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半世紀暗殺史(三):684 部隊與南韓的「逆襲」

兩韓半世紀暗殺史(三):684 部隊與南韓的「逆襲」

兩韓半世紀暗殺史專題:(一)31 名北韓特工偷渡南韓,拉開血雨腥風序幕
(二)北韓著名的特工有哪些?

南韓想派特工潛入到北韓社會,著實困難。上篇我們言及北韓勞動黨曾於 1957 年 5月 30 日通過把北韓國民區分成「忠誠者」、「中立者」,與「敵對團體」等法令。

一般而言,所謂「忠誠者」是指曾與金日成並肩作戰者、對金日成宣示效忠者、社會主義知識份子、革命元老,或在韓戰時期,曾替祖國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奮戰者。

「敵對團體」份子,則是包括地主、資本家、有親人滯留南韓者、與南韓關係密切者、宗教團體(包括基督徒與薩滿教徒),以及曾與日本殖民體制協力者。

「中立者」,則是屬於曖昧階級,介於前述兩大類型之間。

而北韓當局為了實施此社會階層分類,曾針對每一位北韓男性在日本殖民時期(1910-1945)的軍事、戰場活動,進行了一系列冗長嚴密的身家調查,藉此劃分出此人位屬社會何種階級,且只以男性為目標,在於北韓仍是屬於傳統父權社會,深受封建影響。

當年這套「出身」社會分類系統,也決定了現今每位北韓人的命運。根據知名記者丹尼爾・圖德(Daniel Tudor)指出,「最常見的數據顯示,有百分之二十八的北韓人被歸類在忠誠者,百分之四十五被歸類在中立者,百分之二十七被歸屬於敵對團體。在這個系統中,降級遠比升級來得容易,只要一個簡單的政治錯誤,就可以將一個人全家貶降至下一個階級」(註1)因此,別說是南韓間諜,就算是一位無辜外人來到北韓當地,恐怕馬上就遭人耳目,打聽其「出身」,更別提南韓想要派出長時間潛伏在北韓當地的間諜了。

也因此,南韓派去北韓的特工,大多以失敗案例做結,同時,現今美國偵察機已經能夠飛越北韓,足以提供南韓充分的情報數據。

南韓的逆襲:684 菁英部隊

然而,南韓並非一路挨打,一直等著「被暗殺」。南韓曾於 1971 年招募特種部隊的事在 1990 年代被人揭露,那是為了報復北韓襲擊青瓦臺事件,空軍負責招募共計 31 位的「684部隊」(684부대)隊員,並於仁川外海的實尾島嚴格訓練,好打造出一支菁英部隊,順利實施暗殺北韓領導人金日成計畫。

然而,由於訓練過程過於極端嚴苛,導致 7 名隊員不幸喪生,後又因南北韓簽訂協議,明言停止派遣特工侵犯,684 菁英部隊聽聞此消息後,大感不滿,從外島叛變回到韓半島本土,挾持公車欲前往青瓦台抗議,但警方很快地壓制這群派北特工叛變人士,於路途上產生槍戰,大約 20 人在槍戰中喪生,另外有 4 人逃跑,後來皆遭到審判槍決。2003 年,南韓當地根據這樁事件,改編《實尾島風雲》電影上映,大受歡迎,而隨著史料的公開,南韓政府後來承認,當初南北韓特工、間諜交戰時期,將近有 8000 名執行祕密任務的人員死亡或失蹤(註2)。

當然,那年雙方爭戰下的產物「684」部隊,其挑選人員準則、訓練方式、以及之叛變原因,甚至後續對當今民主社會之影響等各層面,仍是有待我們後續深入觀察與書寫。

至此,我們看到南北韓明爭暗鬥的斬首行動、炸彈攻擊,甚至偽裝間諜事件外,其實兩國也都曾在第三國,進行過綁架對方的公民,或勸說他們投誠等活動。

北韓曾綁架日本公民

諸如 1970 年代,一名南韓公民在挪威奧斯陸(Oslo)失蹤,因為計程車司機誤將他載到北韓大使館; 1980 年代,一名年輕的北韓菁英打算投奔美國,等他來到位於日內瓦的南韓領事館,詢問如何取得美國簽證事宜,卻被南韓人士勸說下,這位北韓菁英決定不去美國,而前往南韓漢城輸誠。

同時,北韓領導人金正日也承認,他們在 1977 年至 1983 年,短短 6 年之間,曾經綁架了 13 位日本公民,並為此向日本人道歉。日本政府則認為,人數應該不僅如此,至少有 17 人。而北韓綁架這些日本公民的主因,大多是用來訓練北韓當地特工,好讓他們言行舉止更像日本人,以後好混入日本當地進行情報工作;也有人推測,有些日本公民遭綁架後,並沒有這麼幸運,恐怕都已經慘遭殺害,讓北韓特工人員好使用他們的護照。

