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12 年前的趙承熙維吉尼亞州校園槍擊案,我們可以看到什麼?

從 12 年前的趙承熙維吉尼亞州校園槍擊案,我們可以看到什麼?

4 月 16 日,也許是韓國人印象深刻的一日,因為 2007 年,身為旅美的韓國人趙承熙(조승희,1984 - 2007),在自己的學校──美國維吉尼亞州布萊克斯堡的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暨州立大學(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內,犯下美國近代史上嚴重的校園槍擊案,當時共計師生 32 名喪生,受傷人數約為 17 名(註 1 )。

此悲劇發生,美國媒體普遍以「史上最血腥的(校園)屠殺案」加以渲染外,著有《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Heroes: Mass Murder and Suicide,2015)法蘭克・貝拉迪(Franco 'Bifo' Berardi,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歐洲知名作家、理論家,義大利自主主義運動核心人物)也評趙承熙事件,為「美國史上由單一槍手造成的最大傷亡事件,也是全世界死傷最慘重的事件之一」

根據法蘭克・貝拉迪描述趙承熙犯案過程,言及 2007 年 4 月 16 日事發當日,理著清爽平頭的趙承熙(當時為該校英文系四年級學生,再過幾週即要畢業)在背包內放入幾條鎖鏈、一把鐵鎚、一把短刀,以及兩把他於當地合法購買的半自動手槍,近 400 發空尖彈,來到校內。

槍聲陣陣作響,幾分鐘之內,警方接到報案,火速趕到現場。圖/Shutterstock

趙承熙的凶行,先從西安伯勒強斯頓宿舍大樓開始。早上 7 點 15 分,他開槍殺了女學生艾蜜莉.珍.希爾琪(Emily Jane Hilsche , 19 歲)與非裔美籍學生顧問宿舍管理員萊恩.克拉克(Ryan Clark , 22 歲)後,走回自己的宿舍寢室,拿走自己的電腦硬碟。接著,他不疾不徐地來近處郵局,寄了一件給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包裹,事後警方調查,趙承熙寄出的是「影像包裹」(Media package),裡面有著錄影帶、日記、文字手稿與照片等等,紀錄著他犯案心路歷程與動機。

事後美國國家廣播公司董事長,決定只播出趙承熙寄來的 25 分鐘影片內的 2 分鐘片段、43 照片內的 7 張、以及 23 頁手稿內的 37 個句子,裡面寫到「你們任意摧殘我的心,還不夠;強暴我的靈魂,也不夠,雞姦我的情緒,還是不夠。你在毫無節制的快樂與病態的虐待行為內,花的每一秒鐘,都可以阻止今天要發生的事件。問一下你們自己,這幾個月、這幾個小時、這幾秒鐘,全部的這些時間,我都在做什麼?你們活該自作自受⋯⋯」而其他內容,則因廣播公司裁定「超出極限的褻瀆」、「讓人不可思議的暴力畫面」,決定不加以公布外,也希望永遠不會被公諸於世⋯⋯

寄完包裹的趙承熙,約於 9 點 45 分,再度回到維吉尼亞理工學院,並走進諾里斯樓(Norris Hall),之後拿出早放在背包內鐵鍊,冰冷且緊緊地鎖住三個主要出入口大門,同時,他還在鍊子鎖住的門上放上顯眼紙條,上面寫到,任何人想打開此門進入,就會引爆他所設置炸彈,故作疑雲設計好他的屠殺現場,這樣的手法到最後也奏效,因為趙承熙在犯案期間,逐樓逐間尋找掃射對象時,大樓的前門早就被鐵鍊鎖住,導致許多學生紛紛從三樓或四樓高樓,跳窗逃生。

然而,正當他動手開槍前不久,一位學校職員赫然發現這張紙條,並連跑到三樓,通知學校行政單位,但在這時,槍聲已經響起,趙承熙已經開始追殺槍擊二樓處的學生。

槍聲陣陣作響,幾分鐘之內,警方接到報案,火速趕到現場。

根據目擊者表示,趙承熙在二樓教室走廊上,先後開了又關好幾個教室的門,似乎在尋找某間特定教室內的行兇對象。然而在他陸續進入幾間教室期間,先後槍擊某間教室內一位正在上課的教授,又繼續掃射於內上課的 9 名學生(當時有 13 名學生),其餘學生們驚慌逃出教室外;趙承熙又來到另外一間教室,陸續槍殺了課堂上教授與 6 名學生。這時校園早已慌成一片,之後,趙承熙還想再攻進兩間教室,但這兩間教室的門早已被裡面的學生以桌椅等障礙,阻擋死神的入口了。

