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救火英雄辛酸談(上):一不小心就成為眾矢之的

韓國救火英雄辛酸談(上):一不小心就成為眾矢之的

在「下雪國度」韓國,冬天(12 月到 2 月)平均溫度約零下 3 - 4 度,許多家庭會在室內大開電熱暖氣保暖,有時候一個粗心,就會釀成火災。

近幾個月來,韓國社會也發生不少大小火災。如 2018 年 11 月中,位於首爾的韓國 KT 電信阿峴分公司驚傳火警,導致當日通訊大癱瘓,更直接影響許多醫院、金融銀行與警察局等社會基礎設施,電路全線停擺。更早之前,2017 年 12 月在忠清北道堤川市,一棟 8 層樓高健身中心的一樓停車場,也曾發生火災,共計造成死傷亡人數近 60 人之多悲劇。

同樣地,臺灣重大火災事件也不少。如 2018 年 8 月位於新北市老年病患醫院的大火,導致至少 9 人死亡、數 10 人受傷之慘劇等,可見火災事件不分韓國或臺灣,都值得國人多加注意。

然而,大家是否有想過,出入火災現場的救火英雄,是一種怎麼樣的職業呢?韓國的消防人員,又面臨怎麼樣的日常工作勤務與難題呢?而這樣的難題,是否也出現在臺灣呢?

救火之外,消防員還得⋯⋯

一提到消防人員,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馬路上響著「嗡咿嗡咿」警報聲,呼嘯而過的「消防車」、車身「緊急出動」字樣與「黃金救援時間」等。然而,韓國消防人員除了出入火場、與火魔搏鬥、滅火救人外,日常生活中,還得負責人民許多大小緊急狀況呢!

圖/陳慶德 提供

這些看似只有在民眾撥打 119 時才會出現的消防英雄,平日勤務其實相當沈重與繁雜。

根據統計數字[註],在 2013 - 2016 年 3 年間,首爾民眾撥打 119 次數高達 50,000 多通,平均一年多達 17,000 多通,一天消防局的電話會響起近 46 次之多。然而,其中很多都是與火災沒有關連的通報,而是民眾要求消防隊員前來拯救屋簷上的小貓、走失的小狗,抑或充當「鎖匠」幫開家裡大門,或者是抓蜜蜂等事件居多。

在這些申報電話之中,又以「緊急護送」最多,護送的人士大多是半夜喝醉、躺在路邊不醒人事的醉漢。這時,接獲民眾報案的消防人員(巡邏警察也可能分配到此任務)就得扮演他們的司機保鏢,把他們安全護送到家──若是護送過程一路順暢倒也沒事,但有些酒品不好的醉漢,喝了酒,講話就大聲、肢體動作就粗暴,員警有時還會莫名其妙地遭到醉漢的怒罵與踢打,盡得一身疼呢。

當然,就消防人員的角度來看,這些業務雖然繁瑣、吃力不討好,但也甘之若飴地承擔下來──因為比起可能會要人命的「火災通報」,這些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簡單的任務了。

而讓韓國當地消防隊員最感頭痛的是「做白工」,3 年間 50,000 多通的通報電話,竟然高達 60% 以上都是假通報,即「惡作劇電話」(장난전화)。諸如有些無聊的民眾,打電話通報某處發生大火,要求消防人員趕緊出動,結果消防人員在黃金救援時刻 5 分鐘內趕到現場後,才知道被無聊抑或無知的民眾戲弄,久而久之,惡作劇電話變成消防人員工作的夢魘,因為不僅浪費時間、人力,萬一真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那該怎麼辦呢?

惡作劇電話可真是要不得啊!

平日在消防局內待命的員警,每次聽到緊急出動鈴響起,心頭總是一震,除了趕緊換裝整隊開車出動外,奔馳在前往現場的路上,總是希望案發現場不要有人受困、受傷抑或死亡。但是,我們不要忘記消防人員不是無敵鐵金剛,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一般人──不僅困在事故現場、等待救援的市民會受傷死亡,前去救援的他們,也可能會遭受到相同風險。

當他們待在嗡咿嗡咿警報聲大響的出動車內,心中也總是期盼出勤路上能一路順暢,希望市民都能配合趕緊移動車輛,空出條大道,讓他們以最快速的速度,順利抵達火災現場。

消防人力、預算皆不足,甚至還要面臨「精神創傷」

韓國消防員警人力其實是不足的,根據 2016 年南韓安全處所發表的報告,指出為了全體國民安全,國內所需要的最低消防人員人力約為 51,000 名;然而現今服役人員,只有 32,000 名不到,距最低需求還差了近 20,000 名。

