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歲的我如何在「零預算」的情況下,四處募款完成亞、歐、加之旅?

18 歲的我如何在「零預算」的情況下,四處募款完成亞、歐、加之旅?

畢業逾一年。我決定執筆紀錄:如何在無預算下,將青春流放在歐亞大陸的過程。希望可以幫助到對世界滿懷好奇、卻猶豫不決的你。

“Quand on veut une chose, tout l'Univers conspire à nous permettre de réaliser notre rêve.”—De Paulo Coelho / L'Alchimiste

這句出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字句,大意是說:當你有所求,上天必有所應。

當時的我,黑褐色的瞳孔裡映出的這行字是如此簡短,眼底卻湧起了滴滴淚花,好似頓悟了甚麼,卻因太不切實際,無力實踐。

我已經 23 歲,本科法文系畢業。在校期間自理學費,實踐過兩次交換計畫,完成了四份跨國合作計畫/實習。5 年前的我,正值 18 歲的青春年華。這個年紀,江湖再大,天不怕地不怕。眼見身邊的同儕都參與交換計畫,長輩眼裡不懂事的我,也吵著該要離開台灣出去闖。

『告訴你的心,害怕比起傷害本身更糟。而且沒有一顆心會因為追求夢想而受傷,因為追尋過程中的每一片刻,都是和神與永恆的邂逅。』—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2014 年,春

18 歲的我能有甚麼積蓄?不過在 95 NTD/小時的餐廳打著零工,緩慢卻堅定地攢錢。攢了那麼久,也不夠去法國。我把心一橫,撕下「大陸組—中國人民大學」的交換資訊,雙手僅拿著學校發給我的獎學金 10,000 元(NTD)整,買張機票,瀟灑地前往「帝都」。當時,我對大陸之行根本沒有抱著期望,也因錢包日益消瘦。於是逼得我上大陸求職網找工作,而所留下的資料,卻被求職網公司賣給了獵頭。某天,一位獵頭小姐打電話給我說,希望我與大陸某作家聊聊台灣的大小事,協助他寫一部時空背景設定在台灣的小說。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來大陸後,我驚訝對岸會提供如此特殊的工作機會。也幸虧當初在 58 同城等求職網站上留了堆資料,兜兜轉轉,才轉到了獵頭手上,於是機會硬生生地砸到我頭上。

閒暇之餘,我陸續打了不少零工,為了五斗米,都快下腰了。此份兼差兼了半年,我賺進約莫12,000(RMB)的薪水。當時沒甚麼理財觀念,所以就在最後幾個月便把鈔票大把大把地花在中國大西北的旅行上。今朝有酒今朝醉,詩酒趁年華。

所以,明日愁來明日愁:回台灣後,我眼巴巴地看著存款歸零。

大西北甘肅美景。圖/作者提供

煉金術士說:「愛並不會阻礙一個人去追尋他的天命,如果他放棄追尋,那是因為它不是真愛。」—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2016 年,夏

我既然沒錢去一圓法國浪漫留學夢,那就反其道而行,去法國賺錢,染身銅錢味吧!「臺法助教交流計畫-中文助教」是台法政府雙方長年來經營的計畫。此計畫不僅提供台法往返機票,每個月也會支付中文助教薪水(稅後 794 歐元,新台幣約 2 萬 7748 元)。我雖想兼差,無奈法方簽證規定死硬。我以經營代購網站的方式給自己賺了外快。大把鈔票,小把花:我搭著廉航、坐著跨國夜車巴士,利用假期,跑遍歐洲近十個國家玩耍。

幸好世界再大,也大不過我 36 尺碼的鞋子呀。

 

法國蒙特貝羅高中-學生的中文練習題。圖/作者提供
 
2017 年,夏

返台、復學後,我幸運地得到了法國工商會(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France Taiwan)的學期實習機會,才明白台北居,大不易:租金/物價與法國相差無幾。實習薪水扣除租金/生活費/學校學費費後,四個半月,也只不過存得了 5 位數字的存款而已。

法國工商會-薄酒萊新酒慶祝晚會。圖/作者提供

爾後,我得到前往比利時新魯汶大學(Université catholique de Louvain)交換的機會。無奈比國簽證規則死硬,我並無家長、朋友可作擔保。遍尋之下,原來新魯汶大學可以以學校身分為我作擔保人,但須先繳納 3,200 多歐元(新台幣約 11 萬 4437 元)作為保證金。

我掏出所有存款,購買機票、付簽證錢等林林總總後仍欠一筆數字。比較了各家銀行的借貸計劃後,友人告知我:與保險公司借錢,利息最低。很慶幸的是,20 歲時曾購買 6 年儲蓄險,可以暫時借款 25,000 NTD 元,湊足了近 12 萬(沒有業配的意思)。查詢永豐銀行跨國手續費最低,匯出款項後,再次看著存款近乎歸零。才明白內心酸澀,反而會說不出話來。

存款近乎歸零。圖/作者 提供

 『生活在希望中,生活才顯得更有趣。』—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2017 年,秋

萬分感謝朋友們願意慷慨解囊、給些物資,協助我度過最難熬的時期。我同時鼓起勇氣,在台北拜訪各大企業,尋求贊助:說明我的窘境,以及我將如何回饋該組織。因為我有考取中餐丙級葷食證照,故答允返台後,協助在該機構餐廳烹煮中餐。或者,待在比國的日子裡,凡機構相關人士前往比利時交流,可協助翻譯⋯⋯等等。往往在櫃台留下計劃書後,就被擋下來了。閉門羹的滋味,我嚐多了。許多時候拒絕原因皆是我沒有「中低收入證明」(家母言:此項社會補助須留給更窘境的人申請,我們好手好腳,自己找方法。)。

社會定義成功人士的人格特質,往往都是有強大的心智能力,但我沒有。我曾洩氣到了谷底。常常沒骨氣地為錢哭。我多番反省自己好高騖遠、不切實際、沒本錢就別出國,踏踏實實的找份穩定工作,不是很好嗎?