根據事後統計,趙承熙槍下亡魂有兩位外籍教授,分別是二次大戰大屠殺中存活下來的以色列人,高齡 76 歲的利布雷斯庫教授(Professor Liviu Librescu)。當時他奮力擋住門口,抵抗趙承熙進入 204 教室,求的是讓大部分學生有時間可以從窗戶逃走求生,但卻因殺紅眼的趙承熙,朝門掃射多槍而身亡。以及 51 歲印度裔的羅加納坦教授(Professor G.V. Loganathan)。

同時,根據許多生還者曾目睹,趙承熙進入教室內,還曾命令學生一個個排好,以近乎處決方式,一槍一位一位一槍解決這些年輕學子的生命⋯⋯

最後,警方以大量警力層層包圍趙承熙犯案大樓,「縱欲殺手」(Rampage killer,或 Spree killer,為美方當地稱呼此次犯案趙承熙之特徵)趙承熙往自己的後腦杓開槍自盡,自行結束這一場槍擊悲劇。

根據目擊者表示,趙承熙在二樓教室走廊上,先後開了又關好幾個教室的門,似乎在尋找某間特定教室內的行兇對象。圖/Shutterstock

無言憤怒與復仇渴望的背後──移居、文化與語言

此槍擊慘案發生後,許多議題都引起當時社會關切,諸如「校園安全」— 美方家長紛紛跳出指責,當日校方處理緊急狀況不當,明知趙承熙於早上 7 點多時,就於宿舍內槍擊學生,卻並未積極採取有效措施封鎖校園,通知警方,甚至拖延近兩個小時,直到 9 點半才以電子郵件通知師生家長,根本無視當天前來上課人員的安危,校園安全值得人們再度思量。

或是當時熱烈討論的「人種差別」,抑或「歧視外國人」等議題──眾所皆知,趙承熙 8 歲時,就和父母親、姊姊趙善敬(조선경)來到了美國,父母親開起一間乾洗店做起生意,個性本身害羞的趙承熙,在犯下如此重大案件後,維吉尼亞政府網站刊登了《維吉尼亞理工學院大眾槍擊事件:評估小組報告》(Mass Shootings at Virginia Tech: Report of the Review Panel, 2007)資料內,就有一部份談到趙承熙心理健康史的精神病學分析報告,說明他入新國家的困難處:「這種轉換非常辛苦:這家人沒有人會說英語,兩個孩子都覺得孤立無援⋯⋯趙承熙和家人最大的問題,在於他不善於溝通,這讓他們很沮喪,也很擔心。過去這些年來,趙承熙很少和家人講話,也避免眼神接觸⋯⋯如果家裡有訪客,他必須講點話時,就會手心冒汗、臉色發白、全身僵硬,有時候還會哭出來。通常他只會點頭說是或不是。」

且在他寄給美國廣播公司的影帶內,曾長達 1800 字,字字句句充滿委屈跟憤怒,提到他自己被美國人被欺負之事,同時鄙視有錢人之心態。在趙承熙案件後,也讓近十萬在美韓人擔心,是否會因此事件,讓當地美國人產生更多對於韓國人的種族歧視與偏見。

綜觀而言,法蘭克・貝拉迪認為之所以會造成趙承熙槍擊主因,除了趙承熙自身生長背景與個性外,其中一個很大的因素,即是移居、文化與語言等因素造成的無所適從與寂寞。

這樣的寂寞感,特別易發於相對身心尚未成熟的青少年身上,當他們來到陌生國家、新文化環境內,所產生的一種不自在感的放大。此時若是移民者無法好好調適好心理,甚至在團體內,又被他人進一步邊緣化、霸凌、羞辱,難保日積月累形構出如同趙承熙這般無言憤怒與復仇之渴望──趙承熙的故事,不僅僅是專屬於韓國人,甚至是當今進行式,全世界數百萬移民的心聲(註 2 )。

趙承熙事件發生十餘年了,然而,趙承熙的「鬼魂」真的完全消逝了嗎?

註1.槍擊案受害者名單,請參閱:https://abcnews.go.com/print?id=3053832
然而受傷人數統計不一,如南韓當地統計因此槍擊案輕重傷人數約為29人。

註2. 請參閱,法蘭克・貝拉迪,《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第90-101頁處。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