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人蔘雞、部隊鍋──你知道南韓食物的取名規則嗎?

愛吃人蔘雞、部隊鍋──你知道南韓食物的取名規則嗎?

一提到韓國料理(한국요리),不知道各位讀者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人蔘雞?辣炒雞排?烤五花肉?泡菜?還是大醬湯?但我想應該很多人都會想到「烤肉」吧,來到首爾大街一看,「烤肉店」(고깃집)可說是不少,而大多人烤得多為豬肉、牛肉片,甚至,首爾新村地區某些商家還發揮創意,壓低內用烤肉食材成本,但把原先可以讓顧客舒服內坐的烤肉店,改成讓站立吃烤肉,搶拼翻桌率呢。 (註 1 )

但說到韓國烤肉,其實古來已有,諸如崔南善(최남선,1890-1957)於《故事通》(고사통,1943)認為,朝鮮半島三國高句麗(BC.37-668AD.)時,就已經出現於肉類加入香料醃製,加以碳烤的「貊炙」(맥적)食物,就是現今的「烤(豬)肉」的來源。

而此語源考察也已經被證實,如中國東漢劉熙的《釋名・釋飲食》內,也言及到「貊炙,全體炙之,各自以刀割,出於胡貊之為也。」至晉代干寶(286-336)的《搜神記》卷七,也曾提到「胡床,貊槃,翟之器也;羌煮,貊炙,翟之食也。自太始以來,中國尚之。貴人富室,必畜其器。吉享嘉賓,皆以為先。戎、翟侵中國之前兆也。」由這段引言,翻成白話言,即是「胡床、貊盤」為翟族用具,而「羌煮、貊炙」則是翟族的食物,且從晉武帝太始年間以來,中原地區都流行這些東西,如貴族富人之家內,必定儲藏這些用具,且於喜慶筵席招待貴賓之際,紛紛擺設出來炫耀,這是西戎、北翟侵犯中原地區的先兆象徵。

然而,我們若再集中文內食物部分,「羌」指的是當時位於中國西北方的游牧民族,「貊」則是指東北的扶餘人和高句麗人,換言之,可推斷「羌煮」為蒙古的肉食料理,而「貊炙」則是扶餘人和高句麗人所開發出來的一種烤肉。

此外,到南朝史學家沈約(441-513)等人所編著《宋書・五行志一》內,同樣也提及「晉武帝泰始后,中國相尚用胡牀、貊盤,及為羌煮、貊炙。」最終到清代,其史學、經學大師王先謙(1842-1917)於疏證補內,斷定及「即今之燒豬」

當然,現今南韓當地烤肉,所烤之食材,不僅僅侷限豬肉,如同大家愛吃的牛肉也常成為烤肉架的常客,但烤牛肉一般被韓國人推定是從日本殖民朝鮮半島時期(1910-1945)漸漸傳入的。

圖/Zang THIO@Twitter

5 種韓國食物命名方式

有趣的是,在我們品嚐許多韓國料理過後,眼尖的讀者是否發現到,韓國人是如何命名食物的呢?在這麼眾多的食物內,是否有其規律,發現到這些韓國食物的命名方式呢?就我看來,韓國食物命名方式,大致可分為五大類。

首先,第一大類即是最為簡單的直接以韓語稱呼其食材,諸如「年糕」(떡)、「花生」(땅콩)、「豆腐」(두부)、「鰻魚」(장어),抑或「五花肉(豬肉)」(삼겹살)等,皆屬這一種命名方式。

次之,第二種常見的韓國飲食命名方式,即是「食材名稱+料理方式」,例如韓國國高中生下課後,最愛吃的點心「辣炒年糕」(떡볶이),是「떡」(年糕)加上「볶이」(炒)而成;又如同韓國上班族中午趕著結束一餐的「紫菜捲」(김말이)是「김」(紫菜)是加上「말이」(捲)或밥(飯)而成;抑或大家熟悉的「泡菜火鍋」(김치찌개)、「海鮮火鍋」(해물찌개),也是김치(泡菜)、해물(海鮮)加上찌개(火鍋)而成。

圖/#김말이@twitter

除此之外,還有諸如「辣炒豬肉飯」(제육볶음밥),為「제육」(豬肉)加上「볶음밥」(炒飯)、「炸薯條」(감자튀김),為「감자」(馬鈴薯)加上「튀김」(炸)、「馬鈴薯大骨湯」(감자탕),為「감자」(馬鈴薯大骨)加上「탕」(湯)、「人蔘雞湯」(삼계탕),為「삼계」(人蔘雞)加上「탕」(湯),以及「鱈魚湯」(대구탕),也為「대구」(鱈魚)加上「탕」(湯)而成的等眾多佳餚,也是如是命名的。

