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文化交流更進一步──「南韓化」的電視台主播與驚人的動畫實力

南北韓文化交流更進一步──「南韓化」的電視台主播與驚人的動畫實力

「南韓化」的北韓主播台

偶然在社交平台見到一則有意思的短片:設備完善的導播室,寬敞明亮的攝影棚,主播台前放著一台輕巧的筆記型電腦。白淨秀麗的年輕女主播,穿著時尚合身的圓點西裝外套,專業地敲敲鍵盤繼而抬頭,沉穩而活潑地向觀眾打招呼。乍看還以為是南韓又一貌美主播引起話題,主播的朝鮮口音和領下的小紅襟章卻令人一驚:這竟然是北韓的新聞報導?

除了播報風格大改變,新聞的編製流程也迎來革新。一方面引入航拍機等攝影設備,另一方面投入 16:9 高畫質輸出、動畫、CG 技術,模擬不同現場場景。新聞播報方式亦變得多元:報完一則新聞,另一位主播突然帶上速報登場,由單主播自然轉換成雙主播報導,夾雜閒談,更顯氣氛溫和、節奏輕快。

若先前已經看過北韓電視台製播的新聞,對李春姬式的招牌播報風格大概不會感到陌生:寶刀未老的女主播以一襲黑裙搭配桃紅短衣、長衣帶的韓服打扮登場,雙手捧著一份紙本資料,慷慨激昂地向觀眾傳遞最新消息。儘管隨著李春姬退隱,主播之位由穿上西式套裝的年輕臉孔接替,外界對北韓新聞播報風格的聯想始終離不開「保守」、「生硬」等形容。

自從國寶級主播李春姬(右)退隱,北韓主播台雖然換上較年輕的主播登場,播報語氣卻依然生硬,播報風格予人保守、沉悶之感。圖/截自南韓 SBS 新聞

對於這樣的改變,東國大學北韓研究教授高有煥(고유환)接受 SBS 新聞訪問時表示,這反映了北韓對於對外形象的重視;廣播是國際社會了解北韓內部局勢最直接方式之一,隨著北韓宣告非核化,分別與南韓、美國展開對話,擴闊與其他國家的交流,廣播對外形象上自然也想展現開明、溫和一面。

南北韓關係多年來離離合合,在李明博政府以來陷入十年低谷。還記得金正恩上台不久便以酷刑肅清異己,態度之強硬、行事之不可預測,一度使輿論彌漫著對朝鮮半島局勢的擔憂與恐懼。到底是什麼為兩韓關係帶來如此戲劇性的變化?轉念一想,韓流文化席捲全球也約莫始於十年前,難道是南韓長期在邊界廣播韓樂的戰略奏效,終於以勢不可擋的韓流攻破了北韓那堵銅牆鐵壁?

「每逢兩韓關係緩和,廣播往往是兩韓交流最活躍的領域」

南韓娛樂產業的強勢不用贅述,不但以流行音樂、戲劇風靡全球,電子節目版權、製作技術亦以高價輸出至世界各地。當南韓的綜藝節目製作模式被帶到中國,不論是中韓合製抑或山寨出品,同樣成功在華語圈引起話題。早在兩韓關係破冰以前,就不時耳聞南韓戲劇藉由黑市販售的隨身碟於北韓境內秘密流傳,甚至曾有報導指北韓士兵為南韓女團少女時代冒死叛逃。然而,斷論南韓文化產業將如何衝擊北韓卻似乎言之過早,而兩韓文化、技術交流所激盪的火花更令人期待。

今年 6 月,韓國科學技術情報通信部、科學技術團體總聯合會合辦了一場「2018 大韓民國科學技術年度大會」。會上韓國教育廣播公社(Educational Broadcasting System,簡稱 EBS)國際事業部部長南漢吉(남한길,音譯)便談到:「每逢兩韓關係緩和,廣播往往是兩韓交流最活躍的領域。」這顯然因為音樂、運動等文化交流活動上的難度、分歧,遠遠小於政治、經濟層面的協商。

為什麼偏偏是廣播節目?只要想想我們與三五知己閒談的主題便可推知──除了日常生活、人際關係,亦離不開近來當紅的戲劇綜藝、名人八卦。南漢吉便提出了甚具前瞻的觀點:想像有朝一日,分裂一甲子的南北韓終於得以統一,當兩韓的小朋友聚在一起玩耍,他們會談什麼?玩什麼?內容合製的意義正正在此:要讓內容成為未來兩韓民眾之間的共同話題,成為重建民族情感的助力。

