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獨立建國揮灑血淚、顛沛流離 70 年 ── 緬甸克倫人「革命 70 週年紀念日」現場

為獨立建國揮灑血淚、顛沛流離 70 年 ── 緬甸克倫人「革命 70 週年紀念日」現場

文:吳佩璇

去年,在緬甸最熱的季節,我走訪友人艾達各的家鄉,他是一位緬甸克倫族人(英語:Karen)。

克倫族現在約有 6 百萬人,主要居住於泰國及緬甸境內。但過去超過一甲子的戰火下,造成為數超過 10 萬的克倫人,至今仍住在泰緬邊境的難民營內。另外也有少數人經由聯合國安置,轉往第三國生活。

 2006 年,艾達各的故鄉村莊,成為緬軍與克倫軍戰火交鋒的地帶:村莊有一半被緬軍佔領;剩下的另一半,村民也被迫離開了。

艾達各說,克倫軍和緬軍武力懸殊,只能打游擊、做防禦,阻止緬軍長驅直入,一一攻下屬於他們的土地。他回憶,小時有一次在學校上課,緬軍和克倫軍發生衝突,子彈伴隨槍聲穿過學校旁的森林,孩子們都嚇哭了──這畫面在他心裡依然鮮活著。

終於,在艾達各 9 歲的時候,爸爸決心帶著全家出走逃難; 12 歲那年,他被送進泰緬邊境的難民營。

70 年來,為何克倫人始終面臨戰火蹂躪?而過去可說與世無爭,喜好簡單、安靜生活的克倫人,又是為何戰鬥了這麼多年?

 一名婦女以克倫國旗作為頭巾,旗幟中央上有克倫傳統鼓的圖樣。圖/吳佩璇 提供

70周年紀念牌樓,看板上的人物是民族英雄Saw Ba U Gyi。圖/吳佩璇 提供

「我原諒,但我不遺忘」──強權角力下的犧牲品

緬軍和克倫軍的長年衝突,其實是英國殖民時期就種下的果。

早在 1886 年,英國完全殖民緬甸(British Burma)以來,便長期以賦權少數民族的政策,藉以箝制為數眾多的緬族──直到二戰爆發後,日本勢力大舉進入緬甸為止。

當時( 1942 年),緬甸的領袖翁山將軍(Aung San,翁山蘇姬之父,亦被緬甸尊為國父)在日本的支持下,宣布「緬甸獨立」,並協助日軍攻打英國殖民政府。此後兩年,緬甸政府便在日本的間接控制之下,維持著短暫的「表面獨立」──

在這兩年間,英國自是無法接受這個局面,便「故技重施」承諾支持包括克倫人在內的部分緬甸少數民族,於戰後獨立建國或建立具完全自治權的「自由邦」,並提供武裝、動員當地軍民,共同對抗當時親日的「緬甸中央政府」和日軍。

然而,隨著同盟國逐漸逆轉太平洋戰爭局勢、於東南亞地區接連擊退日軍後,緬甸的翁山將軍,卻於 1944 年轉而支持英美聯軍──這也因此造成在戰後的 1948 年,英國國會正式承認緬甸獨立,同時間英國也拋下了過去對克倫族獨立建國的承諾。

於是,距今 70 年前的 1949 年 1 月 31 日,「克倫族武裝革命」正式展開──在接下來漫長的歲月裡,克倫族本身的多支武裝勢力彼此分分合合、各自為政,卻也共同對抗著那對他們而言,失信背義的「緬甸中央政府」;追求著那始終遙遙無期的獨立建國夢。

大國強權間在地緣政治上角力至今,長年的武裝衝突,造成的卻是「克倫人」和「緬甸人」,不分軍民的無數死傷悲劇──「或許,不論是緬甸人或克倫人,都是戰爭的受害者、都是時代的犧牲品⋯⋯」艾達各說:「我原諒,但我不遺忘。」(I forgive, but I don’t forget.)

