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半世紀暗殺史(完結篇):從上世紀斬首行動,到近年美韓朝軍事角力

兩韓半世紀暗殺史(完結篇):從上世紀斬首行動,到近年美韓朝軍事角力

兩韓半世紀暗殺史專題:(一)31 名北韓特工偷渡南韓,拉開血雨腥風序幕
(二)北韓著名的特工有哪些?
(三)684 部隊與南韓的「逆襲」

然而,北韓的情報機關和南韓國家情報院之間,過去以來,就有一段不斷進行鬥爭和對話的歷史。1968 年 1 月青瓦臺遭到北韓特工攻擊後,韓國中央情報部(KCIA,為南韓國情院的前身)召集了一批有軍事經驗的人員,對他們進行攻擊金日成的訓練(即 684 部隊)。

國情院約於 2015 年左右,發現到北韓負責組織恐怖攻擊的人民軍偵察總局第 19 課,似有復甦傾向,也有線報指出,他們屢屢於南韓境內騷動。因此,國情院針對此現況,派底下反恐主要工作人員學會實施解毒的訓練,怕的就是北韓以毒物行刺當時女總統朴槿惠。

5000 億韓圜收買北韓人士

2017 年 5 月,大倡和平路線、南北對話路線的文在寅政權誕生後,南韓國情院雖然暫時停止這項訓練活動,但兩韓雙方的情報攻防戰,卻有越演越烈之趨勢。其中比較引人爭議的是,南韓國情院每年編列近 5000 億韓圜(折合約新台幣 131 億元)的「特殊活動費」──領用活動費者不需要收據來報帳,就算向上級申報,其中的「消費明細與內容」,恐怕見不了光,就算見了光,公開給大眾看,也難以經得起透明公開的檢驗──因為,此特殊活動費,大多用來收買北韓內部人士所用。

當然,在此我們先不論此特殊活動費是否有其正當合法性,其中衍生出來的國民的最大疑慮是,這些錢是否真全用在國家的「情報戰」嗎?難道沒有官員「私飽中囊」嗎?

但我想,之所以會誕生此龐大金額的特殊活動費的成因,在於我們曾經言及過,南韓間諜或特工,難以順利混入北韓「組織嚴密」社會體系內,進行長期情報戰。

因此,若是無法派遣外人進到北韓當地,那麼另一條情報戰之路,即是從北韓「內部」吸收人員,而要吸收當地人員,想必就要有「資源」了。

就目前公開的情報史料,指出曾有南韓情報員透過特殊活動費,收買過一名北韓軍方重要幹部情婦,除了給她大把銀子花用、套取她口中北韓現況情報外,另一方面,南韓情報人員一手給糖一手給棒子,私底下也不忘蒐集這名情婦的「弱點」,即情婦私生活與其他男性交往的事實照片,好威脅利誘她,多挖出點重要情報與內幕。

當然,來到 21 世紀,除了南韓的「特殊活動費」情報戰之外,南韓也結合了美軍,與北韓進行了一場「現在進行式」的軍事角力戰了。

軍事拉鋸戰:南韓聯美對北韓

眾所皆知,美軍在過往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曾駐營在韓半島「保衛」南韓,然而,其中所衍生的軍費、治安、基地建設等議題,都引起韓半島人民極度關注。

美韓雙方也於固定時間進行軍事演練,其中最有名的,即是始於 1975年,現名為「乙支自由衛士」的聯合軍事演習(Ulchi-Freedom Guardian,을지 프리덤 가디언,此聯合軍事演習將於 2019 年正式劃下句點)。

乙支自由衛士」的聯合軍事演習,固定約為每年 8、9 月份舉辦,而於 2010 年 8 月的演習場次中,曾以活捉金正日為目標進行操演。此次行動,乃為了預防韓半島爆發全面性戰爭的「5027」美韓共同作戰計畫內的其中一項分計畫──演習重點是當北韓軍無預警地跨越 38 度線,入侵南韓時,美韓兩軍能立即反攻,進軍平壤,且特種部隊能夠鎖定金正日的藏身之處,將他一舉拿下。

當年度此演習,是以電腦兵棋推演方式完成,採取的是「效能作戰」(Effects- BasedO perations,EBO)概念基礎──利用精準打擊對方飛彈,與最先進的偵察衛星等科技,於戰爭初期鎖定敵軍核心區域,進行攻擊,且在最短時間內贏得勝利。

此外,2015 年美韓二軍也曾推出了新的「5015」作戰計畫,異於過往「(舊)5027」計畫──假想大規模的陸戰,與北韓進行全面性肉搏交戰思維。

「5015」採用現代常見游擊戰與區域戰爭概念,並承繼了「效能作戰」(EBO)的思考模式,同時 5015 作戰計畫,也改變了美韓 21 世紀初期,曾經為了因應北韓當地,因天災或政變導致體制崩潰,而擬出的「(舊)5029」計畫。

就 5015 計畫內,所預測的當今北韓軍事武力與體系,已經完全異於 1950 年代韓戰時期的北韓軍,易言之,美韓二軍投入大量的步兵和戰車,攻入北朝鮮國土的作戰方式,早已行不通了,因為北韓若驚覺本土遭到美韓,抑或他國入侵,且危害到自身政權統治,恐怕會以「按鍵決勝負」,利用核武和生化武器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WMD」)、特種部隊,與多管火箭彈進行反擊,而這恐怕是北韓針對入侵到本土的異軍,最有效與最孤注一擲的必然選項,同時,也是美韓二軍最不樂意見到之局面。

爾後,駐韓美軍於 2017 年 3 月 13 日與南韓軍方,開始在韓半島部署「MQ-1C灰鷹式攻擊無人機」(General Atomics MQ-1C Gray Eagle)的前置作業程序,此無人機可以吊掛攻擊戰車的「地獄火」(AGM-114 Hellfire)等威猛飛彈,且也於 2018 年 3 月左右完成該項部署作業了。 

同時,當年度 10 月 16 日,美軍在首爾近郊的城南金浦國際機場,秀出引以為傲的 F-22 和 F-35 匿蹤戰鬥機等軍事實力,試圖告知北韓不要輕舉妄動。當然北韓針對這樣的軍事威力,其防禦措施也不容小覷,以平壤重鎮為中心,部署了密密麻麻的防空武器和偵測雷達,好防止美韓突發性的攻擊。(註1)

然而,隨著 2018 年的金正恩走出韓半島,躍上國際舞台,不論是陸續好幾場的國內文金會,抑或國際間的川金會、習金會也好,都可以看到金正恩屢屢以「核子武器」為籌碼,周旋於世界各國之間,談笑風生於談判桌上,但就現實而言,金正恩的棄核廢核之路,想必還有一段好長的路要走,甚至,讓人不禁懷疑,他真的會放棄核子武器嗎?

這也是南北韓雙方、甚至美日世界各國情報戰著力點之一。

迄今,我們簡單地回顧半個世紀的南北韓枱面上下的交鋒史,不論是從早期的斬首行動、炸彈攻擊、特工間諜,抑或長期潛伏間諜或軍事角力情報戰等,只能期待曾經兩國間,曾以激烈手段所建構的「恐怖平衡」日子,能早日成為歷史紀錄,不再重演。

註1:此文內更加詳細的「特別活動費」採訪,與美韓雙方軍事情報,請參閱,木野愛博,《金正恩的外交遊戲》,八旗文化出版社,頁 97-99 頁與 105-107 頁。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