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宅配員的日常(下):低薪派遣工,每天都像在做重訓,還有面對不完的「奧客」

韓國宅配員的日常(下):低薪派遣工,每天都像在做重訓,還有面對不完的「奧客」

上篇〈韓國宅配員的日常(上):與時間賽跑,用 12 小時,挨家挨戶配送 300 件貨物

韓國宅配員每天幾乎都與時間競賽。在高壓的工作環境下,平均一週勞動時間高達 74 小時,且很多宅配業者開給他們的薪水,似乎都有個「公定價」──即配送一件貨品,只能得到約 700 韓圜(約新台幣 20 元)的收入,而這 700 韓圜還得扣除掉車油錢、餐費、手機通訊費等,這樣換算下來,一件貨物讓這些宅配人員,大多只能「實領」500 韓圜(約新台幣 12 元)。

因此,宅配人員往往會以「量」取勝,除了當天自己固定的配送量外,還會活用車內多餘空間,擠入一些額外配送貨品,多增加點收入;但還得小心配送過程中,不能毀損貨物,有時因為一個粗心包裝,或放置在車後貨倉位置不佳,導致貨物運送時破損,衍生出的客訴或退貨,可是得不償失。所以宅配人員在效率分配作業下,還得具有一顆細心的心。

然而,超時的工時、不定時的飲食習慣與高壓的工作環境,或多或少都影響到宅配員的身體健康。而最直接的影響,即是宅配貨物毀損,抑或若有人趁機偷走貨車上物品,宅配員必須自掏腰包,負起大半賠償責任呢。

每個宅配員的心中都在暗自祈禱著:保佑今日配送過程一切順利啊!

每個宅配員的心中都在暗自祈禱著:保佑今日配送過程一切順利啊!圖/Shutterstock

韓國中年大叔的事業第二春,時時考驗臂力與腰力

此外,我們可以看到韓國的宅配員大多為上了年紀、約 45 歲以上的中壯年「阿周西」(아저씨,大叔)──他們以健康換取微薄的薪水,承受高壓宅配物品。那麼,宅配大叔有休息的時候嗎?韓國三大節日:過年、中秋與聖誕節,這些節慶假日才是宅配人員大量出勤的時刻。

先不論韓國人於上述這些佳節時刻,喜歡送的水果禮盒,抑或洗髮精用品、罐頭食品,讓這些宅配人員得小心配送、不能跌摔損害禮盒外,這些禮盒還都有一定的「重量」。因此,節慶假日反而成為宅配員加強訓練自身「臂力」與「腰力」的特訓日;宅配人員若想休息,還得自己想法子偷閒呢。

根據統計,南韓每人每日平均收到 1.3 個配送包裹──這是相當驚人數據。同時,最近許多物流業者為了競爭,紛紛打出「不管多遠的距離,我們都能準地把物品送到你家門口」、「當天配送?沒問題的啦!」等廣告,話講得簡單,但苦的都是底下基層的宅配員,無形之間又雪上加霜地加重其工作量。

宅配人員都已經這麼忙了,公司還推出「限時配送」,這比「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促銷手段(諸如指定某間配送公司,送貨數量達 10 件以上,免費請顧客喝咖啡等優惠)更為激烈,可見宅配人員未來所要承受的身心壓力會有多大呢。

然而,宅配員身體不舒服還是得上班啊,寫作《上班族的日常》(잡다한컷,繁體版本由聯經出版社引進)的作家楊景秀(양경수,音譯),曾經採訪過一位工作長達 5 年之久的宅配大叔,大叔說到他這 5 年工作下來,最大與最奢求的願望,即想要好好地休息一天,不用每天面對一箱又一箱、一件又一件得準時出動的宅配包裹,抑或假日也不得閒地在家中安排與規劃隔天或兩、三天後的宅配路線──他只想好好放鬆,躺在家中沙發上靜靜休息。

這位宅配人員大叔,每個月辛苦工作下來,所得薪水為 250 萬韓圜(約新台幣 71,000 元),算是中高收入,但他也是一位業界「一回用」的外派工──除了正常出車送貨的上班日得超時工作 12 - 14 個小時外,扣掉車子油錢、餐費等零零種種支出,只實領到 150 萬韓圜(約新台幣 42,000 元),而這些人還為數不少呢。

雖然這樣的薪水,看似可以維持基本生活開銷,但說真的,這些宅配人員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在工作,也沒時間可以花到錢、好好地休息一下。他們每天心裡想的,就是趕緊送完當日貨品,好早點回家睡覺休息,然後隔天一大早起床,再準備當天的宅配工作。

