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今天是投票日,謝謝你告訴我!」──為什麼相較於台灣人,日本人對政治那麼「冷感」?

「原來今天是投票日,謝謝你告訴我!」──為什麼相較於台灣人,日本人對政治那麼「冷感」?

我到日本實習之前沒有過出國經驗,更不用說見識外國的選舉了。非常幸運地,2019 年 4 月舉行了「日本統一地方選舉」,我正好趕上了選舉期間。當時,香港的反送中還沒有爆發,台灣剛經歷「東奧正名」以及「婚姻平權」等議題,我們台灣實習生聚在一起時也常常討論這些。拜上次的公投所賜,幾乎所有的台灣實習生都對台灣的政治稍有了解。

在台灣,選舉真可以說是年度大事,很多人甚至不惜請假,也要履行自己的公民權利。

因為從來沒有接觸過國外的選舉,對其他國家的選舉制度也是一知半解,因此迫切地想找個當地人聊聊。選舉日當天,我一早便在車站附近看見投票的引導告示。到公司後,我興致勃勃地跟日本同事說:「今天是選舉日呢!」然而,日本同事只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我,我以為自己沒有表達好,因此再重複了一次:「今天好像是投票日呢!我在車站外面看到告示了。」這時,日本同事才露出驚訝的表情:「啊!原來是今天呀!謝謝你告訴我!我都沒注意到呢!」

在第一個同事那碰了一鼻子灰,我不死心地在休息時間又提起投票的事,但是同事們的反應幾乎都和第一個同事一樣,「啊!是今天呀!」

因為覺得自己改變不了什麼,所以不想浪費時間

「日本人似乎不太參與投票,也很少關心政治,為什麼呢?」研修時,提到台日文化差異,我向 S 小姐問起這個問題。

台灣選舉期間,各個候選人大肆舉行各種造勢活動,或好或壞,都讓整個城市瀰漫在選舉氛圍中;日本人的造勢活動相對下就顯得冷靜和克制許多,我見識到的選舉活動,只有在車站外面發放印有候選人照片的衛生紙,或是晚間車站外拿著大聲公發表政見的候選人,然而駐足聆聽的人也不多。

聽到我問題,S 小姐先是疑惑地思考了一會,才告訴我們:因為自己只有一票,感覺就算投票了,也沒辦法做出改變;我又問了老師 K 先生,得到了一模一樣的答案:「因為覺得改變不了什麼。」我想很多台灣人也是這樣想的。很多人認為,影響一兩個人,對於全體是沒有用的;但事實上,當一個人受到影響,他也會試圖影響身邊的人,然後慢慢地,越來越多人受到影響,離改變也就不遠了。

圖/Shutterstock

不覺得「那個人」是自己選出來的

在台灣,我們可以選票選出自己的總統。換言之,當台灣人將票投給蔡英文,當蔡英文是相對高票時,就是由蔡英文「本人」當選總統。這樣的選舉制度讓台灣人更深刻地體認到政治參與,從中發現自己能夠帶來改變。

但是在日本首相的選舉制度下,日本最高政府領導人「總理大臣」是由國會議員在參、眾兩院提名、表決出來的。人民沒有辦法參與表決,更不用說選擇了,少了那份政治「參與感」,選舉這件事在日本人心中也漸漸遠離生活了。說到這裡,也不難發現日本人政治冷感的原因,很大部分是因為覺得自己那一票無法改變甚麼。

日本人就算不投票,也還是日本呀

我在日本的後半時期,正好是香港反送中開始沸騰的時候。當時日本也報導相關議題,「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標語不斷出現在媒體上。我的日本同事向我問起中港關係,我先說明了一下目前的局勢後,也一併和她們說這件事對台灣的影響。

同事聽完後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們的選舉真的很重要呢!難怪你們這麼重視投票。」台灣長期受到中國打壓,要獨立呢?還是投奔中國呢?這個問題一直都吵得沸沸揚揚。近年來,中國動作頻繁,加上目前越演越烈的反送中事件,害怕步上香港後塵的台灣人們也開始警戒了。這樣的局勢底下,如果台灣人再不關心政治,哪天醒來真的很有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國號變了,國家沒了,成為真正的「異鄉人」了。因此在台灣的選舉中,每一票都舉足輕重,每一票都會對未來政治局勢造成影響。

然而,在相對和平的日本,就算不去投票,日本也還是那個日本,似乎對生活並不會造成重大影響。政治離日本人的生活是那麼遙遠,我想,這可能相對台灣人,日本人較不關心政治的原因。

再者,日本選舉的宣傳品如海報、傳單、看板的尺寸、張結期間都有嚴格規定,與台灣鋪天蓋地式的宣傳手法大有不同。不過這種冷靜的「日式選舉」風格,或許會被認為是不關心國家,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是一種穩定、成熟的民主政治的體現。

擁有民主制度是難得的,擁有願意實踐民主制度的人民更是珍貴的

反送中給台灣人民當頭棒喝,香港人民拚命守護自己的民主自由──那些血淚告訴我們,能夠說想說的話,寫想寫的文字,並不是一件完全「理所當然」的事。在日本時,我常常反思台灣有沒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但同時也看到許多台灣美好的地方。包括我們雖不完美但熱烈的政治參與,包括我們對國家的認同與在乎,包括我們有勇氣且熱情地相信自己能夠帶來改變。

民主得來不易,我們捍衛它,也願他人能夠擁有它。

圖/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陳嬿婷
日文系社會新鮮人。在台北都可以搭錯捷運的路痴,一舉挑戰日本電車,終究是好好活下來了。當完日本社畜後,又回台灣繼續生存。看到過日本的景色,見識到世界的渺小的一部份,希望可以繼續走,把這些燦爛一點一點拼湊起來,收進腦海。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