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世界的鴻溝,從來不是語言,而是「從眾」又「功利」的要命心態

我們與世界的鴻溝,從來不是語言,而是「從眾」又「功利」的要命心態

前文:「為什麼亞洲人都這麼討厭大家?」英國女孩的提問,讓我反思:我們為何「排擠」世界?

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我們這一代的人,是不是每個人內心都有一種潛意識,對於外務、與眾不同以及會「爽」的活動,都有著莫名的罪惡感?例如像是泡妞、喝酒、跑夜店、電音趴、騎重機、刺青、染髮等等不符合身份的事情,就更別說關於意識開發的療法、精神類疾病與藥物的研究。

我們也排斥同性戀、排斥與眾不同的人、排斥情緒太豐富的人,總之我們排斥所有和大眾看起來不太一樣的人。而不要與眾不同的心態,又能延伸出許多在多文化社交場合的情況:英文不好就不要一直講很丟臉;英文很好也不要一直講很愛現;沒事只有你在跟妹子講話你是不是想對人家怎麼樣──就算是又如何?我真不得不說,這些語句翻譯成英文說出去,真的會被當成百分之百的沒膽魯蛇,記得要嘴人用中文就好,千萬不要讓自己在外面丟臉。

他們還告訴你要「泰山崩於前而不改於色」,我也曾經把這句話當作圭臬,認為情緒是壞大事的根本原因,情緒化就等於不專業;但是如果壓抑負面的情緒,也同時會讓你逐漸失去對於正面情緒的感受,你還願意嗎?現在的我如果親眼看到泰山崩了,我一定傻眼然後興奮的趕快拍下來上傳 IG 和世界分享,這甚至會成為我老了以後講給兒子聽的床邊故事。不改於色,你還是人嗎?

在我們台灣社會氛圍被歸類為「不好」的活動可多著,除了上述理由,當然還有一個比較理直氣壯的理由:對身體不健康。然而,我也同樣不覺得我在準備大學學測的那段時間,生活方式有多健康,卻依然受到從爸媽到街坊鄰居親戚甚至里長阿伯的肯定。雖然沒有明文禁止,但是好像大家心裡都默默的知道,某些事情做了不好,而某些事情再傷身體、再不合理,都值得打拚。

圖/Shutterstock

看似方便的功利主義,也會反噬我們

我相信在經濟起飛的時代,每天逼小孩「你這樣到底能幹嘛?」或許真的在某種程度上造就了當年台灣的經濟奇蹟,但是我相信在這個時代,這樣的言論絕對不會帶來經濟奇蹟,只會讓你的孩子越來越「沒有感覺」,到最後對世界、對人完全失去興趣。

如果你自己都常常告訴孩子「賺錢讀書最實在」、「學生不要搞東搞西」,那麼你有什麼資格說政治人物賣台灣換訂單呢?民主自由能當飯吃嗎?說起來,他們的行為其實算是「眾望所歸」吧?

如果你自己都在告訴孩子有土斯有財,有錢要堆房地產,那你又有什麼資格抨擊危害些許大眾權益來中飽私囊的人呢?旺旺不就只是犧牲一點點台灣人的第五權,頂新不就只是犧牲一點點台灣人的健康嗎?難道「有土斯有財」的觀念傳承,不就也是一種「犧牲一點點下一代的居住正義」嗎?

你可以為了讓你的孩子日子好過一些,一輩子灌輸他有土斯有財的觀念,但是請在後面加上一句「但是一個沒注意會傷害到其他人的權益」,至少給他在良心正義和躺著收錢之間自己做選擇。那些炒房炒地皮的政治人物和大老闆,小時候聽得難道不就是「有土斯有財」才窮盡一生理直氣壯臉不紅氣不喘的搜刮土地資源嗎?而如果整體社會意識一直是「有土斯有財」,那我們又如何期待政治人物會提出公平正義的土地改革法案呢?

