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心臟(下):「亞洲矽谷」大田的崛起之路

韓國的心臟(下):「亞洲矽谷」大田的崛起之路

上篇:韓國的心臟(上):從大田藝術雙年展,看見南韓的科研實力

大田是個深藏若虛的城市──它躲在觀光客的視野之外,甚至連本地人都對它興味索然。然而這裡卻雲集了南韓最聰明的人們,默默無聲地在這片土地耕耘,為這個國家設計未來藍圖,研發社會發展所需的技術。

所以,要看清南韓的全貌,百無聊賴的大田值得我們深入探究。

供給養份、作育英才,南韓軟硬實力的搖籃

科學技術向來被南韓政府視為富國強兵的手段,不論是政府或企業,從不吝嗇於投資能夠產業化、創造實質經濟效益的研究。早在 1970 年代,南韓政府便選定大田作為科研的重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 1971 年創建韓國科學院,並將院址由原本的首爾改成大田,正正就坐落於本文上篇介紹的大德研究開發特區中心。不到 50 年間,韓國科學院搖身一變成為南韓國內最可望而難及的頂尖學府:KAIST(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 Technology),更攀登上 QS 全球大學排名第 40 位

能進入 KAIST 就讀大學的學生,多從早期求學階段已展現出學習天賦和做研究的潛能。不少學生出身繁華的首爾,家境一般也都不錯,他們卻甘願一直留在乏味的大田,從學士、碩士一直讀到博士畢業,把本應最精彩的十年青春奉獻予 KAIST。

原因之一,自然是 KAIST 為幾乎全部學生提供充裕的獎學支援和學術資源:在這裡就學,學雜費全免,研究生更能每月獲得生活費津貼,而博士生更能免除軍役義務。對於醉心學術的人而言,KAIST 有著讓他們毫無後顧之憂的研究環境;而對於目標是就業的人而言,KAIST 的畢業證書已經是高薪厚職、錦繡前程的保障。

那麼 KAIST 的科學人都在研究什麼?說到 KAIST 最著名而有趣的研究,不得不提在過去的平昌冬季奧運會上參與傳递聖火,並協助維持賽事保安的人形機器人 Hubo。要讓機器人如人一般步行而不失平衡是極困難的事,在 KAIST 誕生的 Hubo 卻不但可行可跪,更懂得跳舞。

Hubo 更在 2015 年的 Darpa 機器人挑戰賽上擊敗來自美國太空總署、為美軍研發機器人的波士頓動力公司(Boston Dynamics)、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德國波恩大學(Univesrity of Bonn)等諸多對手,最快速而平穩地完成一系列任務。


Hubo 參加機器人挑戰賽的片段。

事實上,KAIST 的研究範疇比想像中更加包羅萬有。早於千禧年初,南韓政府已確立主導 21 世紀南韓發展的六大技術(6 Technology,簡稱 6T):除了資訊技術(Information technology,,IT)、生物工程技術(Biotechnology,BT)、奈米技術(Nanotechnology,NT)、環境技術(Environment technology)和宇航技術(Space technology,ST)以外,南韓政府早已認清了文化技術(Culture technology,CT)的潛力和重要性。在如此背景下,文化部、科技部和 KAIST 於 2005 年攜手成立了文化技術學院,鼓勵積極的產學合作。

過去十餘年間,文化技術學院產出大量研究,研究主題從電腦圖學(Computer Graphics,CG)、投映、虛擬實境、擴增實境、網真(Telepresence)到人機互動、智能推薦等,業界亦有實際應用這些技術產製內容並設計服務,為觀眾提供更逼真、更具投入感、個人化的體驗。

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正是名為"ScreenX"的多面投影技術,越來越多製片商、影院引入 ScreenX 系統製片、放映電影加強觀覽體驗,此技術不單漸漸在南韓普及,更輸出到海外,包括好萊塢電影。由此可見,大田生生不息的研究,數十年間持續為南韓經濟、軍事等硬實力供給源源不絕的能量,也帶領了南韓文化軟實力的穩健發展。


ScreenX 投映技術示範片段。

「諾貝爾情結」的啟示

韓國國內流傳著這樣一句話:「蘋果產品那些破天荒的革新技術,多是早被三星公司丟棄的點子。」一篇刊登於《自然》(Nature)的文章亦描述道:南韓不單是對研究開發投資最多的國家,研究人員數目亦名列世界前茅,更是年均提出最多專利申請的國家。換言之,南韓產業絕不缺資金、技術和人才。

