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用一生自我介紹】曾為社團休學、從大企業跳小新創:敢做自己的她,零商管背景卻錄取史丹佛 MBA

【請你用一生自我介紹】曾為社團休學、從大企業跳小新創:敢做自己的她,零商管背景卻錄取史丹佛 MBA

「我的名字是潘珮瑄,大家都叫我 Peggy!」11 月 17 日早晨,人在加州史丹佛大學宿舍的Peggy 在電腦螢幕前,開心的向我們介紹自己。儘管已經是當地時間的深夜時分,她的聲音仍然充滿朝氣和活力。身後佈置得簡潔明亮的宿舍房間,搭配身上淡雅的素色毛衣,不斷凸顯著 Peggy 優雅中帶點活潑的獨特氣質。

每年約 4 萬多優秀的年輕學子爭取進入史丹佛,其中卻只有不到 5% 最優秀的幸運兒得以進入這個神聖的殿堂──在這樣的背景下,非商管科系畢業,也不是管顧、金融業背景的 Peggy,卻可以憑著與眾不同的經歷,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成功申請到史丹佛的 MBA。

這不禁讓我們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經歷和特質,能讓她能以非商管的背景,進入全世界頂尖的商學院?這一路上,又需要付出多少旁人不知道的努力?

高中開始,學會不盲從體制

高中時期,Peggy 以突出的國、英、社成績,考進中山女高的人文社會資優班後,卻發現身邊大多數的同學,每天都在追求優異的成績;她不禁自問,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進來中山女高後,發現身邊的人都太會念書,覺得自己真的不是那塊料。但資優班有機會讓我從事很多活動,因而發現自己其實蠻喜歡管理的。」

說到 Peggy 在高中參與活動的經歷,就不得不提到她高中時的老師──張輝誠老師。在當時升學主義的氛圍下,同儕和師長都在提醒她專心念書、考個好大學,唯獨張老師看出她在管理和組織上的才能,不但鼓勵她多爭取參與活動或管理的機會,甚至還特別跟他的父母說不用擔心她的成績,因為她的才能在別的地方。

「我覺得台灣的教育在高中時缺乏了一樣東西,就是讓學生在高中的時候去嘗試、接觸不同東西,讓我們知道未來想做什麼、大學要選什麼系。」Peggy 感慨的和我們提到自己對高中教育的想法,同時也不斷慶幸自己高中能遇到一個這麼支持自己的老師;她指出,對人生不斷探索的過程, 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要當少數人,就得有勇氣面對多數人的質疑

進入大學後,當多數同學都專心於課業,或者每天窩在宿舍的時候,Peggy 卻選擇盡自己所能的接觸更多不同的機會。「當時其實沒有想一個清楚的策略,只是單純讓自己有很多接觸不同東西的機會,所以大一、大二的時候嘗試了很多不同領域的社團和職位。」

而身為傳播系學生的她,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欣然發現自己對商業管理的興趣,並促使她決定全心投入當時參與的國際學生組織 AIESEC。「AIESEC 比較接近實務經驗,而且可以接觸到不同國家和文化的人、跟全世界的青年互動,對我這樣傳播系的學生來說,是個可以學習商業實務的好機會。」她興奮的和我們分享,並說到這是大學中對她影響最深的一段經歷。

但是當她決定休學參選 AIESEC 總會幹部,甚至最後想要延畢擔任總會會長時,第一個要面對的挑戰,自然是身邊親友師長的不理解。眼看著朋友一個接一個進入知名的外商公司,自己卻延畢在一個非營利的學生組織中掙扎。

從高中開始,Peggy 就選擇走一條跟身邊人不同的路,但直到面臨人生職涯的交叉口時,她才真正感受到這種殘酷且現實的孤獨。「當時真的有壓力,同學們都開始工作、自己卻還在延畢的感覺不好受,但我就是告訴自己放下比較心,因為這就算不是最好的經驗,人生後面也還有很多選擇的機會,」她停了一下,眼神堅定的繼續說道:「那時候也是想起張輝誠老師,因為當年畢業典禮上我們約定,要比賽 10 年後,誰對這個世界更有影響力。」

圖/潘珮瑄 提供 

數度跌破眾人眼鏡:從奧美到史丹佛

儘管懷抱不安,在 AIESEC 擔任總會會長的經驗,卻意外成了她職涯路上珍貴的經歷。因為AIESEC 的一場活動,她認識了奧美的總經理,從互動過程中得知了「奧美精兵計畫」,並在畢業後成功申請。「當初加入奧美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除了奧美是業界最好之外,因為當時也不知道自己對於哪個產業有興趣,所以不如加入 agency,透過輪調計畫,嘗試不同的東西。」

在奧美的工作經驗,讓她快速熟悉了台灣和大陸的產業,但是 Peggy 卻暗暗告訴自己,必須將眼光看向全球。此時,在 AIESEC 的人脈又適時的推了他一把,「某一天我接到一通電話,是之前在 AIESEC 時認識並合作過的資深校友,說他現在即將協助一家國際品牌顧問公司開設亞太區總部,問我願不願意加入當初只有三人的團隊。」

於是,Peggy 又再次跌破家人朋友的眼鏡,從她專業的行銷領域轉戰到從未接觸過的 Business Development(商業發展),而且還是從全球知名的企業,跑到一個剛剛創立的小新創──Red Peak。

對這段經歷,Peggy 一樣有她自己獨特的看法:「在 AIESEC 的經驗告訴我,眼光一定要放到全球。而 Red Peak 要做 Global branding,幫助更多亞洲的品牌走向世界。我覺得是一個產業裡比較不一樣的機會,也是我真正會想要做的事。」

圖/潘珮瑄 提供。

在 Red Peak 的工作上獲得多項傲人的成就後,Peggy 再次思考自己的不足,決定還是要出國看看,經過不斷的努力以及家人朋友的支持,她終於如願進入史丹佛商學院。「進史丹佛後,我發現自己的背景和其他同學都很不一樣,身邊的同學有將近一半是管顧或是 PE(Private Equity)出身的,像我這樣做 agency 的人特別少,所以很常會覺得自己很不一樣」。

在史丹佛,像她這樣傳播系畢業、agency 背景的國際學生,佔全體學生不到 5%。而這樣的環境也讓她體認到,做不是主流的事情,完全沒有問題,重要的是如何在你喜歡的領域做到最好。

不斷嘗試,因未知而生的恐懼就會減少

問到這一路走來,想要給後輩們的建議,她毫不猶豫的回答:「不斷的嘗試!」當然嘗試的過程一定會徬徨不安,「克服徬徨的做法就是,讓你的選擇更多、讓你接觸到的資訊更多。 在大學要大概知道自己擅長什麼,或是知道世界上的機會是什麼,你知道的愈多,未知就愈少,對未來的恐懼也就愈少。」

Peggy 也說自己現在仍然在嘗試,因為發現自己非常喜歡把事情從 0 做到 1 的感覺,所以畢業後會想要回到台灣創業,創造一個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的公司。跟很多台灣朋友提到創業時,多數人會擔心風險,但她總會笑著回答:「在台灣,很多人覺得有創業想法的人是少數;但在史丹佛,反而是不創業才奇怪」

圖/潘珮瑄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潘珮瑄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