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引起廣大迴響的「兩岸評女文」:缺乏「文化意識」才會令你成為屌絲

致引起廣大迴響的「兩岸評女文」:缺乏「文化意識」才會令你成為屌絲

撰文: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幾天換日線刊登了一篇號稱在廣州打工的「屌絲男」比較兩岸女性的投書文章,是 11 月光棍節的專題徵稿。文中作者從穿著、身材各方面進行比較,他說自己在半年內跟 7 個女性約會 22 次,引起了許多網友廣(ㄑㄩㄣˊ)大(ㄑㄧㄥˊ)迴(ㄐㄧ)響(ㄈㄣˋ)。短短一天幾百則留言,一面倒抨擊這個投書者「直男癌發作」、「令人作噁」、「物化女性」等等,許多讀者甚至表示對換日線十分失望,揚言退讚。

這麼千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文,作為換日線老作者、真愛粉的我也要來細細品味一下。作者先在文中寫,對岸女生打扮「土」卻有女人味,積極主動等等,反過來就說台灣女性高冷愛理不理。甚至還比較起外貌、身材,活像皇帝一般,環肥燕瘦地評點起來。還進一步寫對岸的女孩更積極主動,想脫單;台灣女生反而被動等等。

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囈語式比較評論,的確讓感到不可思議,但換日線作為一個開放的平台,會刊登這種文章其實也反應了他的包容性。我個人不覺得換日線刊這篇文章有什麼問題,畢竟民主的社會有多元的聲音很正常,換日線海納百川的性質也是跟其他媒體最大不同的優勢。

但是對於這篇文章,我個人覺看了相當不舒服,以致讓我第一次提筆針對平台上其他文章寫評論。你現在看到的文字,就是來解釋為何我對這篇文章的反感,而且更要說出這位男性友人,背後代表的是「文化意識」的缺乏。

概括化的刻板印象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這位自稱剛登陸半年,在廣州中企擔任工程師的林姓男子,據他的觀察,他認為自己在廣州遇到的中國女性「夠現實」、「有目的性」,找人吃飯就是想成為交往對象,跟台灣人不同。他就此評論,要追台灣女性很難,甚至當起了心靈導師給台灣女性脫單建議,要台灣女性學學這樣的積極性。

看完這段文字,覺得「我的老天鵝」啊!怎麼可以講出這麼荒謬的話來還毫不羞愧,跟這樣的人一樣身為台灣人,讓我感到很抱歉,果真是台灣「直男癌末期」代表的極致體現,還把台灣男生形象透過換日線這樣的國際平台,傳播到全球華文世界。

首先,這位林男犯的第一個錯誤就是概括化的刻板印象,即便他在開頭有先聲明樣本性不足沒有代表性,但是其後一系列評斷,本身就是一個概括性刻板印象歧視。

「哪裡的人就應該怎樣,是怎樣的形象」這是一個很普遍的概括性的評論。然而,這種思維本身其實非常危險,但卻存在於遍在許多人的心中。

當人們習慣說「哪邊的人就是怎樣」,替某種地域的人貼上標籤時,其實就是說出了不同人群間的刻板印象,如此一來,很容易就會衍生出歧視跟仇恨。現今社會很多衝突就是基於此種思維盲點而引致,例如:西方世界的恐伊斯蘭症、族群問題等等。

以管窺天,看到片面就以為看見了全部

先不說對岸,光是台灣這樣的小島,不同地域、世代、階層之間的人,其觀念就天差地遠。舉婚禮為例,與閩客外原、北中南東等不同族群或地域的人,都可能衍生出不同的習俗跟儀式;每年端午節都會出現北中南的「粽子大戰」;甚至比鄰的台北市和新北市,隔了一條河,城市光景跟人文面貌都不一樣了,何況擁有 13 億人口的對岸。

不同省份、社經地位的女性會有一樣的情況嗎?從這位林男的口氣,就完全可以了解到他不只不了解中國,甚至還沒真正融入當地,大概也沒幾個當地朋友。在中國各地,本來就有自己看待不同省份女性的傳統印象。比如說,「北京女孩坦率」、「山東女孩忠厚」、「江浙女孩溫柔」、「廣東女孩持家」、「東北女孩豪爽」、「雲南女孩熱情」等等不同說法。當然這種地域性的印象本身也是種刻板標籤。