兩韓的文化交流始於金大中在任南韓總統,陽光政策下兩韓舉行歷史性首腦會談,當時發表的《6.15 南北共同宣言》便已表明,同意「藉由社會、文化、體育、醫療、環境等領域的積極合作與交流,鞏固相互信任。」隨後於 2003 年、2005 年舉行的南北廣播人討論會、南北節目交流會上,兩韓交易對方製作的節目,並修訂廣播法,展開資金技術的支援,繼而是內容合製。直至 2007 年兩韓關係陷入僵局以前,南韓一共從北韓輸入180 部節目、並輸出 36 部節目到北韓[註],同時舉行聯合公演,合製時事、歷史、文化等廣播節目;當中最具代表性的必然是小朋友最愛的動畫《小企鵝 Pororo》,不單風靡南韓小朋友,更外銷到世界各地。

北韓不為人知的動畫產業實力

外行人或許不知道,北韓動畫技術之強早已不是什麼新知。早在 1950 年代末,金日成便已派遣人才到捷克學習動畫,並於平壤成立動畫製作片廠及研究機關,最廣為人知的正是「朝鮮 4.26 映畫攝影所」,對外被稱為「SEK 工作室(Scientific Educational Korea Studio)」。

SEK 工作室不但參與了南北合製的《小企鵝 Pororo》、《大懶貓 Dinga》、《皇后沈清》等動畫,早在 1990 年代,已經與迪士尼合作,參與《獅子王》、《風中奇緣》等經典卡通的代工後製,紅遍美國的《辛普森家族》背後甚至亦有北韓的動畫師參與其中。這裡不得不提一下 南北合製的核心人物之一、南韓動畫製作公司 AKOM 創辦人申奈舜(Nelson Shin),出身北韓的他,深知北韓動畫人才之優秀,因此格外積極參與相關事業。與北韓封閉保守的政治形象相比,動畫產業的發達實在令人意外。

隨著 3D 動畫普及,北韓亦不忘緊貼潮流積極投資相關技術,是什麼讓北韓領導人如此重視動畫?不光因為北韓領導人喜愛動畫,對北韓政府而言,動畫亦非單純的娛樂,而是重要的教育手段,更可被歸於藝術一類。相較於美國、日本等動畫大國,北韓動畫出品投入的人力成本低,製作水平卻毫不遜色,2D 動畫技術的根基尤其紮實,甚具競爭力。儘管北韓對外貿易的重心落於煤礦產物、纖維製品,動畫代工卻累積為北韓賺進不少外匯,證明了北韓動畫的經濟價值和產業潛力。

北韓對動畫的重視,亦使動畫成為兩韓文化交流和合作的重要一環。過去南北合製動畫必須經由位於北京的朝鮮民族經濟協力聯合會(民經聯)中介,間接的溝通方式不但降低效率,傳達檔案、文件時亦花費不必要的物流成本。正因如此,南韓業界對未來合製方式的最大期待便是能跳過中介關卡,讓兩韓業者直接面對面溝通。方案之一,是由南韓提供設施、軟體,雙方投入動畫人才,共聚在開城的動畫合製中心進行企劃和製作,並於兩韓同步廣播。這樣一來,南韓可以節約製作成本,北韓方面則可接觸最新動畫技術。

假如兩韓合作,應該製作哪一類的動畫?南韓看準兩韓未來發展方向的共通點之一,是對於科學、技術的重視,提出可以合製 STEAM 教育所需的動畫教材打開缺口,拓寬未來合作空間。STEAM 教育指結合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藝術(Arts)及數學(Mathematics)的跨領域教學方式,既能迎合未來趨勢,亦不具意識形態問題。這套方案滿足兩韓需求之餘,長遠來看亦有助統一工程。

觀察南北韓關係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在此:關係緊張的韓半島是東亞局勢的定時炸彈,但當兩韓言和互擁,朝向統一邁開新一步,國際社會又會開始擔心,安全引爆計時炸彈以後會引起怎樣的餘波。儘管韓半島未來的和平與否仍然充滿不確定性,南北統一亦似乎言之過早;但從文化層面看來,北韓逐漸開明的態度卻實在讓人好奇,當北韓兼備實力和特色風格的藝術人才遇上南韓的尖端技術、設備和野心勃勃的文化政策,是否會交匯出又一陣氣勢如虹的「韓流」?

註:兩韓分別於 2003 年2005 年舉行南北節目交流會,根據南韓放送通信委員會公開的資料,南韓前後向北韓購入 66 部、114 部節目,而北韓則前後向南韓購入 14 部、22 部節目。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截自 南韓 SBS 新聞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