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顆茶葉蛋和一碗炸醬麵,看台韓兩地一漲不回的物價

從一顆茶葉蛋和一碗炸醬麵,看台韓兩地一漲不回的物價

「一個便當吃不飽,你可以吃兩個啊?」、「臺灣人月薪平均逼近五萬元呢」,或「薪水不到五萬,你可以跟老闆說,公司給太低了!」等,諸繁不及備載的政治人物日常幹話,許多臺灣人並不陌生,甚至已經漸漸「無感」了。若是國內經濟真如同光鮮亮麗螢幕前的大人物們,說得這麼好、如此棒,為什麼多數人民的荷包總是少了點重量?能掏出來消費的紙鈔總是少了一張?零錢老是少一塊呢?

又或者,許多「專家」常掛在嘴邊的科學統計數字 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國內生產總值),真的是決定性指標數字嗎?我們光看 GDP 指數,真能衡量一個國家經濟有所成長?人民的薪水有所增加?抑或物價一如往常平穩嗎?

GDP 真的能如實反映一國經濟?

早在 1934 年,曾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美國經濟學家顧志耐(Simon Kuznets),就已經提出「GDP 無法評估一個國家的經濟」此警告(註1)。只是這 80 年來,世界各國都對他的警告視若無睹,且變相地形成一股追逐 GDP 熱潮。每當人民質疑國內經濟,抑或薪資跟不上物價時,當權者總會拿出 GDP 回應──但,這真的是一個好回應嗎?或者,我們在這些比拼、成長的 GDP 數字背後,不該質疑的是,錢都被誰賺走了?拼經濟,拼的是誰的經濟?賺大錢,誰賺到了大錢呢?

讀者們若來到臺灣行政院主計處「薪情平臺」(註2),輸入自己薪資,再對比這些華麗光彩,一路成長的 GDP,我想大家心裡都有數,自有公斷吧。

然而,我們先不論這些龐大複雜,且經過精心計算的 GDP 數字,一般受薪階層的人們,若非自己是開公司、做生意的老闆,能藉由訂單減少、上門顧客變少,抑或比對報表收入等物,來判斷經濟是否景氣時,一般老百姓又該如何來衡量日常生活的物價,是否有無上漲呢?抑或,明明每年每月都是領同樣薪資,卻是深感到錢越來越薄、越來越沒有重量,這些「有感」感受,大多是透過日常何物來評量的呢?

最有名的例子,即是早在 1930 年代全球經濟大蕭條時代,其蕭條程度衝擊到各行各業,連同化妝品銷售也是如此,但是許多眼尖的經濟學者發現到,當時愛美的女性對於要入手昂貴的化妝品,考量許久,但售價便宜的口紅,卻一枝獨秀,創下銷售佳績,而此現象又被人稱為「口紅效應」(lipstick effect)。

而此效應是由雅詩蘭黛集團(Estée Lauder Companies, Inc.)前任董事長李奧納多・蘭黛(Leonard Lauder,1933-)所提出來的,指出人們在經濟不景氣時,因自身收入減少,降低消費奢侈品需求,改以購買較便宜的類似產品來取代,成為一種人們「手頭緊」時的消費習慣轉變,換句話說,這也算是一種人們日常生活的「小確幸」吧,儘管有些學者質疑「口紅效應」的精準性與準確率,但當年藉由「口紅」一枝獨秀的銷路,倒也成為詮釋那個經濟蕭條年代光景之物。

但來到 21 世紀,萬一這樣的口紅也漲價了,甚至成為社會普羅大眾衡量物價是否上漲的指標,又會成為何種光景呢?

全國超商一年賣出超過 1 億顆茶葉蛋

我們常說「人以食為天」,社會內小老百姓工作的最基本目標,即是填飽肚子,能好好吃上一餐。同樣地,若是現今臺灣內,做為一般受薪階層,用以衡量景氣好壞、物價是否上漲指標物之一,我覺得最為貼近的應是「茶葉蛋」吧。

一顆顆超商熱鍋內煮的清香茶葉蛋、抑或國內外觀光客喜愛的遠近馳名阿婆茶葉蛋,想必是許多學生、上班族果腹好幫手,臺灣人也的確愛吃茶葉蛋。若以連鎖超商所販售的茶葉蛋為例,平均一年全國連鎖超商可以賣出一億顆以上,每年每人平均吃上 4.3 顆,可見茶葉蛋受歡迎之程度,也成為另類的「臺灣之光」。

然而,臺灣的茶葉蛋價格卻是一漲不回,1980 年代的茶葉蛋約一顆 5 元,但時代久遠,現今許多年輕朋友最有感的,應該是 2008 年臺灣許多連鎖超商,因受不了蛋價調漲成本壓力,曾將茶葉蛋價格從 7 元調漲到 8 元,而又在 2016 年,再度調漲茶葉蛋價格,每顆由 8 元漲至 10 元,漲幅高達  25%。

這樣的調漲,支持、反對方意見都有──如有人認為調漲有理,因為可別小看這一顆小小茶葉蛋,其中包含了諸如店家電費、雞蛋成本、人事經營成本,抑或使用改良食材等,故經過許多通盤考量,認為調漲勢在必行,不然貿然漲價,必定會引起民怨。(註3)