我以前遭逢失敗,便會想著成功只不過是個偽命題。但是有幾個人敢於真正去回搧命運這巴掌呢?我們多少都是敗給了「未知性」。輸的關鍵,是沒有勇氣重新選一條新的路。用盡大部分力氣折騰自己,憑空捏造不安,無端生來彷徨,卻很少去回擊失敗。

直到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電話彼端的女聲,低沉、沙啞,略帶溫和,不疾不徐地詢問寄信動機/理由,表示主管願意見我一面。我不抱希望地去前往赴約,暢聊了兩個小時,主管詢問我:「妳怎麼沒有哭哭啼啼的哭訴,反而是輕描淡寫的說出現況?」「我是想,哭無法解決事情呀。」「雖然無法贊助妳,但歡迎參加週末的活動。」相逢便是有緣。我既無所求,便無所懼。活動後,主管說:雖然無法提供全額,但信封裡有些錢,可作為應急的錢,但他要我回答一個問題:

「請問妳早上睡醒後,下床的第一隻腳,是左腳還是右腳呢?」「左腳呀,床靠右。」「很好!妳有資格領這筆錢。很多人都沒有活在當下,所以思路不清晰。」我滿頭問號,收下這筆贊助,放到包包裡。

坐上了捷運,望著窗外的風景,片片樹影刷刷地與捷運賽跑。好奇心使然,我打開了紅包袋:赫然發現:富蘭克林自信地朝著我笑:這是 3,000 元美金⋯⋯

富蘭克林自信地朝著我笑。圖/作者 提供

牧羊少年說:「當我真心在追尋著我的夢想時,每一天都是繽紛的,因為我知道每一個小時都是在實現夢想的一部分。」

2018年,冬

閨蜜在桃園機場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希望能再看到妳!」以交換生的身分,我再度踏上歐洲。

「人離鄉賤」四字可精準地囊括了我旅歐的日子。也是啊,我從舒適圈被拋了出來,被倒空,僅有一卡皮箱、一只捲菸器、幾張證明身分的文件,和一顆荒瘠的心。一直以來,我誤認為只要離開故土,便能在新的土壤裡重生。可是,一棵破碎了的、受了傷的種子,能綻放出多美麗的花、結多鮮美的果?我自欺欺人,不願面對實情,逃難到未知的世界:以為沒人認得自己,就代表傷痛不存在過,如此愚笨、愚昧、愚痴。這種磁場,導致我邂逅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是寂寞、寂寥、尋求慰藉的行者,亦或是繡不出未來藍圖、僅享受夜裡相互取暖的旅人罷了。

話鋒一轉。建議來歐洲交換的學子們,若想賺點零用,可以常刷新華人網的公告,很容易可以接到口譯的案子。待遇不會虧待你的,我以此法賺進了幾千歐元。

在比利時的日子裡,我幸運地爭取到了加拿大影展的實習,補助台加來回機票,不含生活費。於是,這次我搜尋與法國/電影有關的機構,也幸運地得到贊助。

返國後,我時刻抽空參加此兩大組織的活動,積極擔任義工。求學過程中,我也很幸運獲被選為扶輪社的獎助生數次。對此三大機構,以及曾幫助過我的師長、主任,實在感激不盡。

水晶店老闆說:「我很害怕一旦完成了夢想,我將不再有活下去的理由。」

牧羊少年為夢中的金字塔,浪際天涯。噠噠的馬蹄,走呀走呀,兜兜轉轉、跌跌撞撞,命運巨輪安排給少年邂逅的人兒們,推著他尋覓寶藏。可我不是牧羊少年,比較像是「募款少女」,一路募款募到底,行走過詩和遠方。

現今,我已踏入職場近一年。也總算還完貸款、借款,儲蓄險也存了 4 年半了。我花了一年收拾脫韁野馬的素心,不再好高騖遠。我把自己這些年的取捨連成了一條線,就是我的命運:既使漂浮,卻永不沉沒。

在法語中,有一句諺語是:"avoir les pieds sur terre"意思是:"Être très objectif et ne pas se laisser séduire par des rêves." 簡而言之,就是:腳踏實地。生命只需自己知道好,不需與他人比較、和名與利賽跑,人們必是輸家。唯有自在、問心無愧地過日子,才能雖敗猶榮。既使日子平淡樸實,我也可以活得漂亮:生活自主、經濟獨立、自由、自信、自尊、自愛、自重。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韶華容易過,當初的女孩真懵懂。

《作者簡介》

"Hätte, hätte, Fahrradkette." 她這輩子只能是何妮臻了。所以只能好好經營她、過好她、守護她。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