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大叔」馬東石新作《極惡對決》,和現實世界中的連續殺人事件(上)

「最強大叔」馬東石新作《極惡對決》,和現實世界中的連續殺人事件(上)

下篇:《極惡對決》背後的連續殺人犯(下):請原諒我的罪

韓國近年來影視發展十分迅速,尤其是社會寫實這一領域,想必許多臺灣觀眾都有目共睹。不論是關於「光州事件」(轉型正義)議題,如《計程車司機》、《華麗的假期》、《26年》、《正義辯護人》、《南營洞 1985》、《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等眾多膾炙人口作品外。同樣地,關於社會案件議題,也拍攝出諸如《殺人回憶》、《追擊者》、《那個人的聲音》和最新的《寄生上流》等影集,引起當地熱烈討論,也讓臺灣人印象深刻。

而近來深獲影迷熱擁的馬東石大叔,也拍攝一齣改編真實案件而成的《極惡對決》(另譯《惡人傳》)(악인전,2019 年 5 月 15 日上映),劇情講述一位個性火爆警察鄭泰錫(金武烈飾演)、黑道大哥張東秀(馬東石飾演),與隨機在街道尋找被害者,以尖刃刺人致死殺人魔的故事。

圖/《極惡對決》IMDb

電影情節相當素樸,描述鄭泰錫礙於上司屢屢與黑道人士官商勾結,讓他辦案時總是處處受限,無法大展身手將不法人士繩之以法,而買通鄭泰錫上司的黑道老大──身材魁武、經營地下老虎機,不法賭博生意的張東秀。看似觀眾熟悉的大黑道欺負小警察情節,卻因殺人魔的出現,劇情急轉直下。

隨機殺人魔於某日夜晚,「有眼不識老大」在路上挑上張東秀為獵物,製造假車禍後,手持利刃多刀刺傷張東秀,而張東秀也非省油的燈,混戰中打退殺人魔,雖張東秀身受重傷,但緊急送醫後,保住了生命。然而,因此意外插曲,讓張東秀成為警方久久無法破案「連鎖殺人案」的唯一目擊現場證人。

事後,鄭泰錫與張東秀兩人商議,「共享」殺人魔情報,一起追捕兇手,並且約定誰先抓到兇手,就有權力處置他,由此展開一場伸張正義的警方,與徇私報仇的黑道大哥,合力追捕隨機殺人魔的劇情。

現實往往比電影更殘忍

然而,看似大螢幕改編真實案件,所呈現出來的「簡單」劇情,現實內卻是「複雜」、「殘忍」多了,這部片子也被韓國眼尖影迷們推測,乃是改編 2005 年「天安(市)連鎖殺人事件」(천안연쇄살인사건)而來。(註 1)

但細觀當年的天安連鎖殺人事件和其他相關案件,比起《極惡對決》的劇情就更顯複雜了──從 2005 年 2 月開始,短短一年間,與天安市相關連地域、類似的犯案手法,就有高達 9 件兇殺案,迄當年度 12 月為止,也發生多樁強盜搶劫、傷害與綁架等 18 件重大案件。因此警方推測,此殘忍殺人手法、為數不少的犯罪案件,疑似非一人所為,背後乃是有個龐大的「犯罪組織」,不然怎麼可能在短短一年間,兇手能犯下如此多件慘絕人寰案件。

的確,事後天安連鎖殺人事件破案後,警方公佈調查資料,當年併入此案件,且被定罪的嫌疑犯,不是只有一位,而是高達4位呢。

2005 年年初,於工廠打工,雙雙具有前科出身的金鍾仁(김종인,音譯,曾有傷人致死等 5 項前科,1964-)與賴載英(라재영,音譯,曾有暴力等 5 項前科,1963-),為了「錢」,湊在一起,打起了壞主意,他們決定鋌而走險,利用不法手段,來擺脫生活困境。而這樣的選擇,造成他們後來被警方逮捕時,成為「我不知道,我們竟然會犯下如此多件罪孽深重的案件」懺悔的開始。