這樣的命名規律,依據南韓當地美食家黃教益(황교익)見解,他認為是受到阿爾泰語系的語言結構「受詞+動詞」句型影響。但他也舉出來,於韓國當地許多食物命名方式,是以第三種命名方式:以「外觀」或「味道」特色命名,抑或第四種方式:「料理方式+食材」加以命名的。如同這裡提到的「烤牛肉」(불고기),即異於第一種「食材名稱+料理方式」稱號,而改以「料理方式+食材」命名的飲食。

一般而言,韓文語境中「불」,除了有「火」意涵外,還有「辣味」與「火熱」之意,如「火熱」的用法,常見於如同南韓民眾工作一週,最期待的週五休息玩樂夜晚,即被稱為「불금」(불 타는 금요일 밤, Friday night fever);然而,「불」用在料理方式,即「火烤」之意,因此「烤牛肉」(불고기),即為「불」(料理方式)加上「고기」(肉)而成,同時,這樣以火烤的食物,韓國除了불고기(烤肉)外,還有「불닭」(火烤辣味烤雞)、「불닭발」(火烤辣味雞爪),以及「불오징어」(火烤辣味魷魚)。  

圖/#불닭발@twitter

但是,我想臺灣當地讀者,最熟悉以「火」做為開頭的韓國食物,應該是第三種以「外觀」或「味道」特色命名,如同盛行臺韓兩地的紅通通「辣味雞肉味炒麵」(불닭볶음면)吧,而這裡的「불」,非指料理方式,而是第二種命名方式的「紅色外觀」或「味道為辣味」之意,用此來形容後方所接的雞肉味炒麵前續詞,除此之外,諸如「辣味海鮮湯」(매운 탕),也是以「辣味」(매운)加上「(海鮮)湯」(탕)而成,皆不同於「烤牛肉」(불고기)以「料理方式+食材」結構加以命名方式,因為我們無法把「烤牛肉」視為「紅色的牛肉料理」,抑或「辣味的烤牛肉」。  

而第四種以「料理方式+食材」加以命名的韓國食物,除了烤牛肉(註 2 )外,其實還不少呢,諸如傳統韓國飲食內「拌飯」(비빔밥),即비빔(拌)加上밥(飯)而成、「炒栗子」(군밤),即군(烤)加上밤(栗子)而成、「烤蕃薯」(군고구마),也為「군」(烤)加上「고구마」(蕃薯)而成,抑或最近開發出來命名的「蒸雞」(찜닭),即「찜」(蒸)加上「닭」(雞)而成、中國料理內的「炒飯」(볶음밥),即「볶음」(炒)加上「밥」(飯)、「糖醋肉」(탕수육),也是「탕수」(甜湯水)加上「육」(肉)而成,抑或來自東南亞的「炒麵」(볶음국구),為「볶음」(炒)加上「국수」(麵條)而成,或於首爾街上可見的越南有名料理「河粉」(쌀국수),也為「大米」(쌀)加上「麵條」(국수)而成,而這第三種命名方式,就我看來,目前似乎在韓國當地成為潮流,且多用在舶來品,諸如臺灣的「珍珠奶茶」,就被韓國人稱為「버블티」,命名方式為「버블」(bubble,泡沫)加上「티」(茶)。

當然,若說現今韓國當地,稱呼命名舶來品食物方式,特別是西方飲食,就我看來,最常見且為最大宗的,應該是第五種,直接以「外來語」命名稱呼,諸如比薩(피자,pizza)、三明治(샌드위치,sandwich),抑或牛排(스테이크steak,或비프스테이크beefsteak)、甜甜圈(도나츠,donut)等,都是外來語直接翻譯過來命名食物的最佳案例呢。

註1: https://ppt.cc/fWdkux
註2: 韓國當地烤牛肉飲食的出現,晚於源自高句麗時代烤豬肉料理。而烤牛肉這道料理,根據黃教益(황교익)的考察,認為是於日本殖民朝鮮時代而傳入,所持的理由即是在1930年代「日帝強佔時期」(일제강점시기),日本當地也有和韓國烤肉一般的料理,且命名的方式即「料理方式+食材名稱」,那即是「やきにく」(燒肉)。因此,推斷韓文「烤牛肉」(불고기)源自於此,為燒肉的固有韓語。且在日帝強佔時期,曾發起朝鮮語運動的元老的韓國語學者金允經(김윤경,1894-1969),在逝世前三年(1965年)接受專訪時,曾言及韓語飲食命名發展的一段話,他說到「雖然剛開始聽起來很生疏,但是能成功將『べんとう(弁当)』的說法改成『도시락』(便當)、『どんぶり』(丼)的說法改成『덮밥』(蓋飯)、『やきにく』(焼き肉)的說法改成『불고기』(烤肉),這是多麼好的範例。」請參閱황교익著,한국음식문화박물지,2011年出版,中文繁體本《韓國飲食的素顏》由幸福文化引進,頁67;該文內第二到第四種命名方式,為黃教益見解,第一與第五種命名方式,為筆者自身見解。

執行編輯:陳慈晏、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Zang THIO@Twitter、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