在人力缺乏的現況下,一人當兩人用,工作沈重,換算下來,一位消防人員就得負責起約 1,340 位市民的安全呢。這樣的現況當然也引起當局注意,值得慶幸的是,經過兩年,據 2019 年 1 月的數據統計,當局持續擴充人力(一位消防人員約負責 925 位市民安全),預計 2017 年到 2022 年間,要補入近 19,871 位人力。但就現今消防人員人數來說,離理想值還是差了近 5,000 多位左右[2]。

圖/陳慶德 提供

比起消防人力不足,讓人擔心的還有「消防預算」,一年竟然只有 2 兆韓圜(約新台幣 570 億元;2016 年資料)不到,且全年無休輪班的每位消防人員,一週工作時數,平均都超過 84 小時。消防人員在如此惡劣的工作環境之下,磨耗著鉅多精力,讓人不禁擔心起,每位進入火場,奮力救援的消防弟兄安危。

另外,消防人員遭遇的最大危機,莫過於「精神創傷」。很多人在一些影集中,一定看過消防人員進入火場,拼死拼活救出受困民眾的場景,看似英勇帥氣的他們,其實在救援身後多少都會遺留下創傷,尤其是救援失敗時。

如發生在 2003 年 2 月 18 日上午 9 點 55 分左右的「大邱地鐵縱火案」,當時大邱地鐵編號 1079 號列車,遭疾病纏身多年、悲觀厭世的金姓嫌犯(56 歲,男性)縱火後,隨即波及另外一輛編號 1080 號列車,熊熊大火在密閉地鐵站內,一發不可收拾,最終導致 192 名乘客死亡、147 人受傷之重大悲劇,且其中將近 9 成的死者,都被鎖在車廂內,無法順利脫逃。

此事件後續衍生許多討論,諸如大邱地方法院以「現存電車放火致死罪」等罪名,判處金姓嫌犯為「無期徒刑」,讓社會大眾覺得刑罰太輕,應該針對此泯滅人性的計畫性縱火犯,改判「死刑」才是。

此外,當時地鐵列車司機崔某,與車輛主控室的運轉長洪某等人,於發生火災之際,並未堅守崗位引導乘客逃生,反倒自行逃生,法院則輕輕地以「業務過失致死傷罪」,分別判處 1 年 6 個月至 5 年不等徒刑,引起民眾不滿,且連同當天「疑似」救援不利的消防人員,也淪為被眾人檢討的對象。

寫作《上班族的日常》(잡다한컷,繁體版本由聯經出版社引進)的楊景秀(양경수,音譯)在事發 10 多年後,再度採訪當時出入現場的消防員,他們口述當日現場一片慌張,指揮調度失措,同時也因平日業務過於繁重,導致當日許多員警體力透支,無法在生死關頭前,盡全力救出受困民眾,進而遭受到社會廣大民眾無情指責。

事後對他們造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心理創傷」(외상후 스트레스장애,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此症狀若是集中在本文消防人員身上,形構出來的症狀,為此人員雖在局內可以正常處理文書、辦公業務,但一聽到火災緊急出動警鈴,會全身冒汗發抖,對於前去現場救援一事感到莫名慌張與緊張,甚至造成無法行動、順利出勤等障礙行為)更是難以痊癒。

當年大邱地鐵縱火案救援失敗,近 200 位民眾死亡,與其事後諸葛地指責消防隊員得負起大多救援失利責任,更值得加強的,難道不是平日社會大眾的安全意識嗎?因為許多火災悲劇,都是預防勝於救援,不是嗎?

且從幾次火災現場救援失敗案例來看,消防人員往往成為社會大眾第一個指責的對象,如同 2017 年年底,發生在忠清北道的大火,消防隊員也遭到社會大眾指出「疑似」救援失利,事後檢討下來,共開除消防人員幹部 4 位,另有 6 位第一線救火的消防人員,得接受檢方調查⋯⋯

在韓國當地想當位稱職、安穩與安全的消防員,可真不容易呢。

下篇〈韓國救火英雄辛酸談(下):患 PTSD、自殺率高居不下

註:請參閱楊景秀(양경수,音譯)《上班族的日常》(잡다한컷,繁體版本將由聯經出版社引進),消防人員篇章。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Connor Betts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