圖/吳佩璇 提供

在近乎與世隔絕之地,令人讚嘆的傳統工藝

克倫族傳統鼓。圖/吳佩璇 提供

艾達各的家鄉,名為「Klow Mee Der」,克倫族人既可說是「世居於此」、也可說是「顛沛流離」:

早在二戰時,日本軍就佔領過這個村莊──他們因而逃走,於戰爭結束後歸來,房子仍在;接著,緬甸軍來了──他們再次逃走,回來的時候房子卻被燒毀。 10 多年過去,昔日的地基還在,可以看出緬軍佔領、焚毀前的,家的遺跡,如今他們在其上重建家園。

艾達各奶奶家的地基,經歷兩次異族的佔領,如今在其上重建。圖/吳佩璇 提供

四輪車輛至今仍無法駛入這個村莊,艾達各的叔叔是村裡第一位擁有摩托車的人──現在進入村莊的摩托車小徑,就是他號召村民披荊斬棘開出來的。我坐在摩托車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顛簸山路,抵達 Klow Mee Der 。

一早,村民們搬出克倫傳統鼓(Frog drum)──同心圓的鼓面,東西南北四方各承載著 3 隻交疊的青蛙,從大到小、由下而上,沿著鼓面,視線連成一個圓。青蛙並不面向彼此,象徵克倫人追求團結與和平,並不彼此敵對。

據村人說,這歷史已近百年的傳統鼓,向來只在慶典和新年才使用,並有一定的使用規矩,十分神聖。現在,整個村子裡也只有兩個──在連年戰爭的亂世中,他們往往將鼓藏在森林裡,無法妥善保存,可以看出無數飽經風霜的破損痕跡。

克倫人住在與世隔絕的村莊裡,沒有工廠、不見鍛造工具,近百年前的他們,是從哪裡獲得材料?又是哪裡來的智慧、用什麼技術和方式鑄造畫圓?真是奧秘!可惜的是,如今,已經沒有人會做這種鼓了。

典禮當天,軍隊閱兵。圖/吳佩璇 提供

「革命」 70 年後,為和平所做的努力

今年, 2019 年一月的最後一天,早上天未亮,頗有涼意,我們沿著泰緬邊境公路前行,抵達泰國達府的他頌央縣,然後跨到河的另一邊:克倫國家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的控制領地 Kaw Thoo Lei ──克倫族革命 70 週年的紀念典禮,就在這裡舉行。

這也是克倫族各武裝組織分裂之後,第一次舉行聯合紀念典禮。在這個歷史的重要時刻,許多從前被轉介到第三國的緬甸克倫族人,以及來自泰國山區的克倫族人,千里迢迢齊聚一堂,共襄盛舉。

2015 年, 8 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緬甸時任總統登盛和緬甸軍方,達成「全面停火協議」(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NCA)。在此談判中,各武裝民族組織由克倫國家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領導參與協商,其訴求亦從爭取獨立建國,轉而尋求各區域自治。

在這革命 70 週年的紀念典禮上,不只克倫族,也有其他民族的武裝組織參加。

典禮當中,克倫族代表的一段發言,格外讓我印象深刻:發言中談到,緬甸境內各個少數民族,應該要先團結在一起,停止打仗,把所有問題都攤在檯面上,試圖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我們更該把民族間的衝突,提升到更高的層次,也就是共同努力促進少數民族的人權。」

而現場克倫人們彼此的言談間,也止不住興奮──他們抗爭了 70 年,終於等到聯邦式民主(Federal Democracy),如今正開始準備制定自己的憲法,期待自治真正落實的一天。

明年 2020 ,緬甸要再一次地舉行全國大選。在民主體制仍十分脆弱的緬甸,仍有著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只衷心希望在這片土地上,人們共同企盼已久的和平,終能夠露出曙光。

搭起臨時便橋讓行人能從泰國渡河過來參加。圖/吳佩璇 提供

延伸閱讀
http://karennews.org/2019/01/karen-revolution-at-a-crossroad-time-for-renewal/

《關於作者》

吳佩璇,一位普通的國中老師,目前留職停薪進修,本著好奇心,意外走進了泰緬邊境,目前是台灣 NGO 組織 Glocal Action 志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克倫青年穿上傳統服飾表演舞蹈)吳佩璇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