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官方下修死亡人數:遺體毀損難估算,現確認 253 人死亡

【最新】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官方下修死亡人數:遺體毀損難估算,現確認 253 人死亡

編譯:王新茜/換日線編輯部

斯里蘭卡於上週日(4 月 21 日)發生一連串炸彈攻擊。根據當地警方 4 月 24 日的最新統計,已有 359 人因此罹難,估計有超過 500 人受傷──這因此成為斯里蘭卡自 2009 年結束的內戰以來,死傷最慘重的暴力事件。(編按:據 CNN  25 日報導,斯里蘭卡衛生部長發表聲明,下修死亡人數至 253 人。他表示:由於部分遺體毀損嚴重,難以辨認,導致死亡人數計算困難。)

當地陷入混亂、民眾恐慌不已,斯里蘭卡政府也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首都可倫波(Colombo)更在事發後實行宵禁。爆炸怎麼發生的?政府、警方與人民如何應對?國際社會又是如何反應呢?

5 小時 8 連爆,官方仍未掌握涉案人數

斯里蘭卡當地時間 4 月 21 日上午 8 點 45 分,6 場爆炸近乎同時發生:其中 3 處發生在可倫坡北方奈哥波鎮(Negombo)、東部城鎮巴帝卡羅亞(Batticaloa)和首都可倫坡科奇克德(Kochchikade)區等地的教堂。另外 3 處發生在可倫坡的香格里拉酒店(Shangri-La)、金斯伯里(Kingsbury)和肉桂大酒店(Cinnamon Grand)等 3 家飯店。

僅僅 5 個小時過後,第 7 場爆炸在南可倫波、鄰近代西瓦勒動物園(Dehiwala Zoo)的一家小旅館發生。緊接著,下午 2 點,當警方在可倫波的德瑪塔戈達(Dematagoda)攻堅時,發生了第 8 起爆炸,3 位警官因而死亡。

隔日(4 月 22 日)早上,警察在可倫坡機場附近尋獲一自製炸彈,後來由斯里蘭卡空軍順利拆除引信。發言人 Gihan Seneviratneg 上校表示,他們相信這個簡易爆炸裝置(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IED,又稱土製炸彈)是由當地製造。同日下午,斯里蘭卡警方又於可倫波的主要公車站找到共 87 個炸彈引爆器。

臺灣時間 4 月 23 日晚間,斯里蘭卡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在記者會時表示,事發當日(4 月 21 日)原有第 4 家飯店被鎖定為攻擊目標,但最後行動失敗。不過他並未提及飯店名稱,也更沒有說明攻擊是否因警方制止而失敗。另外在被問及境內現在是否還有任何威脅時,他回答:「還有人帶著爆炸裝置在躲藏中」,但是對於確切人數並不知情。

政府應變措施:

一、關閉學校、施行宵禁

斯里蘭卡政府於事發後當日中午便立即宣布關閉學校兩天(23 日教育部表示,政府所屬學校將於 4 月 29 日恢復正常上課),更在下午宣布實行從晚間 8 點到隔日早上 6 點的全國宵禁。隔日警方宣布繼續實施作為「預防措施」(precautionary measure)的宵禁,時間從 22 日晚間 8 點,到 23 日早上 4 點。

斯里蘭卡總統席瑞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也在週一(4 月 22 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授予負責維安的軍隊與警察掃蕩、逮捕、審問和執行「搜查與扣押」(search-and-seizures)的權力。

二、關閉社群媒體

根據總統辦公室的聲明,為了阻擋錯誤訊息的傳播,斯里蘭卡政府「已採取暫時封鎖所有前往社群媒體的途徑直到調查結束的措施。」其中包含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在當地皆無法使用──此舉引發的正反面評價不一。

Facebook 發言人則向《衛報》表示,Facebook 團隊已經著手支持相關應變人員和執法機關,像是會以 Facebook 的社群標準辨識含有暴力的內容並移除。其中一位要求保持匿名的可倫波居民,接受《衛報》採訪時說:「我覺得關閉社群媒體絕對是很好的想法。儘管政府還沒正式指認,但是在 Whatsapp,我已經收到有人指認自殺炸彈客是男穆斯林的資訊。沒有關閉社群媒體,會讓人們可以協調發動反擊穆斯林的暴動與攻擊。」