你說,不矛盾嗎?你說,如果你是一個沒有家族背景的菜鳥政治人物,這樣的社會氛圍下,你敢去推翻這樣的制度嗎?對不起在台灣我還真的不敢。

當然,這又會繞回最大的問題,政治體制和國家存在的目的是什麼,生命的最終意義是什麼?這一生庸庸碌碌的活著又是為了什麼?我想我還沒有足夠的體驗和大家分享心得。而在許多人眼裡,他們一樣會問你「你想這個要幹嘛?」

或許我們沒有足夠的勇氣和精力,去挑戰身邊那些不斷散播這種膚淺言論的人,因為通常這些人都是需要被敬尊的所謂「老」和「賢」,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受比自己更多的苦,才有資格擁有的和自己一樣多;當然更重要的目的是要你乖乖工作維持社會運作,但是不要關心公共事務和決策過程,這樣能夠動手動腳的空間才會更多。而我想我們至少能讓這些言論少影響自己一些,也讓他們少影響身邊的人,畢竟我們是人,不是會賺錢讀書的機器。

那些別人眼中「沒用的事」,豐富了我的生命

來了英國之後,我很感謝身邊朋友滿滿的正能量,和分享不同的價值觀的意願,讓我逐漸調整看待事情的角度,試著把所有生命中的一切都當作過程,並且在每一個過程中追求最大的「感受」──不論喜怒哀樂,來找回我在台灣成長 26 年來逐漸被抹去的「人性本能」,逐漸找回小時候聽到音樂會不自覺跳舞,到底是什麼感受。我的生命因為多了更多被大家歸類為「沒必要」的感覺、興趣以及熱情,而精彩了太多。

沒錯,我賺的錢比過去少了些,得罪的人比過去多了些,覺得我玩物喪志或是目無尊長自以為是的師長前輩們更不用說,但是如果大家敢抱怨,是不是就要敢出來幫助好事譴責壞事?還是你在期盼別人替你出面解決你看不慣的問題呢?

當然,這世界上的任何價值觀並沒有絕對的對錯──你沒有一定要融入世界,也沒有不能終身熱愛讀書賺錢,只有適不適合和健不健康,而我認為充滿功利主義色彩的社會氛圍,對於個體的發展和眼界來說並不健康;至於是否有利於社會運作或是社會安定,就不得而知了。

圖/Shutterstock

如果不認同部份社會文化,請用行動改變它

回到文章開頭的那個小故事:被我找去酒吧的那 4 個台灣人,待完第一輪就離開了。也好,省得我在度假,還要擔心一些不符合台灣道德價值的事情或言論。我想這樣的場合對於台灣人來說或許相當無聊,派對從來都不存在於我們的文化,一群人聚在一起必須得要有事做,吃飯啊、烤肉啊、煮火鍋啊、唱 KTV 啊等等,單純聽音樂跳舞喝酒說話,無所事事不算是我們習慣的活動。

就像我和幾個朋友之前在倫敦的夜店,請了幾個 80 年代底特律復古風格的 Techno DJ 辦了一個主題派對,也邀請了一些台灣朋友來,現場氣氛和人數遠遠超過預期,有些人甚至穿全套美式古著盛裝打扮的來參加,售票收入跟場地還有吧台拆完帳居然還有盈餘。然而我在現場,很明顯地感受到這氣氛並不是適合每一個人,尤其台灣人。

直到後來,有活動要約朋友的時候,我都得要先註明這是個英文還是中文的活動,儘管大家都會講英文。而我真正想表達的其實是,這個活動我認為不適合你,因為你心底對於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沒有足夠興趣,對於完全不同的「價值觀」也沒有足夠興趣,所以不願意跨出障礙試著交流,儘管你自己不知道。

也當然,一直到最後我都沒有告訴那個英國女孩,我是用什麼奧步讓那一桌台灣人加入我們的,儘管她現在還誤以為我是高手,而我們已經約好夏天要再一起去旅行。噓,麻煩幫我保持這個美好的誤會。

不過再當然,當天故事的結局還是有可能是我在冰塊浴缸醒來,然後有一張紙條告訴我少了一個腎。投資人生體驗有賺有賠,而且沒有公開說明書,但是至少是我的個人選擇,而不是被社會逼迫的,我只能怪自己而不是恨中國恨台灣恨蔡英文恨馬英九。我們選出什麼樣的政治人物是整體大眾意識的結果,不論是否有被操作。

不滿意的話,與其批評他們或是批評不同立場者,不如試著從自己開始一點一點的改變社會環境,畢竟如果把你放在他們的位置和成長環境,你的立場也可能和他們一模一樣。有本事的話,試著去說服他人,沒本事的,至少試著讓不健康的言論停止在自己這一代,別再向下傳播。

共勉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