但也有人認為,大家每日幾乎必去的超商,茶葉蛋價格也調漲的話,會在社會衍生一陣合理的「全漲潮」,如一般早餐店蛋餅價格、(炒飯)蛋類製品,與日常家庭購買盒裝蛋的標價,也勢在必漲,且漲得合理。

有趣的是,這樣一顆小小茶葉蛋之漲,也成為 2012 年當年臺灣政府有關單位,社會資方、勞方爭論薪資調漲議題時,台灣勞工陣線拋出了「調漲資薪的幅度,只夠買一顆茶葉蛋!」(註4)的無奈戲語啊。

35 年上漲 24 倍的炸醬麵

無獨有偶地,若是跟臺灣茶葉蛋相比,我倒覺得南韓庶民飲食「炸醬麵」(자장면),也是一般老百姓用來衡量物價上升與否的食物之一。

眾所皆知,若提到南韓庶民飲食,紫菜包飯(김밥)、海鮮麵(짬뽕),抑或炸醬麵(짜장면)等,大多榜上有名,其中又以炸醬麵最受歡迎。因為,不論是當地上班族來不及外出外食,多打電話給中華料理店,外叫炸醬麵送來公司外,國外觀光客來到韓國,也都想要一嚐與臺灣異於口味的黑色炸醬麵,來貼近韓國。然而,上述這幾樣庶民飲食於 2017 年底,也傳出「全漲潮」,紛紛上漲 7%、5%,與 4.8%價格趨勢,讓民眾深感到物價上漲壓力(註5)。

若再詳細說明,根據南韓物價情報數字,指出 1988 年代的炸醬麵一碗約 759 韓圜(以現今匯率而言,折合現今新台幣約 21 元,但考量到年代差異,如同現今20 元跟 25 年前的 20 元,幣值大不同),2000 年約為一碗 2000 韓圜(折合現今新台幣約 57 元),而到了 2008 年已經突破 4000 韓圜(折合現今新台幣約 114元),讓韓國人猜想,會不會來在 2028 年,炸醬麵又漲一倍,成為 8000 韓圜(折合現今新台幣約 228 元)的「庶民食物」呢?恐怕這樣的「預言」將會實現──2019年,於南韓當地的知名連鎖炸醬麵店,麵價多為近突破 5000 韓圜大關(折合新台幣約 142 元,若是客人到店內內用,省去外送人員人事成本,價錢可便宜 500-1000 韓圜),其中又以炸醬麵起源地仁川(인천)漲幅最高。

而這樣的引用炸醬麵價格,做為讓許多南韓老百姓「有感」,且衡量自己國家物價是否上漲的指標數字之一的現象,源來也久了──如早在 1995 年,南韓當地新聞,就曾以炸醬麵價格,來呼籲政府注意日漸通貨膨脹的現況,言及炸醬麵價格從 1985 年一碗 616 韓圜(折合現今新台幣 18 元)價格,等來 1995 年,已經漲到 1837 韓圜(折合現今新台幣約 52 元),十年內漲了近三倍(註6);而在「2011年首爾統計年報」(2011서울통계연보)(註5),也曾調查首爾市內炸醬麵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做為指標,指出炸醬麵的物價指數從原先 1975 年 4.85%,到 2011 年為止,已經高漲到 119.2%,35 年間漲了近 24 倍(註6)。爾後迄今的炸醬麵價格,仍是持續上揚,藉由一碗看似平淡無奇的炸醬麵,告知人們社會經濟之真實現況。

這也難怪,2017 年南韓勞資方在爭論薪水調漲議題時,也有人喊出類似臺灣的「茶葉蛋」口號一般,即最低工資(최저임금)漲幅的程度,恐怕「連炸醬麵一碗都買不到的價格」(짜장면 한그릇 값도 안돼)(註7)呢。

當然,一般勞動階層、受薪百姓,於日常生活內仍有許多有感物價上漲之物,不論是臺灣的手搖飲料、南韓的咖啡價格,抑或是兩國捷運、地鐵變動的費用,甚至一塊現炸的雞排等,這些有形無形之物,看似平淡平凡無奇,且隨手可得之物,卻都是真實存在我們平日食衣住行等內,我想這些比起官方所公布的眾多複雜「數字」,來得更為有感,更加真實(註8)。

註1:地獄朝鮮「全拋世代」(四):韓國受薪階級30%生活在貧窮線下
註2: 薪情體驗
註3:【茶葉蛋的告白】
註4: 管中閔月領十八萬高薪,竟不給勞工一顆茶葉蛋 基本工資不調,勞工怨氣推倒內閣
註5:연말 서민물가 들썩…자장면ㆍ김밥ㆍ햄버거 등 외식값 급등
註6:서울 자장면ㆍ버스 요금 35년 새 24배 뛰었다
註7:대한민국 최저임금 얼마나 올랐나…첫 임금, 짜장면 한그릇 값도 안돼
註8:南韓其他包含食衣住行的日常消費比價,請參閱此。相關部分值得記得繼續探討書寫,而此文主要著重「食」部分。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