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薩斜塔見證時代風雲:差點毀於二戰,如今成功「回春」

比薩斜塔見證時代風雲:差點毀於二戰,如今成功「回春」

編譯:林欣蘋/換日線編輯部

提到義大利的觀光景點,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往往是以建築特色聞名於世的比薩斜塔──每日上千名的遊客們來到現場,除了實地見證比薩塔到底有多斜,也熱衷於利用其特殊外觀,借位拍攝趣味照片。

經過 17 年努力,塔樓回正 4 公分

然而,這座以「歪斜」為賣點、吸引觀光客駐足的文化遺產,可不是一開始就被設計要「歪樓」:事實上,它曾一度因「太歪」,引發安全疑慮,使得相關單位不得不在 1990 年暫時閉門謝客,由波蘭裔義大利籍工程師 Michele Jamiolkowski 領導的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進行修復與維護,直到 2001 年才又重新開放。

同年,建築專家 Salvatore Settis 等人籌組了一支監管團隊(the surveillance group),嚴密監測比薩塔的「健康狀況」,並定期每三個月開會,評估其結構的穩定度。

修復之前,57 公尺高的比薩塔向南傾斜達 450 公分,修復原理意在減少北面的砂土,改變傾斜的軌道。2001 年時,已成功拉回 45 公分。而根據義大利通訊社 ANSA 於本月 21 日的報導,經過 17 年的漫長努力,修復團隊又成功讓塔身回正了 4 公分,恢復到 19 世紀的斜度。Settis 表示,雖然拉回的度數無法永久維持,但已足夠再撐至少 200 年。

每日有上千名的遊客們來到比薩斜塔,借位拍攝趣味照片。圖/截自 Youtube 影片

建造之初已「歪樓」,近兩世紀才完工

比薩塔位在今日的托斯卡尼,是一座八層鐘樓,於西元 1173 年開始建造。工程師 Bonnano Pisano 用大理石打造的基座十分雄偉,範圍之大,足足可以停放 16 輛法拉利 328 跑車。但因當地土質鬆軟,導致基座不穩,塔樓初建之際便露攲斜之勢。

為了修正斜度,建築一度朝反方向建造、也曾一度停工;而為了美觀考量,第五層樓南邊的柱子造得比北邊還高,第八層鐘樓的南牆又較北牆為高。

近兩世紀後,鐘塔終於在 1372 年竣工,與比薩主教座堂、聖若望洗禮堂,共同矗立在奇蹟廣場上,遍覽時代風雲:它使用了 14,000 噸的白色大理石作為外牆,與當代罕見的圓形結構,象徵了比薩共和國一度堅強的國力,卻也見證其由盛轉衰的過程。數百年後,它更淪為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且差點被戰爭所毀。

二次世界大戰,偉大建築差點毀於一旦

故事要從 1944 年,一個炎熱的夏天說起:當時的德軍,曾一度將比薩塔作為現成的瞭望台,進行海邊的防禦軍事,使得盟軍難以登陸。而當美軍好不容易接近比薩外緣時,他們首先派出偵查兵,企圖搞懂德軍究竟如何利用比薩塔。

這項危險的任務,被交到了 23 歲的步兵里昂(Leon Weckstein)與通訊兵查爾斯(Charles King)手中。他們必須靠近敵營,確認德軍是否確實在使用比薩塔──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查爾斯就得馬上透過無線電,向盟軍回報攻擊信號;換言之,將這座百年高塔夷為平地。

在觀察塔樓的過程中,里昂由最高點開始掃視,試著從建築物精美的裝飾與繁複的陰影中分辨敵蹤。在這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根據長官的指示,只要他稍有懷疑,便可讓夥伴發出攻擊訊號,但他為了做到完全肯定,在看到人影移動之前,並不打算隨意回報。

而就在他仍全神貫注的觀望塔樓時,德軍已不知從何處,對著他的位置展開空襲──他們倉皇回報,並立刻領命撤退。當他們回到營中,長官已改變了原先的戰略──比薩塔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逃過了被炸毀的命運。

里昂花了 50 年的時間,不停回憶當年的場景。圖/截取自 nanof 影片

究竟在那個炎熱的七月天裡,德軍是否人在塔中,至今仍是個謎。但長此以後,里昂花了 50 年的時間,不停回憶當年的場景,並斷言:「我非常確定他們就在裡面。」在回憶錄《透過我的雙眼》(Through My Eyes)中,他甚至提到若當時可以肯定,只要向比薩塔開炮,就能保全同袍的性命──哪怕只有一個,他都會毫不猶豫的這麼做。

戰爭結束後,他和太太曾數度造訪義大利,里昂回到當年埋伏的位置,心想若非那命運的一刻,如今所見,將是一片大理石廢墟。而今日的遊客,當然就更沒機會欣賞到這座美麗的塔樓,並發揮他們源源不絕的攝影創意了。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