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半世紀暗殺史(二):北韓著名的特工有哪些?

兩韓半世紀暗殺史(二):北韓著名的特工有哪些?

上篇:兩韓半世紀暗殺史:31 名北韓特工偷渡南韓,拉開血雨腥風序幕

北韓特工的著名特工有哪些

時間來到 1980 年代,除了南韓現今於非軍事區下方,曾發現四條北韓人士入侵隧道外(據說另外還有 16 條),過往針對領袖的行刺攻擊行動,也漸漸轉型成大規模的恐怖攻擊。如那些年代,國際間發生一樁最為著名的北韓炸機事件──即 1987 年 11 月 29 日,一架從巴格達起飛,飛往漢城金浦國際機場大韓航空858 號班機,於下午 2 時 05 分突然在印度洋安達曼海上空爆炸,機上 104 名乘客和 11 名機組人員,當場全部罹難。

此起恐怖攻擊行動的兇手,指向兩名偽裝成日本人的北韓人金賢姬(김현희,1961-,化名為「蜂谷真由美」)與同謀金勝一(김승일,1917-1987,化名為「蜂谷真一」),事後兩人遭到逮捕,金勝一服毒自盡,金賢姬則被引渡至南韓受審,在 1989 年被南韓法院判處死刑,爾後總統盧泰愚(노태우,1932-)宣佈對她實行特赦。然而,若是往下追查的話,恐怕這兩位特工背後的援助者,指向北韓情報單位內,主要進行滲透和間諜活動的「黨對外情報調查部」(通稱 35 號室)。

民間謠傳北韓早已派遣大批特工與數位政治特務,順利潛入南韓,那麼人數有多少呢?根據 1992 年南韓政府,藉由相關單位於當地探測到約一千多個神祕電子訊號,且假設這些訊號都是北韓特務團隊(約由兩到三位組成,每個月必須回報兩次左右)回報給上級之資訊,推估出南韓當地可能有多達 4 萬多名北韓特工存在。

就潛入到南韓的北韓特工、是否人數有無高達 4 萬多名此事,我們難以辨其真假、多寡,但北韓攻擊從早先的開槍、炸彈攻擊等,短期立即見效的斬首行動,漸漸轉變成長期性間諜的政權顛覆活動,但平心而論,這一政權顛覆活動策劃,似乎沒有太大成效

有趣的是,根據知名記者麥可‧布林(Michael Breen)的觀察,北韓之所以會在 20 世紀後半葉,多以特工潛入到南韓當地,長期埋伏,等待時機,好進行政權顛覆活動,是金日成從 1980 年發生的「光州事件」眾多南韓民眾與戒嚴軍衝突而得到的「靈感」。

就現今史料來看,光州事件起因複雜,影響巨大,但我們可以確定一點的是,當時參與光州事件的「暴動人士」,似乎與當時擔任中將的全斗煥口中所說的有大量北朝鮮赤色份子特工,因故宣布全國擴大戒嚴令,同時強力鎮壓這些仍要「被教育」的赤色份子、親共份子等事實,有所落差。

我們都知道,南韓民主化運動過程中,光州事件扮演極大關鍵角色一環,且也於之後的歷史洪流中,改變了南韓政治統治體系,因此,北韓看到光州事件的發展,不難以想像,若是北韓人士也能潛入到南韓當地,效仿光州事件於地方上煽風點火,造成動亂,無疑有利於收復韓半島政權。

於是,諸如 1980 年 3 月到 1992 年 10 月為止,這將近 10 多年時間,就出現了一位在南韓當地進行間諜(간첩)工作,且從未被南韓情報單位逮捕的北韓間諜,高齡 70 歲的李善實(이선실)。她於 1980 年代使用假名,住在漢城(今首爾),並且還在當地成立了(北韓)勞動黨支部,吸收有心為祖國奉獻的南韓人士。事後,南韓當地近 60 多人,因接觸過她而受其牽連,遭到警方拘留並審訊。其中一位遭到審訊的是南韓異議人士張琪杓(장기표),他承認李善實曾捐贈過一台影印機給他的政黨,且與她會面過,但他根本不知道李善實是位北韓間諜,直喊無妄之災。事後,南韓法院判決張琪杓「間諜罪」罪名雖不成立,但卻因他並沒有即時通報與李善喜的「重大會面」給相關單位,判處一年徒刑。(註 1)

