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的婚姻觀:愛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結不結婚很重要嗎?

歐洲人的婚姻觀:愛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結不結婚很重要嗎?

撰文:公孫丁丁/讀者投書

在中國古裝電視劇《如懿傳》熱播之後,古人乾隆上了好幾次現代影劇版頭條,十有九次都被冠上「渣男」、「渣隆」。追根究柢,渣男乾隆處理感情不夠乾淨、負心、貪心劈腿,而當我們陪著如懿掉淚罵髒話,憤而為乾隆貶上「渣」字輩時,正也顯示了現代人的感情觀。

是的,我們都期待著一生一世、專心真誠的愛情。

愛只能是一生一次嗎?

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專心致志」,國父專一做一件大事,革命才會成功;孟母三遷,為了孟子學習專一。「專一」在亞洲文化的語境裡,似乎好處多於壞處,但感情不等於個人志業,彼此都需要情投意合後才能談未來。社會新聞版面上層出不窮的情殺、情變後騷擾、跟蹤前男女友案例,就像是後宮裡嬪妃盼望渣隆的愛,愛的太深、愛的太傷心勞力了,為什麼一段感情絕對只能一生一世呢?

在歐洲,性別、性向、單身、約會、戀愛與婚姻,都不是壓力;在愛裡,理應有尊重、自由與彈性。想想看,一個已屆中年的人,單身、沒有結婚、離婚,在台灣會聽到什麼評語呢?

兩個瑞典失婚單身女性:誠實追愛,尊重自己

瑞典讀書會的朋友帶著她的新男伴出現,她終身住在鄉下小鎮,50 來歲的年紀、中年失婚太太交了新男友,這在小鎮上是轟然大事。她說:「這是我從交友網站認識的男人,我喜歡、我自己主動追求他,我們要結婚了。」

她的女兒 28 歲,常常帶著男友、媽媽以及新爸爸一同聚會,女兒說,大家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力,中年失婚太太卸下她的失婚身分,她即將是新婚太太。朋友說:「離婚後,我減重,然後我成為健身房教練,我積極掌控自己的人生。我失婚、單身、再婚,我不怕,因為我獨立和自信。」

讀書會裡另一個獨立自信的代表,是 80 歲的斯德哥爾摩老奶奶,她住在一個整齊乾淨的房子裡,話不多,而且說話從不尖銳。每年我都很期待她的聖誕卡,因為她寫得一手好字,整齊清秀,字跡如人。

她在中年離婚,前夫很早就再婚了,她一生再也沒結婚過,無論單身離婚與否,她生活依然過得獨立。吳爾芙說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從她優雅的公寓裡便可看見,這個女性,單身,活得毫無憾恨;她認真打理自己的生活,尊重自己,不為任何人而活,無論是心裡或她的起居室,裡裡外外,她都擁有無比明亮清澈的空間。

朋友說:「離婚後,我減重,然後我成為健身房教練,我積極掌控自己的人生。我失婚、單身、再婚,我不怕,因為我獨立和自信。」圖/Shutterstock

正宗單身,全力為生活付出

我的荷蘭同事,55 歲男性,未婚。他說同居生活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他為了伴侶搬到紐約,某一年他想家了,紐約伴侶陪他搬到荷蘭,但這個紐約伴侶無法適應歐洲生活,於是他們分開了。

這個 55 歲的男人,提到前伴侶,沒有眼淚、沒有恨、沒有滄桑,很平淡。他說:「以前我們住在紐約的這裡,附近有個貝果店、另一個方向有漢堡店。」就像聊到一個老朋友或一段大學回憶一樣,他的記憶裡只有記下相處的美好片段。

當他走在路上看到喜歡的類型,他會突然變得很羞怯,有時候會突然驚喜地跑過來說:「剛剛我和我的菜握到手了耶!」勞碌的工作佔滿他的生活,工作以外,生活重心全部付出在照顧失智的媽媽身上。假日他就打掃自己的、媽媽的公寓,兩個公寓兩邊跑的生活,讓他沒有再提過任何對伴侶的期待。

