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 CEO 庫克演講:人生根本沒有「做好準備」

蘋果 CEO 庫克演講:人生根本沒有「做好準備」

編輯導言:蘋果公司(Apple)CEO 庫克(Tim Cook)在 6 月 16 日受邀至美國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進行演講。以下為經換日線編輯部翻譯之演講全文。

早安,2019 的畢業生們。

謝謝校長 Tessier-Lavigne 的不吝讚美,我會盡力做到最好。

在開始之前,我想感謝所有為這次畢業典禮付出的人,包括場地管理員,引導員,志願者和工作人員, 謝謝。

我十分榮幸被邀請參加這次極有意義的活動,坦白說,還有點驚訝。

畢業生,今天是你們的日子。但你不是一個人來的。

人群中有你們的家人和朋友、老師、導師、親人,當然還有你的父母,他們都為你付出,並在今天分享你的喜悅。今天是父親節,讓我們特別給爸爸們一個掌聲。

史丹佛離我的心很近,尤其是因為我住的地方離這裡只有一英里半。

當然,大家可能還沒聽出我的口音,早年我也只能在遠方羨慕這裡的同學。

我在美國的另一頭上學,奧本大學,位於內陸阿拉巴馬州內陸的中心地帶。

大家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其實我整整四年都是帆船隊的成員。

這可不容易。 那時候,離我們學校最近的帆船練習場也要三小時車程。 為了練習,大多數時候我們只能等待暴雨淹沒足球場才有機會練習。這其中的不易, 誰能體會呢?

然而不知怎的,我們克服了一切困難,每次都能在比賽中擊敗史丹佛。 可能我們很幸運,每次都得到好風向的幫助。

開玩笑的,我知道我在這裡的真正原因,我也不敢掉以輕心。

史丹佛和矽谷的根源交織在一起,我們是同一個生態系統的一部分。14 年前,當史蒂夫(Steve Jobs)站在這個舞台上時,這是事實。今天也是如此,而且,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情況仍然會是這樣。

過去幾十年來,我們都有所成就。 但今天我們聚集在此,需要一些反思。

由咖啡因和代碼、樂觀和理想主義、信念和創造力推動下,一代又一代史丹佛大學畢業生(和輟學生)利用技術重塑我們的社會。

但我想你們不會否認一點:最近結果並不是很好或明確。

就在你來到史丹佛的短短 4 年間,事情感覺好像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危機掩蓋了樂觀主義,各種各樣的後果一次又一次地向理想主義發起挑戰,現實已然在動搖盲目的信仰。

然而,吸引我們來這裡的理由依舊很充分。

這裡孕育著偉大的夢想,讓夢想成真的才華和熱情,也在這裡生根發芽。在一個憤世嫉俗的年代,這個地方依舊相信,人類解決問題的能力是無限的。不過,似乎人類製造問題的能力也是無限的。

這就是我今天想談的話題。因為我領悟到一個道理:科技不能改變我們是誰,它只會放大我們是誰,不管是好的一面,還是壞的一面。

我們在科技、政治等方面的問題,都是人性的問題。從伊甸園到今天,人性讓我們置身於混亂之中,也正是人性讓我們一步步地從混亂中走出來。

如果你想從好處中獲利,就要負起責任

首先,我們來看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矽谷為現代歷史帶來一些最具革命性的發明。從惠普車庫製造的第一個振盪器,到你手中握著的 iPhone 等等。社交媒體、共享影片、快照和故事等等,將地球上一半的人口連接在一起。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史丹佛校園。

但從最近看來,這個行業似乎正以一種不那麼高尚的「創新」而廣為人知: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卻罔顧責任。

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每一次數據洩露、每一次隱私侵犯、每一次對仇恨言論視若無睹等等。假新聞正在荼毒我們全國的對話討論。對奇蹟的虛偽承諾只需要指尖的一滴血來換取。有太多人似乎總抱著「善意可以替有害的結果做辯解」這樣的心態。

但是,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你建立了甚麼、你創造了甚麼,都定義了你自己。這麼說感覺有點瘋狂。但是,如果你創造了一個混亂的工廠,那麼你就得為造成的混亂負責。承擔責任也意味著鼓起勇氣去思考問題。

很少有比隱私更重要的領域。當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被收集、被販賣、甚至在遭黑客攻擊時被洩露,而且我們正常地去接受,或認為是無可避免時,那麼我們失去的就不僅僅是數據而已。我們失去的,是生而為人的自由。

想想會有甚麼是受到威脅的。你寫的一切、你說的一切、每一個你好奇的話題,每個隨機的想法,每一次衝動購物,每一次的抱怨或不滿,每一個挫敗或軟弱的時刻,每一個暗中分享的秘密等等。

在一個沒有數位隱私的世界裡,哪怕你沒有做過任何錯事,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你都會開始檢討自己。當然,不會一開始就這樣,而是一點一點,慢慢地開始自我審查。越來越不敢冒險、期望的越來越小、越來越少大膽的想像,敢做的越來越少,創造的越來越少,越來越少嘗試,越來越少交流,思考也越來越少。數位監控的寒蟬效應是深遠的,它觸及一切。

