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這兩隻柴犬靠著「發語詞諧音」與「呆萌外表」,在 2018 年發了大財

韓國這兩隻柴犬靠著「發語詞諧音」與「呆萌外表」,在 2018 年發了大財

旅居韓國近十年,總覺得韓國當地的設計、創意與美感,值得臺灣朋友交流學習。這也難怪近幾年來,我身邊有許多朋友前來韓國讀設計或廣告,都希望學有所成,回國分享所學。

在接近 2018 年尾聲的時刻,想必今年來韓旅行的朋友們,都會注意到這一整年韓國市面上流行著兩隻柴犬設計物 SHIRO&MARO,小至冬天使用的暖暖包、手機殼、筆記本,大至衣服、包包等,都可以看到逗趣的柴犬「狗」影呢!稍微懂得韓語的朋友,往往看到物品旁搭配無厘頭的對白,都會莞爾一笑。

這兩隻臺灣人熟悉的柴犬,究竟是怎麼來的?又有何魅力,能夠成為流行 2018 年一整年的「大勢」(대세)呢?原來,這跟 2018 年「狗」年有關啊。

韓國人愛玩「諧音梗」,連總統都不放過

韓國人在年月份動腦筋,發揮創意也並非第一次。近年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 年年底,朴槿惠總統因世越號(2014 年 4 月)、崔順實閨密事件(2016 年 10 月),惹得百萬南韓民眾走上首爾街頭抗議,形成韓國近十幾年來重大的燭火集會(촛불집회);而這百萬人的燭火閃耀在首爾市中心光化門、要求總統下台的怒聲,充斥在白天與夜晚的雲霄,失去民心的朴槿惠,最終於 2017 年 3 月 10 日國會裁定彈劾總統案成立,成為南韓憲政史上首位被彈劾成功與罷免的總統,迄今淪為階下囚。

當時,首爾燭火集會除了吸引國際注目外,韓國年輕人的抗議活動,也一改外人過往印象,以非暴力、和平手段,推翻了這位「讓他們丟臉丟到國際」的總統。當年,韓國年輕族群面對這位女總統的所作所為,只能笑稱 2016 年(丙申年)是國恥年,更是「病身年」(병신년)註一) 。

說來有趣,我們知道韓文內有大量歧異漢字,舉例而言,韓文學會所編的《大辭典》內,記載了 164,125 條詞彙,其中漢字詞彙多達 85,527 條,占 52.1%(註二)。而漢字在韓國小學韓文書占比 55%,更別提一些專門的醫學、哲學等領域之學術用語,更是高達 95%,同時韓文中的「同音異漢字」比例極高,如與 사기(sa-gi)同音的漢字,有「士氣」、「史記」、「詐欺」與「邪氣」等 22 個之多;而 전기(jeon-gi)則有「電器」、「傳記」、「傳奇」與「前期」等 18 個之多。

所以當年韓國年輕人用在韓語語脈內極度不雅、類似辱罵他人殘廢沒用的諧音字「病身」(병신),指稱朴槿惠在當時,即「丙申年」所犯下的罪行。當然,那年韓國年輕人也苦中作樂,不論是在抗議會場或市面上,都可以看到他們創造出許多諷刺這位「病身」女總統的周邊產品。

日語、韓語與漢字

到了 2018 戊戌年、狗年,韓國人則是把創意用在「狗」上,只不過這次不是發揮漢字,而是「日文」創意。

稍微接觸過韓文抑或日文的朋友,在學習這兩種語言時,大多可輕易地感受到親切的「既視感」,先不論同是歸屬於阿爾泰語系的韓日文法相近處,在韓語詞彙內,與日語發音或漢字相近甚至相同之語頗多──諸如「案內」(안내,旅遊導覽、說明)為日文「あんない」、「無料」(무료,免費)為日文「むりょう」、「野菜」(야채,蔬菜)為日文「やさい」等,都可以讓我們透過語言,看到文化互相交流之現況。

而臺灣人對於天性大膽、活動力十足,卻又時常做出逗趣動作柴犬並不陌生,連我自己家裡也養了隻可愛柴犬。然而,一提到柴犬,很多人首先聯想到的是日本,的確,柴犬也是許多日本家庭愛犬之一,根據日本犬保存會的資料(2012 年),日本人飼養的 6 種日本犬種(柴犬、秋田犬、北海道犬、紀州犬、甲斐犬與四國犬)裡,約有八成為柴犬,數量最多,且柴犬在 1936 年(昭和 11 年)12 月 16 日,也被指定為日本天然紀念物,備受珍愛。

