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館只是「打卡聖地」嗎?──加拿大醫生首開「藝術處方」,來一趟療癒之旅吧!

美術館只是「打卡聖地」嗎?──加拿大醫生首開「藝術處方」,來一趟療癒之旅吧!

編譯:關卓琦/換日線編輯部

藝術可以刺激神經活動

一般台灣人可能會認為藝術在日常生活中是可有可無的事,或是把美術館當成假日拍照打卡的「網紅聖地」,但愈來愈多科學證據顯示,「藝術治療」對人體健康發揮了有益、積極的幫助。

加拿大法語區醫師協會(Francophone Association of Doctors,簡稱 MFdC)和位在魁北克省、有百餘年歷史的蒙特婁美術館(MMFA)就跨領域合作,開設藝術療法。凡屬於 MFdC 組織的醫生,每人均可以開出 50 次「藝術處方箋」,每張處方可以讓患者及其護理人員、家庭成員免費入場(兩名成人和兩名未成年人)。

這項「全球首例」的藝術處方試點項目,從 2018 年 11 月 1 日開始,為期一年。目前,在蒙特婁地區已經有過百位醫生主動註冊,試行範圍除了精神科外,內科與腫瘤科也包含在內。蒙特婁美術館館長邦迪爾(Nathalie Bondil )表示,「在 21世紀,藝術文化就像 20 世紀時運動對健康的影響一樣。」她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 CBC) ,「我們已經知道藝術可以刺激神經活動。事實是,當你與文化、藝術產生連結時,真的可以改善身心健康。」

此外,邦迪爾更在接受 BBC 訪問時提到,美術館「中性,美麗,鼓舞人心的空間」能夠提振心情、改善健康,並讓患者有機會發現疾病之外的經驗和感受。她形容,美術館就像一個現化的大教堂,「當你進入美術館時,你就擺脫了日常生活的速度。」、「最重要的是這種經驗(瀏覽美術館),可以幫病人暫時忘記他們的痛苦。」

圖/Shutterstock

藝術處方是年長病患的另一選擇

MFdC 副主席、加拿大家庭醫學權威醫生波伊爾(HélèneBoyer)表示:「越來越多科學證據顯示,藝術治療對人體健康有好處,它提升了人體的皮質醇水平和血清素。當我們參觀博物館時,我們會分泌這些對自身健康有益的激素。」

另外,大多數人傾向覺得藝術治療只對「心理」疾病有用, 換言之,只對抑鬱症患者或飽受身心症所苦的人才有影響。波伊爾回應,「錯了!事實並非如此,(藝術治療)對於糖尿病患者、接受安寧治療的病人和慢性病患者都有好處。」

波伊爾也提到,藝術甚至和運動一樣對健康有類似的正面作用,「自 80 年代以來,我們開始開運動處方給患者,因為我們知道運動能夠增加以上提到的激素。」但是對於年紀較大的患者來說,藝術處方看來是另一種選擇,因為超過 80 歲的長者對於運動處方的效果不明顯。

當然,藝術療法可能不適用於所有人,但與處方藥物不同的是,至少他不會帶來副作用。雖然從現在看來,醫生指定病人參觀藝術館是件有點奇怪的事,但 MMFA 認為這項療法處於最前沿,也很快會成為被廣泛接受的醫療實踐。

在未來一年的試點項目進行期間,MFdC 的醫生將會密切追蹤藝術處方的成效,並了解參與這個項目的病人是否有任何變化,一年後也會將相關的結果寫成報告。

其實 MMFA 早就在 2017 年時在醫學領域上有所延伸,成立了「藝術與健康委員會」,並參與了 10 項評估藝術對健康影響的臨床試驗項,研究藝術對患有飲食失調、乳腺癌、癲癇、精神疾病和阿爾茨海默病等患者的影響。

金凱瑞用繪畫,一筆一筆修復破碎的心

「藝術處方」雖然是全球首創,但藝術對於人體身心健康的正面作用,早已不是新鮮事。著名的美國演員、有「喜劇之王」稱號的金凱瑞(Jim Carrey)以誇張的表情、扭曲的肢體表現、浮跨的演技以聞名。他曾演過多部膾炙人口的喜劇電影,包括《摩天大聖》(The Mask)、《王牌大騙子》(Liar Liar)等等。

金凱瑞的演出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帶給觀眾無窮的快樂。不過,自從他在 2014 年演完《阿呆與阿瓜:賤招拆招》(Dumb And Dumber To)後,就鮮少出現在螢光幕面前,宣傳活動和訪問機會就更少了。

原來最近幾年,他因為患上了憂鬱症而遲遲無法推出新作品,直到 2017 年,一部 6 分鐘長的紀錄短片《Jim Carrey : I Needed Color》解釋了他卸下明星光環,開始藉由作畫讓自己暫時抽離痛苦的憂鬱症。對金凱瑞來說,畫畫成為了療癒他身心靈的最佳解藥,因為在顏色組成的世界中,他可以恣意地徜徉在藝術海洋裡,不用絞盡腦汁刻意討好他人發笑。

他在紀錄片中說,畫畫能把自己從憂鬱中解救,「我不太確定畫畫可以教會我甚麼,但藝術解放了我,我的未來、過去、悔恨,和我的擔憂。」不論是表演,繪畫或雕塑,重點都是對生命的「愛」,「藝術就是活著的最佳證明」。

執行編輯:關卓琦、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