若真是這樣,我們的世界將會是何其渺小、缺乏想像力的世界!當然,我們的世界不會一下子變成這樣,而是一點一點,慢慢變成這樣。諷刺的是,這樣的環境本該被矽谷及早阻止。

我們可以生活在一個更好的世界裡,你也可以。

如果我們都相信,自由意味著一個環境能讓偉大思想生根發芽、成長和發育,而不用擔心不合理的限製或負擔,那我們就有責任改變事情發展的方向,因為你們這一代人理應擁有前一代人一樣的、能夠塑造未來的自由。

今天的畢業生們,你們至少可以從這些錯誤中吸取教訓。如果你想獲得功勞,首先要學習如何承認擔責任。

成為建設者

你們當中很多人,絕大多數都不會從事科技領域。這是應該的,我們需要你們的思想活躍在廣泛的領域,因為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巨大的,無法以任何單一行業去解決。

不管你走到哪裡,也不管你從事什麼工作,我知道,你一定會雄心勃勃。若非如此,你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裡。將你們的抱負與謙遜結合:有目標的謙遜。

謙遜並不意味著溫順、看輕自己、袖手旁觀。相反,而是為了更偉大的事物服務,作家 Madeleine L'Engle 說過,「謙卑就是把自己放在一邊,全身心的投入到某件事或某個人身上」。

換句話說,不管你做什麼,成為一個建設者,你不需從頭開始創建一個紀念碑,相反那些偉大的建設者,那些名垂青史的建設者,他們都是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

建設者認為他們終其一生完成的事物總有一天會比他們自己更重要,比任何人都更重要。他們意識到,他們做的事會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人。這不是創作的副產品,而是創作的唯一重點。

幾天后我們將迎來「石牆暴動」50 週年紀念日。當顧客們那天晚上出現在石牆酒吧的時候──那些不同種族的,年齡不一的同性戀和跨性別者,都不知道歷史為他們準備了什麼,似乎連夢想一下都是愚蠢的。

當門被警察撞開的時候,對於這些顧客而言,不是機會來敲門,也不是命運的召喚,而只是世界再一次告訴這群人,他們「應該」為自己與眾不同感到毫無價值。

但是這群人聚集起來感受到自己的堅定的力量,他們堅信自己可以活得更好,而不是繼續生活在影子裡、生活在別人的漠視之中。如果這個世界不能給予他們想要的生活,他們就要自己去建立這樣的世界。

石牆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只有 8 歲,而事發地距離我千里之外。那時候沒有新聞推送,沒有網上瘋傳的照片,也沒有什麼方法能讓墨西哥灣沿岸地區的一個小孩聽到那些不可思議的英雄們講述這些故事。

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格林尼治村(石牆事件發生地)對我而言可能是另一個星球,雖然我知道那裡可能也同樣存在詆毀和仇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不知道對於一群來自我從來沒去過的一個地方的人,我需要表達怎樣的感謝,但是我會永遠為他們有勇氣去建立這樣的世界而感激不盡。

畢業生們,作為一名建設者,你們的事業不可能是這世上最偉大的成就,因為生命沒有永恆,當故事走到結局你不在場,也要坦然接受。

你永不會準備好

說到這,我想表達我最後的一點建議。14 年前,史蒂夫站在這個台上,告訴你們的前輩:「你們的時間有限,不要浪費在重複別人的生活上」。

我的推論是:「你們的導師可能告訴你要做準備,但他們無法讓你們做好準備。」

史蒂夫生病的時候,我強迫自己相信他肯定會好起來,我不是期待他暫時好起來,而是徹底地康復,繼續領導蘋果,但最後沒有實現。

一天,他叫我去他家,告訴我他不能繼續做下去了,當時我還在想,他可能會繼續擔任公司的主席,他會一天天的退居幕後,但仍然能仍為公司的顧問。但我其實必要這樣想,我不應該這樣想的,事實擺在眼前。

當他真走了,真的離開了,我才意識到「做準備」和「準備好」之間的深層的、真正的區別。雖然不是第一次,但這是我人生感到最孤立無援的一刻。就像你明明被人們包圍著,無法真正看見、聽見他們的存在,但我感受到他們的期待。

塵埃落定之後,我知道我必須要成為自己最好的版本。

我知道如果每天早上起床之後,只是按照他人的期望或要求來規劃自己日程,一定會讓人發瘋。所以 14 年前的那句話現在也適用,「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去過別人的生活。不要一味模仿前人,排斥其他一切,硬是把自己扭曲成不合適的形狀。」

這會浪費了很多本應該用於創造和建設的精力。你會浪費很多寶貴的時間重新思考每一個想法,同時,你也不騙不了任何人。

畢業生們,事實是,總有一天,你的時機到來時,你永遠都不會做好準備。

本來也就沒有「準備好」這回事。在意想不到之中尋求希望、在挑戰之中找到勇氣、在孤獨的路上找到你的願景。

不要分心,有太多人想要榮譽卻不願承擔責任。太多的人毫無建樹卻出現在剪彩的時刻。

敢於與眾不同,留下有價值的東西。

永遠記住,你不能將它私藏,你必須要將它傳遞下去。

非常感謝大家,恭喜 2019 年的畢業生們!

備註:原文來源於史丹佛大學官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截自 Stanford@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