關閉社群媒體的措施在斯里蘭卡並非首次執行。2018 年 3 月也曾在一場反穆斯林的暴動發生後,關閉 Facebook 和其他社群媒體。

但是 4 月 23 日駐可倫波的資料和社群媒體研究員 Yudhanjaya Wijeratne 向 CNN 表示,「雖然政府封鎖社群媒體,看起來像是一種對祖克伯帝國進行抵制的正面反應,但是隨之而來的其實是不民主的反射動作,更幫助散播了恐懼、不確定和懷疑。」;軟體自由法律中心(Software Freedom Law Center)的法務主任 Mishi Choudhary 也認為,在人們失去親友、正在尋求答案時關閉社群媒體,看起來是自私且有政治意圖的作法。

根據 24 日 CNN 的報導,Facebook 和 Whatsapp 在斯里蘭卡仍然不能使用,斯里蘭卡人在網路上搜尋 VPN 的人數大幅增加。與過去 30 天的每日平均相比,超過 12,000%。

政治鬥爭的羅生門:早已獲情資?

斯里蘭卡總統席瑞塞納、美國駐斯里蘭卡大使特普利茨、斯里蘭卡總理威克瑞米辛赫。圖/Wikipedia、Ranil Wickremasinghe Facebook;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據《紐約時報》22 日的報導,其實早在案發 10 天前(4 月 11 日),就有斯里蘭卡的高層警官以信件提出警告:「一個激進伊斯蘭組織正在策畫針對教堂的自殺攻擊。」其中除了點出團體,甚至點名可能的成員和能找到與聯絡的地點。信件中指出這是來自「外國情資」(foreign intelligence),但並沒有明確指出由哪一個國家提供;而印度的維安官員則說,他們早就接獲消息,並在 4 月 4 日就交給斯里蘭卡的相關官員。

斯國的內閣成員 Harsha de Silva 在 22 日告訴 CNN,美國和印度的確有在爆炸前警告斯里蘭卡當局。但隨即在臺灣時間 24 日凌晨,遭美國駐斯里蘭卡大使特普利茨(Alaina Teplitz)否認,她和 CNN 表示:「我們並沒有警告斯里蘭卡攻擊一事。」究竟是否接獲消息、消息來源為何,頓時陷入了「羅生門」。

可以確定的是,當局並沒有採取任何積極的預防措施。甚至事發當天,斯國總理威克瑞米辛赫說,他和他的內閣成員都沒有被通知到這個警告。《紐約時報》將這一系列的舉措,解讀為總理與同時身為國防部長的總統席瑞塞納之間的權力鬥爭。

4 月 22 日衛生部長 Rajitha Senaratne 在記者會說,早在 4 月 4 日就有警告,重申總理和其盟友完全被蒙在鼓裡。他更以近期總理曾有次試圖要開安全委員會會議,成員們居然拒絕出席,指出政府間的缺乏合作。

同日,多位部長一齊抨擊負責控管維安的總統席瑞塞納 ,沒有在明明有詳盡的警告下於攻擊前有任何實際作為。衛生部長 Rauff Hakeem 更稱此一連串攻擊是「情資部門的巨大失敗」(colossal failure on the part of the intelligence services)。

不過,資深顧問 Shiral Lakthilaka 拒絕承認其中有任何維安失誤,「每個人都做好了自己的工作。」甚至表示,「這些警報不時都會出現,任何人甚至美國都會試著不要驚嚇到民眾。」

起初,針對為何維安部門沒有對炸彈客情資做出回應,總統席瑞塞納並未給出讓人滿意的答案。但是在 4 月 23 日,攻擊過後的首次國家演說裡,他表示:「我必須誠實(truthful),承認在國防部門中是有失誤的。」

他也承認,他的下屬的確已經知道關於攻擊的情資多日,但是他同時也宣稱自己並未「持續被通知」(kept informed)。同時他也向人民承諾,他會在接下來 24 小時內重塑包括軍隊與警方的維安部門。

國內氛圍與輿論

「為什麼你要離開我?」、「世界上壞人這麼多,為什麼要殺害無辜的人?」Snetha 的祖母坐在她的棺木旁哭喊著。

據《紐約時報》報導,11 歲的 Sneha Savindi Fernando 在復活節集會中受到攻擊被炸飛。在一連串攻擊中,罹難者大多數為斯里蘭卡當地居民,另外則有來自至少 8 個國家(包括美國、丹麥、英國、澳洲、土耳其、中國、荷蘭和葡萄牙等)的外籍人士也在事件中死亡。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像 Snesha 一樣罹難的兒童,便有 45 位。在可倫波辦理天主教學校的神父 Ivan 也在接受 CNN 受訪時表示,自從 1984 年、內戰爆發不久後,他就沒看過這麼大量的喪禮了。

