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減塑」了沒?高中校慶園遊會實地大檢測(下):衛理、延平、中山篇

你,「減塑」了沒?高中校慶園遊會實地大檢測(下):衛理、延平、中山篇

上篇:你,「減塑」了沒?高中校慶園遊會實地大檢測(上):建中、雄中、雄女篇

撰文:陳詠昕、沈安婕、張安時

衛理女中

台北市私立衛理女中去年十月底舉行校慶園遊會活動,主題為「愛心做環保」;呼應主題,衛理女中也實施減塑措施。

當天我們深入衛理女中進行採訪,希望能了解到各方對這次園遊會的想法,以及減塑措施對於垃圾量的減少到底有沒有實際的效用。

一名衛生股長觀察到:「塑膠量確實減少許多,但紙類卻明顯增加了,例如:紙杯、紙碗、紙盒等物品;我們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都能夠攜帶環保餐具來購買,將垃圾量降到最低,而許多來參加園遊會的人,都沒有切實做到,造成我們的困擾。」

無法使用塑膠,那就轉而使用紙類。圖/陳詠昕 攝

若僅針對「減塑」目的,本次效果的確卓越。但若將範圍擴大,便能知道這樣的減塑方式並沒辦法從根本解決問題;無法使用塑膠,那就轉而使用紙類。

另外一個問題是消費者對「方便」的渴望,依舊遠大於對「環境保護」的執著。多數人對環境永續發展的印象還停留在溫室氣體排放、冰川溶解、海平面上升,卻沒有意識到,其實自己的消費行為也是千萬源頭的其中一個。

透過採訪,我們發現從外校來訪的同學,對於衛理女中實施減塑政策並不知情。筆者認為應是此政策僅公布於學校官網上,所以僅有校內攤販了解,但政策卻沒有被學生往外分享,導致外校人士兩手空空便來到衛理女中。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筆者在朋友圈裡放送這個訊息,大概會被當作奇怪的人──園遊會就玩得開心就好啦,管這麼多幹嘛呢?更別說有多少人願意以實際行為參與這場減塑行動。因此,問題不僅在宣傳活動與否,而是「永續發展」的觀念是否根植人心。

來到攤位詢問叫賣的學生,如何吸引顧客上門?一名學生分享道:「由於我們販賣的東西與其他攤位大同小異,所以我們對於攜帶環保杯的顧客,便以減價五塊來促銷;大家也會特別回去拿環保杯來裝飲料。」

筆者覺得,當大家販售的產品都差不多時,想增加自己的銷售額必定要降低售價;而這其中也是有學問的。當攤商無條件減價時,消費者多半會猜到,要嘛是結束前出清庫存,要嘛是品質比不過別人而造成商品滯銷。前者倒也無可厚非,但在後者情況中,卻會讓消費者更想光顧其他商店。若是用環保杯包裝以吸引顧客,筆者相信一定會有人希望能在省荷包的同時,也減少廢棄物的產生。

根據團隊的問卷調查,當產品類似時,57.1%的消費者傾向購買對環境友善的產品,或許也的確會有部分消費者是為了折扣而購買,但不管如何,都是為了地球而做出的一點改變。

經過一連串的訪問及觀察,我們得知衛理女中的學生以及老師幾乎都會自行攜帶環保餐具,最後塑膠量也減少了許多,而攤販提供的塑膠量也較少,此項計劃算是成功一半。而 2019 年是否能更進一步,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延平中學

延平中學正門。圖/玄史生@wiki CC BY-SA 3.0

在全班睡死的早自習,喇叭突然迸發尖銳的聲響,嚇醒了所有人:「學務處廣播,請各班同學打開第 1 頻道,收看校慶園遊會環保杯租賃介紹!」

嘈雜的討論聲四溢各處,耳際竄入影片的音樂,原本的喧騰轉為一陣屏氣凝神的靜默,一個瓢子映著翠綠圓底的圖樣遁入眼簾,「是青瓢!」

影片介紹了透過青瓢系統租賃環保杯的流程、公司經營理念、品質維護、成果展現,也讓我們知曉,原來學校將施行「減塑園遊會」計畫,與青瓢合作,並由校方支付所有租金。

影片播畢後又掀起一波討論,「哦原來是這樣啊,反正我們不用另外出錢,用什麼容器喝應該都沒差」、「嗯不錯啊,這樣就不會結束後清垃圾清到心很累」⋯⋯大家懷著一顆雀躍又期待的心,等待園遊會的到來。

園遊會在 8 點開始擺攤後,人潮陸續湧入。各攤位的同學們都手忙腳亂地準備著,各種食物香味四溢,越來越多人手拿青瓢杯,有說有笑,耳邊不時傳來些許驚嘆:「這環保杯其實挺不錯的,很耐看,而且拍起來很有質感」、「這材質好像塑膠喔!雖然介紹影片有說材質是聚丙烯,可以耐熱到 100 度,但還是有點疑慮」⋯⋯

踮起腳尖,極目遠望,回收站已經有數疊使用過的杯子。園遊會才開始 1 個小時,即可見學生族群驚人的消費力和對飲料之喜愛。但也多虧了回收站,才能讓場地到目前為止都能保持整潔,不像去年隨處可見被踐踏的塑膠空罐。