之後長達好幾年,南北韓的脫北、脫南者叛逃人數頻傳,雖然人數大多相同,每年將近不到 10 人。但眾所皆知,北韓在 1990 年代曾發生大規模饑荒,當局維持社會秩序的常態糧食配給制度,於大饑荒時代,已經消失且再也無法回復,從北方逃往南方的人數急劇增加,比起官方數據統計,人數應該多上好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呢。

然而,南韓民眾對這些脫北者的評價並不高,雖然語言相近,但畢竟生活形式、思維模式,相差距大,甚至有些南韓民眾,難以體諒脫北者竟然不顧家人(雖然也有全家脫北者),逕自逃到南韓之舉,因為北韓當局只要知道有脫北者出現,滯留於北韓的脫北者家屬,連帶就會受到懲罰。這是「懲罰三代」的制度──意指家族裡某個人犯罪,全家人都要連坐受罰,但嚴格來說,處罰三代的制度,並非是共產黨原創,而是源自於李氏朝鮮王朝(1392-1897)的傳統。

李氏朝鮮時代,男性若通過嚴格的國家科舉考試,進入政府部門擔任公職後,其子孫三代都可自國家取得土地;相反,如果變成罪犯,則其後代將會遭到國家歧視與處罰,這項傳統來到 20 世紀後半葉,甚至 21 世紀初,也並未改變──這些脫北者的家屬,大多被北韓當局下放到勞改營,如同 1980 年炸機事件特工的金賢姬,曾在接受 BBC 媒體採訪時,提及她的任務「失敗」,且現今還滯留於南韓未歸,而她在北朝鮮的家人,「聽說有人看到他們從平壤被押送到勞改營去了。」(註3)

軍事角力情報戰

回顧上個世紀的南北韓暗殺史,從北韓 1968 年嘗試暗殺朴正熙,襲擊青瓦臺揭開序曲外,陸續的炸彈攻擊、情報戰等行動,總歸到北韓當局,主要策劃的情報單位機關,共有三個,分別為「朝鮮人民軍偵察總局」、「勞動黨統一戰線部」,與「國安保衛省」。其中最為重要,組織攻擊行動的是「朝鮮人民軍偵察總局」,此總局陣容浩大,2009 年時統一底下負責以南北韓地區為中心,由計畫實施恐怖攻擊的「黨作戰部」、進行滲透和間諜活動,策畫過金賢姬執行的大韓航空炸機事件的「黨對外情報調查部」(通稱35號室)、以及「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偵察總局」而成。

2016 年 6 月,「勞動黨統一戰線部」又新設「文化交流局」,而此交流局,由原先「黨社會文化部」,一路發展為「對外聯絡部」,再到「225號室」,主要負責的業務,就是北朝鮮與在日本朝鮮人總聯合會的情報與間諜活動,簡稱為「總聯」或「朝鮮總聯」,為北韓政府在日本的代理機構,底下還有附屬的學校與銀行。

2016 年,就任文化交流局的局長為尹東哲(音譯,Yun Don-Chor),他也牽涉到金正日前妻的外甥李韓永(리한영,1967-1997年)於 1997 年 2 月 15 日,於漢城近郊公寓遭到殺害事件,北韓南派的間諜相關人士之一(註4),而當時一起捲入此事件的還有崔承豪(音譯,ChoiSoon-Ho),他目前的職位是人民軍偵察總局第 19 課長,負責暗殺部門,以毒物見長,因故有人推斷 2017 年的金正男暗殺行動的立案與執行,不是由此單位進行策劃,便是「國安保衛省」主導而成。

註1:請參閱丹尼爾・圖德(Daniel Tudor)、詹姆斯・皮爾森(James Pearson),North Korea Confidentia: Private Markets, Fashion Trends, Prison Camps, Dissenters and Defectors. (2015),中文譯本《什麼?!這才是真的北韓人》,由五南出版社於 2017 年引進,191-193頁。

註2:關於 684 部隊訓練方式,請參見二○○二年十月十七日,《南韓中央日報》,布萊恩‧李(Brian Lee),〈南韓情報總局:來自地獄的軍事單位〉(The Military Unit from Hell),http://fas.org/irp/world/rok/hid.htm,以及 2005 年 12月 24 日,《南華早報》,安德魯‧薩蒙(Andrew Salmon),《在陰暗處戰鬥》(Fighting in the Shadows),www.andrewcsalmon.com/fighting-in-the-shadows/
引用資料:麥可‧布林,《新韓國人:從稻田躍進矽谷的現代奇蹟創造者》(2017 年出版,英文原書名:The New Koreans: The Story of a Nation),pp.248-251頁,中文譯本由聯經出版社引進。

註3:國際縱橫:專訪朝鮮美女間諜金賢姬

註4:朝鮮把南派間諜任命為對韓工作機構的負責人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為 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