另外,其中一個事發現場──聖安東尼堂的主事的神父 Jude Fernando 呼籲,斯里蘭卡的基督教徒要保持冷靜並祈禱,強調「不要做任何傷害人的舉動!」

4 月 22 日,斯里蘭卡全國一同為罹難者哀悼。在當時事發的時間早上 8 點 30 分,全國降下半旗,無論宗教與種族,斯里蘭卡人民都低頭默哀 3 分鐘。在哀悼期間,販賣酒精飲料的商店依照指示關閉,電台與電視台也被要求在此日播放嚴肅哀戚的音樂。

當地報紙也在 22 日的頭版表示哀悼。像是《The Daily Mirror》就採全面黑色印刷,並寫下:「以此紀念那些在 2019 年 4 月 21 日失去生命的人」(In remembrance of all those who lost their lives on 21.04.2019)。

圖/截自 ⓒⓕ Twitter

總理也在 Twitter 上發文表示,「今天,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哀悼在上一個復活節週日無謂逝去的無辜生命。」,「我想要感謝軍隊和警察、醫療人員和那些勇敢、孜孜不倦並不顧自身安全,只為了確保我們國民安全的所有人。我們以斯里蘭卡人的身份保持團結,去面對這個極其殘忍的悲劇,是非常重要的。」

圖/截自 Ranil Wickremesinghe Twitter

但是根據《紐約時報》臺灣時間 24 日早上的報導,斯里蘭卡人民的傷痛逐漸成為憤怒,宗教間的緊張情勢也逐漸擴散。悲痛的基督徒在喪禮提及復仇;清真寺遭石頭砸擊,在斯里蘭卡的不同區域,許多由穆斯林經營的商店遭到破壞,數以百計的穆斯林也開始從宗教複雜的區塊逃離。

在週二開始,斯里蘭卡至少有一家飯店,禁止旅客穿戴頭紗進入;同日國會成員 Ashu Marasinghe 更在國會中提起關於任何形式宗教性遮蓋身體衣物的禁令討論。他認為「臉部覆蓋」(facial coveringt)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因為會讓辨識身分變得困難,更說這並不是斯里蘭卡穆斯林社群的傳統。

國際社會的反應

據 4 月 23 日的報導,因為情資單位已經發現這些當地攻擊與國際組織的關聯,斯里蘭卡總理也表示在爆炸案中有「外國的參與」(foreign involvement),有些攻擊者曾經出國離開斯里蘭卡之後再返回境內。斯里蘭卡總統則表示,將與各國大使與官員會面,並簡報目前狀況,尋求國際的支援與協同調查。

針對現今斯里蘭卡的情勢,包含南韓、中國、愛爾蘭、丹麥和澳洲等國都發出旅遊警示;美國國務院則將警示升為第二級,要求前往當地的民眾需更加警備(Increased Caution)。我國外交部也在 4 月 21 日將斯里蘭卡劃為橙色警戒,呼籲避免非必要旅行。

同時,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則向 Seven Network 表示,澳洲聯邦警力會加入斯里蘭卡爆炸案的調查行動。根據《紐約時報》報導 ,美國駐斯里蘭卡大使證實美國聯邦調查局已經加入調查;另外《華盛頓郵報》也報導,聯邦調查局也提供了測試證據的鑑識專長,並讓分析師細查資料庫中可能關於攻擊案的資訊。

目前調查:尚未尋獲主謀及犯案動機

大眾媒體部長 Ruwan Wijewardana 在 23 日於國會時表示,根據初步調查,「連環爆炸案」是由一個「激進伊斯蘭組織」(radical Islam group)──他更進一步點名 是 National Tawheed Jamath (NTJ)所犯案,更推測犯案動機,是針對 3 月於紐西蘭基督城針對兩個清真寺的恐怖攻擊所做的「報復」(retaliation)行動,但是並沒有提供任何證實的證據可以支持這個推論,當時也並未有任何組織承認犯案。

稍後根據《中央社》同日臺灣時間晚間的報導,伊斯蘭國(IS)旗下的阿瑪克通訊社(AMAQ)已宣稱犯下此案,但也並未提出任何證據。同時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伊斯蘭國也以化名指認出 7 位自殺炸彈客,更明確指出每個人去的教堂分別為何。目前斯里蘭卡政府已得知並確認至少 9 名嫌犯,已有 8 位確認身分。當局也已逮捕共 60 名嫌疑、相關人士。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 Twitter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