尤其是外派工大多是上了年紀的大叔,很多甚至是他們職場第二春。在如今工作難找、失業率屢創新高的情況下,他們不太在意公司是否有多出來的保險與保障,只求平時能順利送貨,領到以「件」計算的微薄貨品配送費維生。

圖/Shutterstock

宅配員的夢魘:社區警衛、奧客與貨到付款

另外,他們在宅配職場,送貨時也會遇到千奇百怪的狀況與奧客。諸如首爾許多住宅社區大多有警衛室,有的警衛室甚至還有小小內房供警衛休息,而許多宅配人員都會接到客戶吩咐,請他們把貨品放在警衛室即可,但社區警衛大多由退休年紀前後的老伯伯擔任,基本上算是做身體健康的「老人工」──他們都一大把年紀,怎麼可能搬得動這些沈重的貨物呢?而且警衛室就這麼一間,甚至兩、三坪不到,怎麼可能塞得下要配送給整座社區的貨品?

但宅配人員最擔心的是,萬一配送時間晚了些,有些社區警衛還有上下班制,宅配員來到社區大門,再怎麼呼喊也沒人開門呢!說到底,他們不太敢把貨品放在警衛室的主因,乃是萬一有小偷,或是有人誤拿,那該怎麼辦?是不是又要宅配員再多跑一趟說明,甚至負起賠償責任呢?這些看似為了社區住戶安全與便利的警衛室,有時也成為宅配人員的夢魘之一。

此外,常被韓國當地宅配人員所詬病的,就是「貨到付款」,因為配送物品數量為宅配員的實質所得薪水,若是為了處理一件「貨到付款」商品,花了大半時間等顧客回來付款收貨,就時間成本而言,的確不划算啊。更別提有些不良抑或想法多變的買家,昨晚明明上網訂購了某商品,今天心意一變,根本不取貨,撥了數通電話也聯絡不上。

抑或好不容易聯絡上對方,在電話那一頭,卻對宅配人員丟下「這東西我想了想,還是不太適合我,我不買了!」、「對不起,那天我手滑,不小心訂到了,能幫我退貨嗎?」、「我身上沒錢欸,能不能晚兩天送過來啊?」等無釐頭對話──這關宅配人員什麼事情啊?宅配人員只是負責準時、安全地把貨品送到指定顧客手上的「運貨員」罷了,並非「客服人員」啊。也因此,許多宅配人員對「貨到付款」制度,多有怨言。

然而,最令宅配人員感到辛酸的是,好不容易來到客戶家門口,收貨人拿過貨後,不僅不道謝,還說出「在家等你老半天,是不會送快點嗎?」、「網路上說當日宅配欸,我昨晚上網訂購,現在都晚餐時間了,快過了一天了。」等冷言嘲諷,而宅配人員能說什麼呢?能說「不然你來送啊?」、「今天貨物真的很多!」、「你這邊算是送得比較早的!」這些話嗎?他們什麼也不能說,再說就會被指著鼻子,被威脅「客訴」,所以這時他們也只能邊擦著滿頭大汗、保持微笑、頻頻彎腰、連聲道歉。

宅配員,你們辛苦了!

宅配人員的工作環境,微薄的薪水收入,的確辛苦。近年來南韓當地興起了「無人宅配保管盒」(무인택배보관함,類似台灣的車站或便利商店所設置的無人收送包裹處),甚至政府當局也注意到這些血汗的工作宅配員,紛紛在這些無人收貨機前,設置起冰涼咖啡機,慰勞這些年近半百的宅配大叔們。

宅配的秤重機器。圖/陳慶德 提供

宅配人員、宅配生活、宅配制度等,幾乎是全世界共通的行業之一,如國際 EMS 快遞就是一例。有時候回過頭想一想,我們在日常生活最常「麻煩」到的人,其中之一應該就是宅配人員了,儘管我們與他們接觸的時間不會太長,可能只是收貨的短短一、兩分鐘,但是宅配人員絕非一位我們平常在路上,隨時可遇見的陌生人。

他可是按照出貨單資訊,按圖索驥來到家門口「找我們」的人;易言之,人們在網路上看似輕易地點點滑鼠、選取商品、下單、填寫地址與付款方式後,順利讓我們能收到商品的最大功臣,就是宅配人員了。

下次大家也許再遇到來家裡送貨的宅配員,即使他們耽誤個幾秒、幾分,也千萬別疾聲厲色地對他大吼大叫直抱怨,請保持微笑,跟他說聲:「辛苦了!」甚至招待他們一杯水、一塊餅乾,想必能鼓舞他們一整天配送的心情吧。

辛苦了,奔波在大街小巷的宅配人員,謝謝。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