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色彩與歡笑,紀念逝去的摯愛──Dia de Los Muertos 墨西哥亡靈節

用色彩與歡笑,紀念逝去的摯愛──Dia de Los Muertos 墨西哥亡靈節

一襲白色的長紗,我們走向生命新的旅程;一聲響徹雲霄的哭喊,我們迎接生命的到來;一身黑色的西裝,我們陪伴著亡者走完最後一程;一場蕩氣迴腸的潰堤,我們看著摯愛化作沙塵,至此長眠。這是我們的生,我們的死,也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生命的旅程。

圖/林薇 提供

墨西哥年度最大慶典:Dia de Los Muertos 

每年的 11 月 1 日、2 日,墨西哥都會舉辦一年一度最大的慶典──Dia de Los Muertos 亡靈節。逼真的骷髏妝效,配上駭人的亡靈裝扮,讓人不禁產生萬聖節續章的錯覺。然而,在綴滿絢爛彩紙和紛飛花朵城市裡,人們一個個點亮蠟燭,圍繞在墓園旁,載歌載舞,紀念著他們逝去的摯愛。

不同於萬聖節歡樂搗蛋的氛圍,亡靈節用繽紛的色彩,歌頌著生命的喜悅,舞蹈著對逝者的思念。即便同樣擁有駭人浮誇的裝扮,不同於萬聖節的暗黑夜晚,亡靈節的骷髏裝,是為與死去的靈魂產生連結的橋樑,也是為傳達「人終將面臨一死」的這般感悟。

亡靈節最早起源於墨西哥的古老民族(Aztec、Toltec、Nahua),但直至今日,在墨西哥,不分種族,不分宗教信仰,皆會在亡靈節的這一天,一同為亡者的靈魂,披上最絢爛的色彩。亡靈節所包含的意義,早已遠遠超越紀念亡者,更是當局政府對原住民族文化的尊重與重視。

尤其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其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加上多部電影(《007 惡魔四伏》、《可可夜總會》等)強力行銷之後,使它已不再單只是原住民的慶典,更是墨西哥的商標,也是每年吸引全世界大批遊客前去朝聖的重要節慶。

圖/林薇 提供

面對死亡,另一種詮釋

去年是我第一次與亡靈節相遇,聽著當時墨西哥的室友介紹著這個他一年之中最喜歡的節日,我甚感驚奇。因為把亡靈節套用到臺灣的傳統節慶裡,最接近的大概就是清明節。而在我的認知裡,應該鮮少人會說自己一年當中最喜歡的節日是清明節。

在台灣的習俗裡,死亡,似乎是一個不可觸碰的話題。悲傷,黯淡,晦氣,好似烏雲籠罩,好似暗暮逼近。無論是孝女「哭路頭」奔喪,或是在行經靈堂時將孩子的眼睛遮上,避免惹上所謂的「歹物仔」,死亡,在我們環境裡,總是個鮮少被提及,且小心翼翼解讀的詞彙,更別說與喜悅畫上任何連結。

也正是這樣的文化衝擊,埋下了我對亡靈節的好奇與緣分。碰巧,去年 11 月,在愛丁堡的墨西哥朋友也邀請我一同參加拉丁美洲同鄉會(Latin American Society)所舉辦的 Dia de Los Muertos Fiesta(亡靈節派對),讓我有機會親身體驗亡靈節的風采。

那天,我身著一襲黑色洋裝,佩戴著約定好的花冠,略帶莊重的走進會場。原先以為不論亡靈節是再怎麼歡樂的節慶,本質上畢竟還是用以悼念亡者,應該還是會多少有些沈悶之氣吧。

沒想到,走進大門,迎面而來的除了繽紛鮮豔的裝飾、歡欣熱鬧的拉丁美洲舞曲,更令我驚訝的,是場內熱情歡慶的人們。佈滿萬壽菊和彩紙的 Ofrenda(靈壇)擺放在場地正中央,每一張照片、每一根蠟燭,代表的都是思念,與喜悅。

主辦人說,Ofrenda 有別於其他文化裡的祭壇,功能並非祭祀,而是迎接。放上照片、蠟燭、酒水、食物,是為了引領亡者找到回家的路,是為了讓他們與家人和愛著他們的生者團圓。他們相信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法則,生命本體是一個循環週期,因此悼念亡者,是不敬的行為。

記得在《可可夜總會》這部電影裡,亡者必須要經過身份檢視,當有人間的家人朋友們為其擺上照片時,方可通過穿梭兩個世界的橋,到達另一端。這一幕充分展現了亡靈節的文化涵義──紀念逝去的摯愛。

特別的是,人們不僅僅會擺上自己的家人,許多人的 Ofrenda 上也會擺上欣賞的,或是曾經深遠影響過自己的逝者,像是歌星、詩人、慈善家等名人。他們說因為亡靈節代表的是慶祝死亡,並祝福亡靈,就像是一個大型的 Party 一樣,只是跨越了陰陽兩界。所以即便素昧平生,只要亡者曾經在生者的生命裡留下記憶,都歡迎他們成為桌上賓客,一同歡慶。

圖/林薇 提供

死亡,是下一段旅程的起點

「如果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要走過的生命歷程,那就讓我們用最鮮豔的色彩,最盡興的狂歡,忘卻死亡的陰霾,記憶生命的美好。」

這是墨西哥亡靈節帶給我的深刻感受,也是他們教會我的一課。

在他們的文化裡,死亡並不可怕,反而是一個值得慶祝和祝福的,另一個起點。曾經我以為,死亡離我,好遙遠,怎麼都不會去想,也不願去想。直到最近,越來越體悟到,其實死亡,就像是一種轉換,對生者,亡者,都是。過世的人,他們的軀體逝去了,但記憶,卻永遠都留在我們心中。那份愛不會消失,只要我們不去忘記。就像 Ofrenda 上那一盞盞點亮的蠟燭,每一個燭心,代表的都是一段情,每一簇火苗,都是想念。

我們生來時,是一個人,死去時,也是一人走,但何其幸運,身邊有這麼多愛著我們的人,讓生著的時光,處處精彩。

回到宿舍,看著天空,我在房裡點了一盞蠟燭,靜靜的看著火光閃耀,靜靜地,想念。

「你們,過得好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林薇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