2005 年 2 月 15 日,兩人鎖定的第一位被害者,是與賴男相識,且「看起來很有錢的」的忠清南道唐津郡芙谷里(당진군 송산면)肉店金老闆(53歲)。他們兩人使用隨手可得的鈍器金屬扳手,大力重擊金老闆頭部殺害之,並洗劫身上錢財,但他們在金老闆身上只搜出僅僅 30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8500 元);兩人越想越不甘心,於是短短不到十天,很快又鎖定了第二位被害者──經營價格不凡外國車車行的李氏(34歲)。2 月 25 日,金賴二人於忠清南道天安市的白城洞(백성동)夜晚街道上,故意製造假車禍,綁架且殺害李氏,然而,他們這次從下手的目標,只從他身上獲得 4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142 元)。

金賴兩人兩次犯案,得手的金額只有 45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13000 元)不到,因這筆小錢,令人唏噓地斷送了兩條人命。

但不知道是否食髓知味,抑或鐵齒性格,兩人又不到十天時間,決定再次犯案。

這次鎖定的第三位被害者,同樣位於忠清北道清原郡梧倉里(청원군 오창면),一位經營販賣運動用品的崔姓老闆(34 歲) 。3 月 6 日,兩人看準崔老闆下班後,從店家車庫開車出來之際,利用肉身擋車,製造假車禍,誘使崔男下車察看,之後用利刃威脅綁架。但這次金賴兩人學乖了,先是把被害者押到附近的 ATM 提款機處,強迫他拿出提款卡領錢,而不再是自顧搜尋被害者身上所擁有的金錢,但怎麼知道崔氏於 ATM 內,放入提款卡後,顯示出來的存摺竟是零元⋯⋯這樣的場景,氣得金賴兩人不發一語,把崔氏押到荒郊野外去,殺害棄屍。

圖/《極惡對決》IMDb

為「錢」行兇,為何一定要殺受害者?

事後,警方感到不解的是,為什麼金賴二人犯案後,一定得痛下毒手殺害被害者呢?若無深仇大恨,單純只為了「錢」而行兇,大可在獲得現金後,放被害人走,大事搞不好可以化小,小事還可能化無呢。但根據事後被捕的賴載英坦白,因為當時他們犯案時,根本沒有想那麼多,也沒有做好任何「防護」措施,不論是傷害被害者,抑或假車禍,他們都是大喇喇地露出臉孔犯案,也許藉此可以把「假車禍」演得更為逼真,也因此,金賴二人坦承他們「必定」殺害被害者理由,乃是「這些被害者們都清楚看到我們倆臉孔,怎麼能夠輕易地放他們走呢?萬一他們跑去報警,遭殃的可是我們,所以就只能殺死他們。

金賴二人隨機綁架犯罪手法仍未結束,3 月 17 日,第 4 位被害者產生了,這位「肥肉」被害者是平日開著高檔轎車出門的閔氏男子。然而金賴二人在綁架閔男途中,卻意外讓閔男逃脫,因此閔男成為 4 起案件下來唯一的生還者。事後,閔男慌張地前往警察局報案,才讓警方驚覺,這 4 件案件疑似同一集團所為,且構成「連鎖殺人事件」要件,更為重要的是,藉由閔男證詞,警方歸納出金賴兩人犯案手法—多選擇在夜晚深夜下手,且兇嫌鎖定的目標,多是「看起來很有錢」,且「開好車」的有錢人,犯案動機多是為了「錢」,而這些被害者的屍體,多被兇嫌殺害後,棄屍於第三地。

另一方面,犯下第 4 件案件失利的金賴兩人,決定「增加」人手,於是金鍾仁找了一位與他親近的大哥,同樣也是生活困苦的金基運(김기운,音譯),說服他一同加入此犯罪集團,但賴載英卻對這位突然加入之人,大感不信任,於是暫時退出犯罪集團。
但金氏兩人,卻沒有因為賴男的退出,打消繼續行兇念頭,兩人決定自行「出師」,轉移犯案地點,來到京畿道,計畫他們的綁票擄人案件。

本是熟識的金氏兩人,一拍即合,在犯罪技巧以及心思更為縝密,而他們來到人生地不熟的京畿道,選擇首次犯案對象,即是人們一般常見、常搭的計程車司機⋯⋯不可不謂是大膽途徑。

圖/《極惡對決》IMDb

註1:https://blog.naver.com/ahsjdk0807/221486094466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極惡對決》IMDb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