正當我沉浸於換班後無事一身輕的喜樂,隨即踩到一個硬硬的東西差點讓我摔得四腳朝天──是一個被我踩扁的紙餐盒!這讓我發現,這次最大的問題在於減塑計畫只涉及飲品,食物攤販依然使用紙餐盒、紙碗、紙袋,雖然不是一次性塑膠製品,但還是製造出許多垃圾。

轉過頭望向另一個回收站,成堆的紙碗被丟在箱子內,還有些許沒吃完的殘渣四溢,最誇張的是──旁邊的廚餘已滿出桶子,蚊蟲迴旋於上,一片杯盤狼藉。

這幅景象讓我開始反思,這次的減塑計畫哪裡出了問題?我認為應該請同學自備餐盒去盛裝所購買的食物;如果外校朋友或家長來參加園遊會沒有隨身攜帶盛裝容器,也可向校內朋友或小孩借取。

同時校方也應多多宣導:沖洗前殘留的食物殘渣必須倒乾淨,甚至清洗前可略為擦拭餐盒內部,避免水槽嚴重堵塞;或是採類似青瓢的租賃方式,由攤販或校方提供乾淨餐盒,並向顧客收取押金或由校方支付租金,使用完畢後送至回收站統一清洗。

而這樣的想法也與多位同學與老師不謀而合,也許全面使用環保餐盒可能造成部分消費者或賣方的不便,但為了達到垃圾減量與維持環境整潔,實在有其必要。況且這麼做還可以省下賣方買紙碗、紙餐盒等成本,更能進一步培養隨身攜帶環保餐具的習慣。

雖然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校內園遊會,但若將「減塑、重複利用」的理念擴及至校園周邊商家,相信會有越來越多人響應。

中山女中

一年一度的校慶園遊會,身為攤商,最在意的當然是成本。每個人都想將一碗炒泡麵、一杯冷飲的價錢壓到最低。而成本的來源不外乎杯子、食品原料,斟酌份量也是一大考驗。

這次中山女高沒有環保杯合作、也沒有減塑相關政策,各班的餐具皆是免洗餐具——有薄薄的紙袋裝餅乾、塑膠袋裝著炒泡麵,或是有著一層塑膠膜的紙餐盒;杯子從一個不到一塊錢的塑膠杯到加上蓋子要一點五塊的紙杯,以及為了響應環保特地買的紙吸管,一個也是一點多塊錢,果真是一分錢一分貨。

在準備過程中,我們決定賣三樣東西:可麗餅、炸 OREO 跟冬瓜茶。但,要如何壓低食材和餐具的成本?筆者認為,若想節省餐具成本,更好的方式或許是由校方提供餐具給客人,以承租的方式去購買想要的食物和飲料,這樣子賣方能少考慮一項成本、學校也可以減少垃圾,逛的人也能心安理得吃著食物。

當然,即便是由校方提供環保餐具,也還有許多問題需要再完善,包括延平中學在「青瓢」的協助下的確做到了減塑,但其產生的紙類暴增及可能發生的杯子遺失,都是尚待解決的問題。

圖/張安時 攝

在問卷調查中,有 59%的人認同「在意環保的店家會更吸引人」,他們也有更高的意願去使用那些商品,但這是在店家主動提供環保餐具的前提之下;若是讓顧客自備,可能會大大降低同學的熱情和消費效率。

就如一位受訪者所說:「我之前參加減塑園遊會時就完全懶得買東西,所以(要自備環保餐具)可能會降低大家的消費率;除非店家有提供環保容器或餐具,但減塑當然對整個環境都好! 」

若是硬性規定學生不能用一次性餐具可能會照成雙方困擾,如果學校實施類似的措施──在校門口提供餐具租借,利用完後再一併收回──我想會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人擠人的時候捧著一個餐盒真的不方便,但吃飽後能直接登記歸還回收籃,就像平日午飯時間學校的運作會是可參考的作法,也能解決某些學生的疑慮──如某位受訪者所述:「減少塑料的產生,卻增加學生的麻煩,學生必須花更多錢和時間找尋符合條件且耐用的器皿。」

雖然大多消費者站在賣家的立場上都可以理解環保帶來的不便,但也有五成受訪者表示,遇到因環保限制下不能使用免洗餐具的狀況時並不會生氣,反倒願意多花點時間尋找替代方案。身為賣家的我們,若遇到了學校限制容器,也不會覺得太困擾;為了環保犧牲一點方便,我們還是能做到的。

校慶過後,原本令人頭痛的垃圾堆積問題,會因限塑政策轉型成垃圾減量的典範嗎?雖然中山女高 2018 年並沒有特別注重這方面,但當身為學生的我們逐漸重視免洗餐具帶來的不良影響、傷害環境的製造過程、令人頭疼的處理程序,我們其實恨不得大家都改用環保餐具,既衛生又方便。

園遊會上看似環保的紙杯子、紙吸管在製造過程中也並非完全對環境友善;如同政府規定學校福利社要用環保餐具、商家不能免費提供塑膠袋、塑膠吸管將是社會的趨勢,我們這群學生也要貢獻我們微小的力量,用有限的能力、小小的心意,改變我們的世界。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Alba_alioth@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