但假如南韓科研確實厲害,為何當日本孕育出不同領域的諾貝爾得主時,南韓的巨額投資卻一無所獲?這是年復一年南韓媒體向學術界提出的問題,也正正描述了南韓政府的「諾貝爾情結」。

南韓政府雖然大量投資到研究開發事業,歷來投資卻側重於應用科研。主要原因是應用科研的回報率遠比基礎科研高。基礎科研是個不能急功求成的主題,而偏偏南韓卻是個總高呼著「快點、快點」的急躁民族,投資以後自然想儘快收獲成果。正正因為投資側重應用科研,自然令高風險、回報期極長的基礎科研長期缺乏充足支援,使得南韓與主要獎勵理論創新的諾貝爾獎漸行漸遠。

近年南韓政府漸漸意識到問題所在,開始增加對基礎科研的投資,唯獨增幅非常有限。一方面,應用科研是南韓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亦與財閥集團的既得利益密不可分,政府自然不能隨意削減對應用科研的投資;另一方面,南韓經濟發展放緩,考慮到人口老化等急切的社會福利問題時,政府不得不於規劃預算時逐漸緊縮對研究開發的投資。

然而,南韓政府的「諾貝爾情結」也給予政策制訂者不少啟示。

身邊的韓國博士生便曾與我分享,南韓大企業用人的慣例如此:碩士相對於學士易入職,但實際待遇差別不大;入職後負責短期或是即時的工作,只要對上級唯命是從,安安穩穩完成反覆而乏味的日常任務,累積三、四年年資後便能升任管理職。升職以後開始擔當企劃工作,要懂得應變,看到較長遠的三年或五年趨勢,因時制宜。

博士畢業卻是從入職起便不一樣。攻讀博士的過程亦被視為過往工作經驗的一部份,所以企業多會直接安排博士畢業生到企劃、管理或專門研究的職位,為公司思考未來十年的發展方向,憑著對未來的想像開發產品和服務。

這揭示了魚與熊掌,未必不能兼得──只要能平衡對基礎和應用兩類科研的投資。欲從應用科研獲得回報,必須大方投資,提供資金、設備、法規的完整支援;更重要的是,孤掌難鳴,學界研究理應與產業需求相符。

欲發展基礎科研,則需懷抱對研究者的信任,為其提供長遠而穩定的支援。政策制訂者思考科研政策時必須具備前瞻思維,敢於想像未來十年、二十年以後的社會,按此制訂明確的國家發展目標,帶領人們實踐想像。

韓國的未來想像和實踐

從大田驅車往北駛,最快半個小時就能到達世宗特別自治市。世宗市於 2012 年成立,在爭議聲中成為南韓第二個行政首都,政府機關陸續遷至世宗,教育機關亦籌備在世宗建校,市政府並積極建設通往各地的交通、推出優惠政策吸引投資。

雖然城市規模仍然非常小,未成氣候,但從規劃、設計和建造的階段起,南韓政府便已引入大量尖端技術,包括綠色建築和基礎建設、物聯網、全自動化中央管理系統等,可謂把世宗市打造成一個活著的未來智能城市實驗室。到訪過世宗市的韓國友人都會感嘆道:「世宗市給人感覺真的不一樣。」

從地理位置來看,世宗市的誕生,可被視為大田影響力的進一步延伸。現今五個研究開發特區以位於大田的大德特區為中心,由中部向南擴張,與光州、大邱、釜山和全北特區構成協力大三角。作為第二行政首都的世宗市,進一步擴大並深化這個科研大三角的影響力。這樣的戰略意義,令人更加期待世宗和大田兩個城市將會激盪出怎樣的火花,又會如何改變南韓未來的政經形勢和社會面貌。

世宗市及南韓五個研究開發特區的位置所在。圖/紀遠林 製

談到一個國家的心臓,多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會想起首都。畢竟最活躍的人口流動、核心決策、經濟活動總是在首都發生,韓國亦然。只是在我看來,首爾更似是南韓的臉孔,它一時展現韓國繁華的、匆忙的現代風景,一時展現它典雅的、寧謐的古都面貌,讓世界各地的人認識南韓的魅力。

至於韓國名副其實的心臓城市,理應是大田。它不但實質位處於四通八達的中部地區,更是在人們的視野以外勤奮賣力地跳動,成為南韓社會不斷成長、發展的原動力。要洞察南韓的未來,是時候要細聽它真正心臓的脈動⋯⋯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KAIST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