作者家裡養的柴犬。圖/陳慶德 提供

不知道韓國人是否為故意,因為眾所皆知韓國當地有名的國犬是「珍島犬」(진도개),而今年卻整整一年開了日本「柴犬」一個大玩笑。他們把柴犬的日文"Siba inu"(しばいぬ,抑或 しばけん)簡化成"Shiba"(시바),趁著 2018 年狗年,再度炒紅之前已於網路上小有名氣的黃柴犬 SHIRO 與黑柴犬 MARO 兩隻卡通「狗」物。

圖/陳慶德 提供

「柴犬」是狗,也是發語詞

這兩隻黃黑柴犬能受到人們歡迎,除了畫風清新、造型可愛外,得力最深之處,莫過於牠們的「狗名」諧音,接近韓國人的發語詞「씨발」(ssi-bal,靠、他媽的、幹);而在韓國年輕人愛用的"Kakao Talk"(카카오톡)通訊軟體中,也愛以「ㅅㅂ」(SB)縮語來表達,無形之間,推波助瀾地讓這兩隻柴犬紅遍大街小巷。

有多紅呢?除了首爾蠶室地區開了一間 SHIRO&MARO 店面,販售周邊創意商品外,其他座落於大街小巷的文具行、大小商場內,從牙膏到手機殼、從手錶到筆記本、從抱枕到衣服,皆可看到柴犬身影。

然而,韓國年輕人最喜歡 SHIRO&MARO 柴犬的一點,除了牠們的萌狀與諧音外,牠們出現時還會搭配許多場景與動作,旁邊設計出一句簡短話語,諸如:發抖的狗身,搭配上一句「추워.시바」(好冷喔。靠!);微笑吐著大舌頭、奔跑狀柴犬,突然說出「시바야~놀자」(靠北!來玩喔。);或是咀嚼食物、水汪汪的狗眼講出「냠냠시바」(好吃欸,靠吆!);甚至聯名的餅乾包裝上,還可看到黑柴犬 MARO 細心提醒小朋友別噎到了「한입만 시바」(要一塊一塊吃,靠北!)(註三) 等,讓這兩隻柴犬更具人性,反應出當代社會現況。

除了微妙的發語詞意涵外,SHIRO&MARO 畫家也改編這兩隻柴犬,讓牠們登上許多知名場景,如平昌冬季奧運(2018 年 2 月 9 日到 25 日,於南韓平昌市舉辦),出現 SHIRO&MARO 兩柴犬舉著聖火幫運動選手打氣;在名畫與建築上,挪威畫家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1863~1944)的〈吶喊〉(Skrik,1893 年作品),畫中央的人也變成柴犬狗身;美國著名標地物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也變成自由柴犬像;《鐵達尼號》(Titanic)電影,女主角在船甲上伸開雙手,後方男主角深情擁抱經典畫面,也變成兩隻柴犬粉墨登場,登船亂抱,真讓人哭笑不得啊;甚至,這兩隻柴犬也紅到臺灣來──2018 年 6 月中華職棒 Lamigo 桃猿隊,也曾邀請 SHIRO&MARO 來到臺灣桃園主場相挺呢。

在這一波柴犬風的現象下,讓人不得不讚嘆韓國人的創意,透過經營多年萌犬畫風、諧音應用,連帶開發出許多週邊產品,趁勢於 2018 年炒紅了這兩隻柴犬,同時也開了「日本,靠!(柴犬)」一個大玩笑啊。

在已近 2018 年尾聲的今日,回頭看看這一整年,韓國柴犬風大盛,而 2019 己亥豬年即將來到,讓我也不禁期待起,明年韓國人又要發揮怎麼樣的創意了。

圖/陳慶德 提供

註一:關於韓語脈絡分析,請參閱陳慶德《韓語超短句:從「是」開始》。
註二:數據引自《韓國民俗生活的記憶與敘述》,鍾俊昆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6 年初版,pp.62-63。
註三:當然,這邊시바可用「柴犬」意思解,但就語脈與當地年輕人意識,還是傾向把시바作為諧音的「靠」發語詞解。有趣的是,儘管 SHIRO&MARO 畫家一開始就提醒大家,「오해하지 마세요.욕 아니에요.(請別誤會,這不是髒話)」,但仍引起流行旋風。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陳慶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