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 眼中的韓國〈啃老族〉(三):真正的啃老族,是長大後還繼續躲在房間角落的你

BTS 眼中的韓國〈啃老族〉(三):真正的啃老族,是長大後還繼續躲在房間角落的你

上篇:BTS 眼中的韓國〈啃老族〉(二):不啃老,就等著被霸凌

「But,我會做好我該做的事,不會當一位啃老族,真正的啃老族,是長大後,還繼續躲在(爸媽)房間角落的你。」

──BTS,〈啃老族〉歌詞。

我們在前面提到,韓國「啃老族」一詞,大多指稱國高中生,伸手跟父母親要錢,買名牌的狀況。除此之外,許多校外(包含出國等)參觀活動、見習旅遊(수학여행,修學旅行)也被冠上了「啃老風」。

校外參觀活動也沾染「啃老風」

根據韓國媒體 etoday(이투데이)於 2018 年 9 月 19 日的報導,引用南韓「國會教育委員會」(국회 교육위원회)資料,指出 2016 年到 2017 年,全南韓高中生的校園校外參觀活動,費用超過 100 萬韓圜(約新台幣 28,000 元)的學校共有 97 間,且據委員會統計三年期間資料,一次超過百萬韓圜的校外參觀活動,全國高中一共進行 184 次以上。

其中收費最高昂的學校,為座落在世宗市(세종시)的「特殊目的高等學校」[註 1](특수목적고등학교,簡稱「특모고,特目高」),此校 2016 年的校外參觀活動費用,已經來到平均一位學生得繳納 446.5 萬韓圜(約新台幣 127,000 元);而其他座落於全國,花到近 300-400 萬韓圜(約新台幣 85,000-114,000 元)的校外參觀,也達 17 次之多,次數最多的學校仍是以特目高居多,共計有 9 所進行過 300 萬韓圜以上(約新台幣 85,000 元)的校外參觀活動。

此外,國小生高昂的校外參觀活動費用,也不容小覷。根據當地統計,2016 年大邱 A 校國小,就曾創下全國國小最高紀錄的 280 萬韓圜(約新台幣 80,000 元)記錄,且超過 100 萬韓圜(約新台幣 28,000 元)的國小校外參觀活動,當年度共計有 26 間學校,實施約 49 次[註 2]。若以地域性來看,100 萬韓圜校外(包含國小、國中、高中)參觀活動,仍以首爾學校居多,共計有 25 間學校,實施 48 次之多,次之為京畿道 17 間學校,實施 35 次。

我們要問的是,動輒百萬韓圜起跳的高昂校外參觀費用,錢從哪來呢?無疑地,就是家中父母親得全盤負擔──我的同學們都開心地去參加校外教學、見習旅遊,我能不去嗎?

過於昂貴的校外參觀費用,就如同同儕間流行的高貴羽絨大衣,穿上它看似走在流行最前線,「五千萬人口的喜好,好像全呼應著你一般」(5 천만의 취향을 다 니들처럼 맞춰야),還是「你只是呼應著五千萬人口的喜好」呢?值得我們深思。

圖/Shutterstock

出了社會繼續啃老

就上述脈絡看來,韓國「啃老族」的確與臺灣「啃老族」意涵不同,因為臺灣啃老族一般指出了社會仍靠爸靠媽一族,兩者有些許差異。而這也讓我想到,一日曾在臺灣媒體聽人評論韓國啃老族,言及許多韓國年輕人(15-29 歲)出了社會,還會伸手跟家裡拿錢例子,批判當地啃老族風盛行。

然而,就我當地觀察,出了社會的韓國年輕人,其實很少主動伸手向爸媽要錢,反倒是家長每次在與子女聚餐時,都能體會到現今就職艱辛,小孩工作奔忙,難得能抽空陪爸媽吃頓晚餐,著實已屬難得,反而會主動給子女一些「零用錢」(용돈)。

但現象是一環扣著一環──根據南韓《中央日報》2018 年 7 月 3 日報導,指出當地有近四成的父母親,扶養年紀超過 25 歲的子女,幫助他們日常生活,諸如同居一個屋簷下,抑或照料三餐。

這份調查引用保健社會研究院研究委員金柔京(音譯)於《保健福祉論壇》發表的「成年子女扶養特徵與政策課題」(2015 年)報告,訪問 262 名 50-60 歲,且膝下皆有著 25 歲以上子女的韓國父母親。經過調查發現,39%(102 名)的父母親仍繼續援助子女,這些子女有的是繼續念研究所深造、有的是已經就業,甚至連已婚的都有[註 3],而這些受訪父母親,平均扶養 25 歲子女人數為 1.3 名,時間長達 4 年 1 個月。

同時,報告也指出,認為「承擔扶養子女的義務,一直到子女平安就業」的南韓父母親人數,從 2003 年的 11.5%、2006 年的 11.9%到 2009 年的 12.2%,再到 2015 年上升到 17.2%,一直呈現增長趨勢。而此趨勢之下,其實寓含著當地工作難找,青年(15-29 歲)失業率直線上升──如 2018 年 5 月失業率高達 10.5%,突破兩位數,創下 1999 年來,有此統計數字的當月份最高紀錄,且持續上揚,10 月份已經來到 10.7%,令人擔憂。

