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遊戲截圖維生、用Google街景圖辦展覽──你知道這些不拿相機的「攝影師」嗎?

靠遊戲截圖維生、用Google街景圖辦展覽──你知道這些不拿相機的「攝影師」嗎?

編譯:關卓琦/換日線編輯部

攝影師一定要拿相機拍照嗎?至攝影術發明而來,每個年代都出現了不少「不用相機」拍照的攝影師,例如最著名的美國現代主義藝術家曼.雷(Man.Ray) 在 1923 年嘗試的「實物投影」(Photogram),利用暗房原理──把想要塑造影像的物件直接放在感光相紙上曝光,再用化學沖洗程序獲得影像。到了當代,也有用 Google 街景截圖攝影,辦了展覽的 Jacqui Kenny ,還有近期最新流行的「遊戲截圖攝影師」等等。這些人,一直重新定義「攝影」(Photography),不斷開拓影像創作的更多可能性。

根據維基百科記載, Photography 一詞是由希臘語 φως phos(光線)和 γραφις graphis(繪畫、繪圖)或 γραφη graphê 兩字合併而成,意思是「以光影繪製成圖」。通常就人們所知的,攝影師是拿著相機拍照的,不管是過去用底片相機,還是現在拿數位單眼,或是人手一台手機。除了以上所述外,歷史上從來也不缺「不拿相機」的攝影師,他們從攝影術被發明的「源頭」下手,利用暗房感光原理製造出一張又一張令人驚豔的圖像。

不過,隨著電腦科技日益進步,現在也產生了一種既不用拿相機,也無須懂得複雜暗房原理的「攝影師」了。上月發布的 PS4、Xbox One 遊戲 Red Dead Redemption 2,除了以精彩的劇情和可玩性高來擄獲玩家外,其 4K 畫質、戲劇性的光線和史詩般的壯麗畫面,更是叫人在現實與虛擬間流連忘返。不少玩家都會在遊玩時,截下心中的完美畫面。


Duncan Harris是世上賺得最多「遊戲攝影師 」之一,他曾幫多部著名遊戲「拍照」。圖/Dead End Thrills 網站

英國遊戲攝影師 Duncan Harris 就是以遊戲截圖維生,他負責經營網站 Dead End Thrills 。網站內提供了大量令人為之驚豔的遊戲攝影圖。他也和不同遊戲或廠商合作,例如古墓奇兵、 地平線:期待黎明、 刺客任務、末日之戰、 Minecraft 等等。Duncan 的作品被各大遊戲網站廣泛使用及轉發,他接受 ABC 的訪問時表示,「當我一開始在寫遊戲時就知道,遊戲截圖是這份工作裡很重要的一部分。」

遊戲攝影師為遊戲廠商提供精美的畫面截圖獲取收入。事實上,截圖工具就成為了這群遊戲攝影師的「相機」。不過,截圖工具的匱乏亦令他們感到相當頭疼,直至 NVIDIA 在 2016 年推出 Ansel 遊戲截圖工具後,才解決了這個情況。攝影師可以利用  Ansel 隨時暫停遊戲、調整場景、任意角度、焦距、景深、特定分辦率,還能進行後期處理。

每一幅截圖,都是Duncan精挑細選的角度。圖/Dead End Thrills 網站

Duncan 說,看似簡單的截圖,實際上被很多人低估了這份工作難度。比如說,為確保遊戲畫面不能有任何「穿幫」鏡頭,他不僅需要在截圖前先確認好光線和陰影比例,後期也需要用 Photoshop 進行大量處理。

不過,Duncan 卻不太願意用「攝影」這個詞來定義他的工作,「我盡量避免使用這個詞,因為很多傳統攝影師都有強烈的『領地意識』。老實說,我也能理解。遊戲是一種被孤立的文化。」他認為,自己所做的和《國家地雜誌》攝影師的工作最大區別在於:遊戲攝影的每一幕,都是任何一個遊戲玩家能夠重現的場景。

寸步不離家的「旅行攝影師」,用 Google 街景找到觀察世界的另一種方法

45 歲的紐西蘭人 Jacqui Kenny 在倫敦生活,她患有廣場恐懼症(agoraphobic)。廣場恐懼症是焦慮症的一種,根據維基百科,患者會認為環境不安全,並且不容易逃離而手掌冒汗、心跳上升、沒辦法在地面站穩等等症狀。對她來說,即便是「離開家」這個想法就已經足以讓她感到壓力和恐慌發作,更不用說去逛街、出門工作了。

她的家成為了真正的的避風港,幫她對外界建立起重重圍牆。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在上網時打開了 Google 的街景地圖功能,她看到了一隻狗追著街景攝影機跑來跑去,Jacqui 打開了截圖功能,在街景上拉開了圖框,並按下截取鍵。她心想,「真是一個美麗的畫面。」

就這樣,Jacqui 用 Google 街景在家中「環遊世界」,一路上拍了超過 27,000 張截圖,「旅行」超過 1,000 座城市。她曾試過最誇張每天花 18 個小時來「拍照」,她說,「因為 Google 街景上有 99.999 % 的畫面都很糟糕。」


Jacqui Kenny作品風格簡潔,第一眼看難以發現是Google 街景圖。圖/streetview.portraits網站

雖然耗時,但她在街景攝影中看到了一種獨特的「美感」,「我喜歡這些景致被紀錄下的角度,略有魚眼效果,還有被模糊掉的人臉。都有一種超現實的美。」

雖然可以選擇在世界任何地方「起飛」和「降落」,但 Jacqui 說,其實自己對畫面沒有太多控制權,「因為這些照片已經被拍下來了,我不能要求畫面中的人左右移動,更不能和他們講話。」為了克服這種不靈活性,她特別尋找具有強烈視覺元素的場景,例如良好的燈光、藍天、鮮豔的色彩或美麗的建築。

在家人的鼓勵下,Jacqui 開始在 Instagram 上分享她的照片,至今擁有超過 10 萬名粉絲。2017 年 10 月,她也在曼哈頓舉辦了舉辦了首個個展,甚至還得到 Google 授權出售照片的許可,而每售出一張照片,作者就將會捐出 10 英鎊用於慈善。

透過這種方式,Jacqui 有能力找到自己的內心聲音,有能力表達自我,這對於那些很難走出自己舒適圈的人也意味著不少,正如她所說的,「廣場恐懼症和焦慮症雖然限制了我的旅行能力,但我也因此而找到另一種觀察世界的方式。」

攝影還是非攝影?

雖然 Jacqui 得到不少粉絲支持,作品在網路上引起廣泛討論。不過,也有另一批持不同意見的人覺得,她只是點幾下滑鼠、截個圖而已,算不上攝影。

正如 Duncan Harris 所說,很多人都忽視了要截出一張稱得上「藝術」的圖,其實遠比一般人想得要複雜許多。那麼,這種複雜程度又是否能支撐起截圖作為「攝影」的正當性?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Red Dead Redemption 2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