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工作賺錢,就開始負債的台韓年輕世代

還沒工作賺錢,就開始負債的台韓年輕世代

你有學貸嗎?

當代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歐洲知名作家,以及義大利自主主義運動核心人物法蘭克・貝拉迪(Franco Bifo Berardi),曾在《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一書內(註1),提到了一件耐人尋味,同時也是很無奈的社會觀察,就是「債務負擔」問題(註2)。對此他說道,「債務是千禧世代,在未來永遠無法擺脫的鐵球與鎖鏈的奴役。

的確,望眼看去,想必許多讀者們,有的可能會因為卡債、車貸,抑或房貸等債務,終日為五斗米折腰奔波,但我想普羅大眾較為有感的,應該是「學貸」吧?

據法蘭克・貝拉迪於書內,引用一位年輕新聞記者卡曼奈茲(Anya Kamenetz)於2006 年出版的《債務世代》(Generation Debt)著作,言及美國大學生為了讀大學,債臺高築的現象。因為在美國、英國,以及世界各地,許多把大學制度加速私有化的國家,其學貸已經蒙上大多數年輕人的未來了。卡曼奈茲無奈提到,「透過(美國)聯邦補助與擔保,學生貸款制度目前為貸方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獲利,而且還是完全沒有風險的獲利。但對借方學生來說,畫面可就沒那麼美麗了。因為在此制度內,沒有人會站出來教導借方理財,且完全沒有信用紀錄與自己做財務決策的年輕學生,很容易就把借錢的決定交給父母親,而父母親則又是信任學校的財務辦公室,但校方可能完全沒有告知他們,校方與這些商業機構間錯綜複雜的利害關係,而到了後來,這些商業機構實際上就成為最大的債權人。等到了學生畢業,到了社會工作後,才驚覺自己過去 4、5 年,甚至 6 年,他們所欠下的債務問題,且大多數通常都不知道,自己欠了多少錢,或者欠誰錢,最終,大學生總是興高采烈地高估未來的收入,卻低估了自己要償還的債務──債務越多,就離年輕學子預期的美好未來越遠。」(註3)

同時,社會學家羅斯(Andrew Ross),也對此學貸現象,發表高見,一針見血地說道,「學生貸款不像其他債務,它不能透過破產程序來解除債務,且代收借款的公司,往往合法地被賦予極大的收款權力,包括有權扣發債務人的工資、納稅申報與社會安全。」(註4)而 2011 年的占領運動(指占領華爾街),雖譴責學貸的弊端,但此占領行動並沒有長期繼續下去,好成為一股有效力地替學貸發聲,有組織的解除債務與破產效果。這也難怪,2019 年5 月 19 日,私募股權與風險投資公司 Vista Equity Partners 創辦人兼 CEO,美國億萬富豪史密斯(Robert Smith),獲邀參與 2019 年喬治亞州亞特蘭大莫豪斯學院(Morehouse College)畢業班演說中,大開支票地說,要替近 400 位畢業班學生,付清高達 4000 萬美元(折合新台幣約 12.5 億元)之舉,引起在場學生們尖叫歡呼 MVP 外,也一躍登上全球版面(註5)。

上述法蘭克・貝拉迪針對美國學貸現況探討,與史密斯償還學生學貸之善舉現象,的確引人思索。

圖/Shutterstock

臺灣「學貸」也成了現今年輕人的難題

根據臺灣教育部統計,全國臺灣申請學貸人數,2018 年約為 87 萬人,其中約 50 萬人已經畢業,並開始「還債」,每人貸款額度平均是 28 萬到 30 萬元之間,但其中仍有 7504 人有「逾期還款」的狀況。而再根據教育部統計(2015 年) 22 萬名的弱勢學生,將近七成集中在學費較高的私立學校,平均每人學貸金額 217404 元,數值相距不遠。(註6)

而臺灣目前的學貸利率為多少呢?我們若以臺灣銀行網頁計算為例,目前(2019 年為基準)就學貸款利率為 1.15 %。同時,以就讀私立大學日間學制學士班(基本為 4 年)為例,且為「最便宜」人文學院學雜費約 5 萬元加以計算的話,年輕人畢業後若想「拼無債一身輕」的理想狀況下,分 4 年繳清,每個月仍要繳交本金與利息約8531元。(註7)

儘管臺灣政府當局,也曾針對年輕人此困境,提出「舒緩」方案,如 2018 年 8 月上旬,當時行政院長賴清德曾推動放寬就學貸款還款條件,即貸款人不論經濟條件如何,除了原有第 1 年無需還本息的寬限期外,最多還可申請 4 年「只繳息期」之政策。這 4 年間貸款人只需繳交利息不用還本金,且貸款人負擔利息 1.15%,政府負擔 0.95%,預計全台將有 50 萬人可受惠,每年約增加 9 萬人。另一方面,臺灣政府也放寬貸款人「緩繳期」的經濟條件,由原先規定貸款人月薪未達新台幣 3 萬元,新法令則調高放寬到 3.5 萬元。(註8)

綜觀此政策出發點善意,但這筆年輕人於大學校園內,投資自身的學貸債務,終究在出社會的前 10 年內要還清。如此看來,我們臺灣內常自嘲 23K 的「厭世代」年輕人,恐怕剛出社會的前幾年,實領會比 23K 還少上那麼一點吧?

