後隔天(4 月 25 日),《蘋果新聞》網站刊登戴耀銘在獄中寫的「來自香港監獄的信函」一文。他以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寫下的〈來自伯明罕市監獄的信函〉起頭,並說:「在此刻,就是在香港的監獄內,作為一名公民抗命的倡議者及實踐者,能有機會寫這封信函,也算是一步步去完成公民抗命的各個步驟,使公民抗命的理念及所爭取的公義目標,能進一步塑造香港社會的政治文化。當我一天還在監獄,我會一封封的寫下去。」

陳健民 

「佔中發起人」、「佔中三子」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前副教授陳健民,因「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兩罪,被判即時入獄 16 個月,兩罪同期執行。

《蘋果日報》在 4 月 24 日刊登於判決前訪問陳健民的專訪。文中陳健民說,「佔中九子願意發聲、不斷抗議,其實是對香港的忠誠,否則移民便能一走了之」。更表示被捕後對香港的投入更深,未來會繼續發聲。

在陳健民自行向香港中文大學提出辭職,提早退休後, 2018 年 11 月 14 日晚上便是陳健民在香港中文大學 25 年教學生涯的最後一堂課。吸引包括學生、社會各界人士超過 600 人旁聽。最後,陳健民說要送給學生「最後的話」,他說:「我希望你們順著你們的性,去為這個世界創造真善美。我希望你們,不虛此生。」

香港政府總部前的學界罷課行動。圖/Darason@Shutterstock

朱耀明

佔中九子中年紀最長(現年 75 歲)、「佔中三子」之一的基督教新教浸信會牧師朱耀明因「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遭判刑 16 個月、緩刑 2 年,無需入獄。

在 4 月 9 日佔中九子都遭宣判各有一到兩罪名成立後,下午進入被告求情階段。「佔中三子」代表律師麥高義便向法庭表示,戴耀廷和陳健民都不向法官求情。他們唯一的求情是希望法庭不要判年事已高、身體狀況不佳的朱耀明入獄。

之後,朱耀明也在法庭念出自己的陳情書。他回顧自己童年、服務牧區和香港的故事與佔中當時的心情陳述,並說:「雨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最後他同時代表戴耀廷、陳健民說:「我,朱耀明、戴耀廷和陳健民現在於被告欄宣告:我們沒有後悔, 我們沒有埋怨, 我們沒有憤怒, 我們沒有遺憾。 我們沒有放棄。」

邵家臻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因「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兩罪,被判即時入獄 8 個月。

邵家臻在陳情階段時說:「此刻,我想提醒生活在黑暗的人,不要習慣黑暗,也不要因為習慣而為黑暗辯解,甚至倒過來嘲笑那些尋找光明的人;此刻,我要跟同行者分享,入獄不會是句號,也絕不應該是句號。在爭取公義的路上,今天的判決可以是逗號、分號,甚至是問號、感歎號,但肯定不是句號。」

在入監隔天(4 月 25 日),邵家臻就因心跳急促導致身體不適,送往醫院治療。後來根據 4月 28 日的報導,邵家臻透過律師、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表示,他有意向懲教署申請外出出席立法會大會,參與審議《逃犯條例》修訂。他並不介意戴上手銬,也不會因此感到差恥。同時也會申請上訴。

陳淑莊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兩項罪名成立。但在代表律師向庭上呈交腦部電腦掃描,證明陳淑莊患有腦部腫瘤,急需在兩週內手術。因此法庭宣判延後到 6 月 10 日再判刑。

陳淑莊在 24 日表示,因為預計可能會在監獄待上一段時間,為讓家人放心,便在一家私人醫院進行健康檢查,因此發現腦部一顆直徑 4.2 公分的腫瘤。

4 月 29 日陳淑莊也在守護公義基金的灣仔街站和民眾見面並協助籌款。她也表示,「對不起,我令大家擔心了。今日的遊行中很多朋友紅著鼻,流著淚地替我打氣,更有不少自己或者家人患上腦瘤而康復的朋友鼓勵我。大家的祝福和能量我全部收到,令我一日比一日強壯,對手術也更有信心。」

2014 年 9 月 22 日,香港學聯在香港中文大學集會。圖/Darason@Shutterstock

黃浩銘  

香港社會民主連線(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因「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被判即時入獄 8 個月。

黃浩銘在向法官陳述陳情時說,「我能夠參與雨傘運動,爭取民主,實是毫無悔意,畢生榮幸。我已花了最青春的 10 年在社會運動上,假若我有 80 歲,我仍有 50 年可以與港人同行,繼續奮鬥。」

判決同日(4 月 24 日)中午,《立場新聞》刊登黃浩銘所寫的〈日後再跟諸位一同戰鬥──寫在判刑前夕〉,他說「有些人問我,害怕嗎?對,我害怕,我最害怕鴉雀無聲;最害怕香港人認命;最害怕香港人計較,覺得無用就不做了。」最後黃浩銘更表示,「不論我在何地,心裡仍有平安,祝福每位為自己為社會抵抗強權,爭取民主自由的朋友,待我出獄以後,再跟諸位一同戰鬥!」

李永達  

香港立法會前直選議員、香港民主黨創黨黨員李永達因「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遭判刑 8 個月,緩刑 2 年。

根據 4 月 9 日《蘋果日報》的報導,李永達訪問時表示,對於參加佔中運動並不後悔。判決宣布當天(4 月 24 日),李永達的妻子陳樹英表示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繼續聲援九子,而非慶祝某人不用坐牢。她更形容,佔中九子是「命運共同體」,不希望見到任何一人被判監。

鍾耀華 

曾經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會長、現任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常務秘書的學生領袖鍾耀華因「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兩項罪行,被判刑 8 個月、緩刑 2 年。

代表律師戴啟思表示,當時在鍾耀華在學生被捕後走上前線,他不希望法庭考慮他的個人背景,「他只想被法庭視為一個普通人,一個有民主理想的普通人。」

鍾耀華也在陳情時說,「我們得毀掉被條文、被權力、被體制所形塑的自己,我們要走進一個充滿未知、一個在歷史與當下糾纏不清、一個在個人努力與萬千偶然混雜複合的世界,去關心我們的世界,而非僅僅關心自己的位置。」「沒有什麼需要陳情,我們,包括在座的各位,是有責任走出法庭/議事庭/媒體/一切中介去親自理解世界,體悟世情。這全都不是這個法庭可以告知。」

圖/Darason@Shutterstock

張秀賢 

立言香港召集人、佔中運動時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的張秀賢因「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兩罪被判 200 小時社會服務令。

張秀賢在向法官陳情時說,「當日的學生,今日都已長大成人,有人可能變得世故;然而,我知道大家仍舊記得初衷:共同決定自己的未來。即使我在五年前已知道,今天將會身處法庭的被告欄,為了這小城的未來,我還是會堅持最初的信念。跟戰友一起參與雨傘運動,我與有榮焉;縱使面對罪成刑責,我也會不亢不卑。面對判決,大家可以傷心,可以難過。可是悲痛過後,大家仍要努力自強,化成推動力守護初心,帶著社會繼續前行。」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araso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