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 1200 條蚯蚓把廚餘變成有機肥料──專訪環保新創 Bionicraft 創辦人趙晟翔

他用 1200 條蚯蚓把廚餘變成有機肥料──專訪環保新創 Bionicraft 創辦人趙晟翔

撰文:賴澤霖

高中生循環經濟去年介紹了有機食物循環桌上型廚餘處理器 Biovessel。使用者只要把水果籽、吃剩的葉菜等生廚餘投入容器,透過 1200 隻紅蚯蚓的自然生物作用,生成天然的有機肥料。這些肥料用來栽培植物,也可以留著養蚯蚓,處理下一輪的食物垃圾,還能改變垃圾處理過程中產生的氣味,以大自然潮濕泥土的清新驅逐食物腐爛的味道。

在報導過程中,高中生循環經濟團隊對 Bionicraft 的成就大感佩服,也因此不滿足於從網路上獲得間接資料,在2018年尾聲,團隊很榮幸地透過電訪訪談的方式,跟 Bionicraft 創辦人趙晟翔先生有簡短的交流。過程中進一步地了解到當初晟翔是怎麼接觸廚餘再生的領域,以及兩年多來經歷過的風風雨雨。

從建築到環保永續議題

從高中時期就嚮往朝建築領域發展的趙晟翔,當時也想不到現今會走進廚餘再利用的研究,即便是從現在看來,建築與廚餘回收也是兩個完全沾不上邊的平行世界。念讀建築系的他在畢業設計才因緣際會接觸到環保永續議題。為了完成畢業設計,晟翔針對建築原料的開採、使用、銷毀進行深入的研究,為了更實際地接觸業界現狀,他與垃圾掩埋場及焚化場等廢棄物處理單位建立起聯繫,這時他才驚覺,原來這些單位處理的垃圾有很大一部份皆是屬於有機垃圾。

所謂的有機垃圾,就是大家熟知的「廚餘」,這些富含水分的廚餘丟入焚化爐焚燒,過程中不但可能產生沼氣損傷機組,也可能因此降低爐心溫度,造成燃燒不完全的情況。趙晟翔得知這些由廚餘衍生出的問題後,便燃起了他解決問題的念頭。因為這個原因,讓他在 2016 年創立了 Bionicraft。

Bionicraft 另一產品 Alphapot 發發盆。圖/Bionicraft 提供

創業初期,晟翔的家人並不完全支持,因為當中太多不確定風險。但晟翔認為,其實只要「知道自己在幹嘛」就好,對自己走的道路有明確的方向,在一開始就要立定目標、釐清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也避免在創業過程中迷失,不知所措。

Bionicraft 團隊成員多半是晟翔在大學期間認識的朋友,領域囊括生物學家、建築設計師、產品設計師,也如同多數新創企業一般,初期招募人手就是第一個難關。

起初,晟翔的朋友們對他到底要做什麼毫無頭緒,晟翔耗費許多時間後才終於說服他們。來自不同領域的人才加入,也使團隊內部有了更多來自不同角度的觀點;技術人才從產品製作方面切入,管理人才則從市場需求切入,即便有那麼多聲音的加入,團隊卻少有對未來藍圖的爭執,「因為一開始大家就有一致的方向」,趙晟翔說道。

第一個產品 Biovessel:1.5 萬小時研發過程

在談到第一個產品 Biovessel 時,有些人很好奇為何 Biovessel 的形狀如此特別。趙晟翔提到一個特殊的製程方法──吹模。顧名思義就是用一根管子吹出空氣填滿整個模具進行塑形,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其實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寶特瓶就是用吹模的方式製造的。透過特定的模具,再批量生產出這些瓶子。

即便這項技術對製造商來說並不陌生,但 Biovessel 的形狀、厚度及大小跟寶特瓶比起來根本就是天差地遠,Biovessel 的吹模可以說是另一個層次的技術。研發過程中更要考慮到材料的加熱程度、吹氣量,團隊做了數不清的模型,和製造商不斷調整,總計花費超過 1.5 萬小時(將近兩年),才終於製作出完成品。

趙晟翔提到,在技術突破過程中,不斷地失敗讓團隊氣餒,這時製造商們的支持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人會困惑,為什麼製造商要沒來由地支持一家新創企業呢?對他們能有什麼好處嗎?其實,台灣商界中小企業佔了多數,多半企業剛開始也都走過一段荊棘之路,對後進總是希望能提攜的。筆者猜想,或許當中也有摻雜了台灣獨有的人情味吧,所以製造商對 Bionicraft 這類的新創企業抱著支持鼓勵的態度。

而筆者認為,正是這些新創企業不斷為台灣產業發展注入新血與動力,同時老牌企業給予正面回饋,才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這樣的循環其實不僅適用在致力於永續發展的公司,各個領域都可以類比,當越來越多的想法湧出、被實踐,老、新世代的通力合作將對這群 doer 產生莫大的推力。

網絡募資超過 180 萬

任何公司的營運都離不開「錢」,一個新創公司起步資金來源很多,包括家人、朋友被你的理想感動而投資;天使基金看準你的潛力而投資、創業者自掏腰包⋯⋯而 Bionicraft 則是在群眾募資平台上獲得了啟動資金,甚至也因為選擇了對的群眾募資平台,打通了之後的行銷之路,讓他們得以在創業初期就吸引眾人的目光。

Bionicraft 靠著第一個產品 Biovessel 在美國最大的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上募資,兩周內順利募得超過 6 萬美金(約台幣 180 萬)的啟動資金。

趙晟翔表示,其實一開始會投放在 Kickstarter上不只是因為獲得資金,曝光度也是一大因素。在募資平台本身具有聲望的帶動下,各種媒體、廠商也會定期上  Kickstarter 尋找下一個明日之星。對新創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成本極低的曝光機會。Bionicraft 的無窮潛力吸引了 Fast Company ──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雜誌之一!募資結束後,Fast Company 將 Biovessel 列為 2017 World Changing Ideas。不論是活動邀約還是廠商洽談都隨之而來,一下進入到世界市場的舞台,也得以擴展海外市場,在第一年就斬獲好成績。

參加新創計畫,善用課程資源

Bionicraft 也參加了社企流舉辦的 iLab 計畫。該計畫支持各種社會企業,從銀髮照護到環保商品,如此多元的組成也讓 Bionicraft 團隊擁有一同打拚的夥伴,雖然領域不同,但都抱有一顆對社會發展的赤子之心,也為公司未來的發展奠定厚實的人脈基礎。團隊也善用計畫提供的資源,了解關於一間公司營運所需具備的能力,舉凡法律、財金、會計、公關,這些相關領域的培訓與指導都對整體營運有莫大的正面效益。

Bionicraft 雖然才成立不過 2 年半,在新創圈還不算老鳥,但趙晟翔也想對後進們說,在踏入這個圈子前要先想清楚自己的目標、想法,然後努力地實現目標,就是要「把手弄髒」才會知道整個運作模式,當個 doer,去體驗每一個當下,即便最後失敗了,這些經驗也會化為之後的養分。

訪談到了尾聲,當問到最後一個問題,「最想感謝的人是誰?」趙晟翔沉默了一下,他說,「要感謝的太多,團隊夥伴、製造商甚至募資平台上的買家」,乍聽之下有些敷衍,但也在這個時候,筆者才深刻體會到國中「謝天」這課中的意涵。創業過程中那麼多的貴人,因為需要感謝的人真的太多了,也就只能謝天了。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Bionicraft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