圖/Shutterstock

南韓學生想要還清學貸:漫漫長路

反過來看,筆者曾針砭南韓教育現況之〈韓國學子的學貸與殺人學費〉(註9)一文,指出韓國公私立學費之高。如最新數據顯示,2018 年南韓全國 193 所 4 年制大學,一年註冊費約為 644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8.4 萬,相較於 2017 年的 668.8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9.07 萬、2016年 667.5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9.05 萬元,相去不遠。當地媒體《Money Today》2014 年 3 月報導,指出2013 年當年度入學的大學新生,有超過一半的人──160 萬位學子申請學貸,申請總金額突破 10 兆韓圜以上(折合新台幣約 2777 億元),不可不謂是一筆可觀金額;那麼,家庭內無固定收入,或信用不良、手頭緊的家長,若無法順利跟銀行申請學貸的話,那該怎麼辦呢?有的人則是極端地走上向高利貸借款「周轉」一途,這也就導致當年數據,指出將近有 9 萬名大學生(的家庭),每年得承受 20% 以上的高利息學貸,然而,這還是「官方」數據,就常理而言,隱藏在這數值背後的人數,應該更多。

當然,臺灣鄰近的南韓也有所謂的「學貸制度」(학자금 대출,「學資金貸出」),而南韓學貸除了可讓學生貸款繼續升學所必要的一般註冊學雜費外,還有所謂的「生活費」(包含住宿、教材費、交通費等),而學貸利息年利率(以 2015 年為基準)為 2.7% 左右變動(如 2019 年第二學期,為 2.20%),出身農漁村的弱勢子弟,則有可能為無利息,但大多約於畢業就業後,3 至 4 年內還清。(註10)

然而,從整體而言,全南韓大學生學貸總金額,從 2010 年 3 兆 7000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050 億元),年年躍升。2014 年,已經來到 10 兆 7000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2857 億元)(註11),而根據最新報導(2019 年 10 月 4 日),10 位當年度畢業生,有將近 6 位都背負著沈重學貸(註12)。學貸債務主錢有出有回,那還不打緊,但無力償還的年輕人不在少數──根據韓聯社報導(2019 年 10 月 17 日),在南韓目前經濟一片不景氣局面下,停滯繳納學貸的債務人總金額,已經來到 52 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48 億元),且金融專家推估,兩年後會增加到兩倍──細部而言,2019 年 10 月南韓國會報告,指出年度畢業就業後,應盡義務償還的學生人數,從 2016 年的 16,106 人,2018 年躍升至 22,826 人,增加了近 6,720 人,成長近一成五。但整體的「滯納額」,從原先 2016 年的 27 億 100 萬(申請件數 3188 件),躍升到 2018 年 52 億 9 千500 萬韓圜(申請件數 4715 件),呈現增長近兩成趨勢(註13);同時,根據韓國住宅金融公社(한국주택금융공사)在 2019 年提出的另外一份資料,顯示當年度 21,163 位學貸生(總貸金額 113 億韓圜),裡面有將近 9491 位(44.8%)的人,目前因為還不出學貸,在社會內即將面臨「信用不良」(신용불량)狀態。(註14)年輕人為何還不出自己的學貸呢?不可不謂是重大的社會問題。

之所以重大,在於南韓教育部和大學教育協議會,在 2019 年 9 月公佈調查顯示,去年(2018年)4 年制大學的獎學金總數,為 5 年來首次減少,但申請助學貸款學生同比增加近 2 萬人,總計申請學貸者超過 46 萬人,共計 462,672 人,跟 2017 年相比,增加了 4.3%,而申請貸款的學生占全體學生數的 13.9%,也比去年增加 0.6%。其中,私立大學學生申請學貸的人數(15%),高於國立大學(10.5%)。

這樣的現象,也連帶影響南韓年輕人的負債指數,特別是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其窘境如同新韓銀行(신한은행)的「20、30歲,社會新鮮人負債總額與償還金額」(20,30대 사회 초년생의 부채 잔액 및 월 상환액)的調查一般,指出進入職場不滿 3 年的 20、30 歲南韓年輕人(20-39歲),2017 年每人平均的負債總額為 2959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84.5 萬),而 2018 年則是攀升到 3391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96.8 萬),足足上漲了 11%。而每個月償還能力的金額數目,由 2017 年 61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7428 元),縮水至 58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6571 元),年輕人想要完全償還完學貸抑或零星借款的時間,從原先的 4 年,拉長至 5 年(4.9 年)。(註15)   

看來,韓國的「88 萬元(韓圜)世代」,抑或自嘲「全拋世代」南韓年輕人們,要回收當年投資自己的「債務」,恐怕還得再辛苦好長一陣子了。

註1:Heroes: Mass Murder and Suicide,原文於2015年出版,繁體中文版,於時報文化引進
註2:請參閱《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196-199頁。
註3:Anya Kamenetz, Generation Debt, p. 13. 再引用。
註4:Andrew Ross, ‘NYU Professor: Are Student Loans Immoral?’, Daily Beast, 27 September 2012. 再引用。
註5:Billionaire Pledges to Pay Off Student Debt of Morehouse College's Class of 2019
註6:87萬人申請的就學貸款放寬了!最多可四年只繳息、不還本   
台少盟15週年特展:我一上學 便開始負債      
註7:https://sloan.bot.com.tw/newsloan/portal/PorCalculator.action#count_btn1
註8:https://reurl.cc/VaLZzR
註9: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二):鉅資整型與800萬學費的「出世」代價
註10:http://www.kosaf.go.kr/
註11:대학생 학자금 대출 급증..."졸업 뒤 빚에 허덕"
註12:취업해도 빚더미, 10명 중 6명은 학자금 대출 허덕여
註13:부울경 취업 후 학자금 상환 체납액 52억원…2년새 두배 급증
註14:[2019 국감] 학자금 대출 못갚아 신용불량자 전락한 청년만 '1만여명'
註15:20~30대 사회초년생 빚 3391만 원, 40세부터 '소득급감' 경험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