其實,這同時也是許多在認識中國上一個很大的誤區:把中國當成一個整體。只要是生活在那片土地的人,性格都是一個模板刻劃出來的,這種觀點不只有問題,更是很危險的。這樣的侷限性反而讓許多自以為走出去的人,帶回來更狹隘偏執的觀點,更顯以管窺天。

舉個例子,今天如果有個美國大學生,來台灣偏遠山區地區當志工,下了飛機以後直接乘車到當地,他所看到的是教育資源不足、家庭失能的孩子們生活窘困的情況。如果他把這樣所見所聞寫成文章,再傳播回英語世界,說台灣真是個悲情的地方,想必也會引發極大反彈。

無可否認,那也是他親身經歷,但他所經驗的僅小一部分的片面,就錯把片面當成了整體。

要說貧民窟,即便是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都有。如果只看過一個國家一小部分的光景,就推導出錯誤的刻板印象,還妄下評斷,那反而顯得自己格局不足,氣量狹小而鬧笑話。

同樣地,林男也示範了完全一樣的錯誤。在廣州生活短短半年,網路上認識幾個女性,吃過幾次飯,就化身成兩岸兩性專家,大放厥詞。還給台灣女性脫單建議,能有這種「羞恥抗性」,也是一大奇事。

圖/Shutterstock

體現文化教育的不足

寫到這邊,其實不能怪林男,不全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他過去接受的教育,並沒有教育他正確的文化意識。過去台灣媒體大多從政治、經濟角度看中國,卻大大地忽略了從文化、社會等不同角度出發,讓台灣人看到的世界是如此扁平、單一。

所以一個較正常的觀點應該是什麼?我覺得換日線上另一篇文章,Jen Chen 的《為何一個「標籤化」的網路玩笑,越來越難笑?甚至可能成為另類「霸凌」?》一文就提出很好的詮釋。

她在文中談的概念很簡單,「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因為理性來說這就是相當負面的「以偏概全」的邏輯謬誤,標籤化會助長仇恨跟對立。Jen認為,要這種改變情況,必須要有自覺(Self-awareness)的練習,在日常生活中檢視、反省自己的想法跟言論,會對他人造成的影響,就能減少這種標籤化帶來的負面影響。

其實,在批評林男不可思議、荒謬的言論同時,我們也可以把他當成一個負面教材,檢視自己過去是否也曾用刻板印象去看待人、事、物?覺得什麼樣的人就應該會怎樣?或許在台灣內部,也不斷上演這樣的情況。比如對不同地域的人有這樣的標籤化「南部人都講台語」、「高雄人不守交通規則」、「台北都是天龍人」、「東部都是騎山豬」,這種開玩笑性的標籤化言論本質上跟這個林男的思維沒有不同。

把每個人都當成一本書 重新認識閱讀

所以每當我們認識一個新的人時,都該先去除對他身份背景的刻板標籤。我們不能遇到日本人,就覺得他雖然有禮貌卻心口不一;遇到西班牙人就以為他們都在睡午覺很懶散;遇到伊斯蘭教徒就覺得他是極端分子等等。

每一個人雖然多少會受到母國或地域的文化影響,而產生不同的行為模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把每個人都當成獨立的個體,「重新」、「從心」去認識。沒有哪裡人就一定會做某件事情。我們可以對不同國家進行跨文化比較,從政治、歷史、地理等角度出發思考差異性,但是絕對不要因此就把人群給分類,用標籤來定錨。

標籤雖然能夠進行快速分類,但刻板印象會蒙蔽我們的雙眼,讓我們看不到真正的對方,而造成誤區跟盲點,甚至對非我族類的其他族群,產生錯誤的情緒和偏見,進而導致歧視跟仇恨。

真誠地了解和學習分享彼此的文化背景,用理解帶來諒解,我想,是跟所有人交流上最重要也最寶貴的一塊。

至於這篇荒謬至極的文章,罵歸罵,也應該罵。但或許能成為一個契機,讓我們更深入思考文化意識(Culture Awareness)這件事情。

《作者簡介》
何則文,90後青年作家、科技業主管,著作有《別讓世界定義你》,臉書頁面:小樹文策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