此外,連帶帶起恐婚的未婚青年人數增多,晚婚率高漲──青年未婚人口比例從 2000 年的 82.1%,到 2015 年上升到 94.1%,這些無疑都造成家中父母親撫養小孩之壓力與年限。時代在變,許多觀念也隨之改變,近兩成的家庭父母能體會到世代之難題,也願意一手扛下,扶養到子女找到工作為止。

但年輕人也得爭氣些,因為另外一份報告呈現出「悲觀」面向──南韓統計廳於 2018 年 1 月 11 日發佈的數據,統計出 2017 年的啃老族(「主動」放棄就業機會,賦閑在家,且衣食住行全靠父母供養)人數約 30.1 萬人,比起 2016 年的 27.3 萬人,增加了 2.8 萬人,而這些人在青年的比重,也從 2.9%增至 3.2%。

父母親總不能照料小孩一輩子,若小孩不努力,總有被啃完的一天啊。

圖/Shutterstock

旅居國外十年的「靠爸」女兒

就 BTS〈啃老族〉一曲中,可看到批判韓國學生啃老之風外,其實也透露出啃老族可能也出現在畢業離開校園的青年身上,這也就是為何歌詞會提到:「真正的啃老族,是長大後,還繼續躲在(爸媽)房間角落的你。」(진짜 브레이커는 나이 먹고 아직도 방구석인 너)之主因。

這樣的歌詞內容,讓我聯想到的 2018 年下半年最經典的「啃老族」例子,即 2018 年 7 月 9 日韓國 KBS2「大國民脫口秀──您好」(대국민 토크쇼──안녕하세요)節目,曾播出引起社會熱議的「青年啃老族」:當天節目採訪某位從大學教授職退休,現經營英文補習班的一位父親的二女兒(32 歲),她曾在外國漂泊近十年,住過美國、英國、西班牙、德國、印度、菲律賓、中國等 20 多國,可說是飛了世界一圈,據她自己所言,十年間在外國生活搭飛機的次數,已經超過一百次以上,羨煞旁人。

能出國走走看看世界,體會異國風情,觀察他國文化的確是好事,但是令人吃驚的是,這十年間的旅費全部都由家中父親支付,二女兒之所以長年旅居在外,所持的理由是「想到國外看看世界,而且世界很大也很有趣。」讓大家啼笑皆非,甚至也讓一同上節目的大姐,對她開玩笑說:「我看妳根本就是愛上飛機的機內餐點,所以常搭飛機吧!」

然而,在主持人的詢問下,才得知二女兒之所以要常出國,甚至旅居在外的真正原因,是考量到韓國國內就業困難,且住家裡也得時常看父親臉色,深感不便,倒不如去國外旅行。當然,父親也捨不得家中女兒出外受苦,從她 20 歲後半,陸陸續續資助她的旅費至今。

先撇除這十年間花費的金錢「現實」層面而言,有哪位為人父母、當家長的不希望能常常見到子女的呢?爸爸心裡苦,但是爸爸不說吧?

而這次二女兒之所以會回到韓國,主要考量到父親年事已高,且近日又接受心臟手術,在家安養,所以二女兒趁此機會回國,希望夠能真正陪伴在父親身邊,重新展開新的歸國生活。

當然,二女兒出自「孝道」的歸國舉動,以及節目上與家人大團圓的場面,賺人熱淚,但是二女兒長達十年的旅居在外「啃老」之舉,也被許多網友熱議與戲謔稱為「新概念的啃老族」(신개념 등골 브레이커),原來不僅僅是在國內,連人在國外也可以啃老啊!

綜言之,BTS 的歌曲往往寓含當地許多社會議題,進而造成年輕人迴響,如同此文我們藉由〈啃老族〉所給出的線索,看似直白甚至出於道德勸說的歌詞,但深探之,實則寓含引人省思的社會深層現象。這樣的社會議題不侷限於韓國,或許更存在於世界各個國家,任何的一個角落吧[註 4]

[註1] 特殊目的高等學校,為 1998 年設立,主要是培養科學、外語、才藝、工學、農學,與國際等人材學校。據統計,2008 年 7 月全南韓的特殊目的高等學校,已有 132 間。
[註2] 國中則為 9 間學校,實施超過 17 次 100 萬韓圜(約新台幣 28,500 元)校外參觀活動,高中則為 62 間,118 次。
[註3] 細部而言,子女未婚的比例為 86.9%,已婚比例為 13.1%。已婚子女內,約有七成(70.1%)是雙薪夫婦,但因難以兼顧工作與小孩,故選擇與父母一起居住。
[註4] 此文特別感謝弘光科技大學文創系,大三佑阿米與大二晴阿米同學提供意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