嚴格來說,張琪杓得到的判刑處份,隱約透露出南韓情報機構的可疑標準,與起訴過當之舉。

又如同 1992 年,南韓當地報社報導出,菲律賓人穆罕默德‧干肅(Mohammed Kansu)因身為北韓間諜而遭逮捕。穆罕默德‧干肅自稱為穆斯林,於首爾東國大學教授「中東研究」。然而,警方卻發現他的真名為鄭守一(정수일),且真實身分是位韓裔中國人,他之所以會變成一位駐韓間諜,因為他原先在中國的駐外單位,屢遭受歧視,而有著語言天分的他,便去了北韓且遭吸收,爾後潛伏回南韓,等待社會發生動盪時,從旁推動革命運動,試圖帶風向,把民心帶回北韓祖國。而他也與一位名為李穗根(이수근)的北韓人,被當成代表性偽裝成教授,且活動於南韓當地間諜的「脫北者」人士(위장 탈북자)。有趣的是,這兩位間諜所發送給北韓高層,所謂的最高機密資料,卻被人發現,都只是一般人於日常生活中,容易取得的報紙文章、社評等內容與數據資料罷了。(註 2)

現今南韓情報相關單位,審查脫北人士的專家言及,若是排除已經明知「疑似」欲滲透到北韓的特工間諜外,他們現今詢問脫北者重點,並非確定其身分為特工否,而是要排除為了取得公民權,尋求政治庇護的韓裔中國人。

圖/Shutterstock

南韓情報機構淪為政黨附屬組織?

對此,麥可‧布林(Michael Breen)曾經採訪到,一名南韓情報機構工作的朋友,提到南韓當局直到 1990 年代,只要抓到參與北韓間諜活動的人,理所當然加以嚴刑逼供。然而,最令人心寒的是,「情報」原本作為政府組織保衛國家的一道防線,但這些機構、這道防線,若被有心人士用來「國內互打」,形成爭權奪力的政治干涉(political interference)利器的話,恐怕會深深影響到此單位威信,不幸的是,這樣的事件也曾經發生過──1997 年總統大選前,南韓情報機構曾暗中要求北韓軍隊,在非軍事區製造一些「事端」,好升高兩韓對立局勢,為的就是造成南韓國內「恐慌」,好提升民眾在 12 月總統大選,對執政黨候選人的支持度(註 3),而這樣的事件,也於 2018 年,改拍成獲得第 23 屆釜山影展最佳影片、導演、最佳男主角等 7 項大獎提名的《北風》(공작,特工)一電影,讓人不禁懷疑起,南韓情報單位是否淪為執政當局底下,鞏固自身利益的附屬組織。

同樣地,反過來看看南韓對於北韓的「逆襲」。的確,南韓也曾派遣特工,試圖潛入到北韓當地,執行情報蒐集任務,不過據說目前都已經停止。究其原因,在於北韓社會組織嚴密,特務滲透不易。舉例而言,北韓勞動黨曾於 1957 年 5 月 30 日通過把北韓國民區分成「忠誠者」、「中立者」,與「敵對團體」等法令⋯⋯ 

待續

註1:其他相關間諜案,請參閱 http://www.bluetoday.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537
國際特赦組織將張琪杓列為「良心犯」(Prisoner of Conscience)。
註2:http://www.kyeongin.com/main/view.php?key=774969
註3:請參考2013年7月12日,《韓民族日報》,郭炳燦(Kwak Byong-chan,音譯),〈國家情報院長期政治干涉〉(The NIS’s long history of political interference),www.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editorial/595495.html。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