是不是單身,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他的生活重心不在天長地久的戀愛,甚至不曾把結婚當作人生目標。他連哀愁的時間都沒有,認真整頓好自己,就是最好的生活。

是不是單身,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他的生活重心不在天長地久的戀愛,甚至不曾把結婚當作人生目標。圖/Shutterstock

不需要結婚證書,「同居」也能在兩人的小宇宙裡追求自由和彈性

每逢農曆新年,長輩聊天是不是必會對晚輩催婚?在歐洲,有一種簽證、有一種兩性交往關係,叫做同居。

一對中年情侶,年近 60,從大學就開始同居,一生都沒有結婚,卻也沒有外遇,他們的兩個孩子也都穩健成家了。結婚這件事,在歐洲可有可無,同居伴侶也可以是一生扶持的伴,問他們沒結婚的理由,他們說,以前孩子年紀小、工作又太忙沒時間結婚,現在周末早上還是會吵架,放假要計畫一起旅行、或者各自旅行,平常要上班,上班之餘要健身、看新聞和連續劇,人生真的沒時間想結婚。

結婚,在歐洲,不是一個值得被放大檢視、值得去追求的人生目標。愛情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就像工作、運動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一樣,相處只是自然而然在一起,感情並不一定需要婚姻的認證。可以說,即便兩人的配偶欄都是空白的,但他們實際的感情狀態,永遠都是被另一半填滿的。

從玩咖到成家的同志

一個三天兩頭換伴侶的同志客戶,某天跟我說他要結婚了,幾年後,他帶著孩子、牽著另一半,來我工作的精品品牌買包。他還指明:「我們每天去健身房用的,要耐用好看的,最好空間設計還可以放一瓶威士忌。」

在歐洲,沒有人會用道德批判他,過去單身時,他對每一個約會對象都表明清楚了:「嘿,我們只是約會,彼此沒有包袱的。」但是當某天另一半出現了,他也毅然決定要穩定交往,之後經由社工人員審核,他們現在是三個孩子的家長了。

對待感情,誠實是必要的,對另一半或約會對象誠實、也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情,而不是用謊言包裝劈腿的真相。約會也不是一個「一定終生」的活動,因為歐洲生活是很極簡的,下班就是回家而已,所以約會也可以只是簡單聊聊天、吃個晚餐,當作為下班後的空虛殺時間。畢竟,約會的本質就是認識彼此而已,放輕鬆交談,感覺一下彼此日後有沒有發展機會,成為交談一生的交心伴侶。

愛,就是尊重尊重自己和對方

獨立、結婚或同居,都是愛的方式,無關開放或保守;單身與否,和失業或找到新工作一樣,只是一段時間的生活狀態罷了,並沒有那麼強烈的對立。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先明白自己的感情需求,再誠實面對伴侶;即使單身了,把自己生活照顧妥貼,也是一段幸福自足的人生。

渣隆會出現在歐洲嗎?不會的,因為歐洲沒有如懿苦情的淚水。如懿斷髮,一斬和乾隆的情絲與憾恨,但在歐洲,如懿不需要被困陷在從一而終的內心牢獄裡。渣隆不過是生命裡的一個過客,她可以跟渣隆告別,然後繼續約會、同居、獨居、結婚或者多元成家,再不需要聽到批判或接受農曆新年的長輩團圓飯拷問;如懿一定可以跨越城牆外,度過率性瀟灑的人生歲月。

《關於作者》
公孫丁丁
何許人也?為求學、為工作、為人生跨國搬家數次,倫敦、紐約、斯德哥爾摩的大小巷弄和超市都有其足跡,現暫居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流浪漢,專長為文化研究/時尚產業/歐洲職場/自我成長,精品業工作日記 is coming soon!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ongsundindin/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flickr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