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大學生的「環保手搖革命」:喝珍奶不用吸管,他們怎麼辦到的?

【專訪】大學生的「環保手搖革命」:喝珍奶不用吸管,他們怎麼辦到的?

採訪、撰文:關卓琦/換日線編輯部

台灣作為手搖飲料的發源地,珍珠奶茶不只是一杯加了配料的飲料而已,更是象徵著台灣近 20 年來的獨有手搖飲料文化。這幾年不斷有連鎖品牌把「手搖版圖」揚威海外,不少媒體更以「台灣之光」形容之。在「光榮」的背後,喝完飲料剩下的塑膠吸管、塑膠杯、塑膠提袋等等,造成多不勝數的垃圾,如果沒有被正確分類回收的話,很容易就會造成大量環境污染。

於是,市面上各種環保產品應運而生,例如:玻璃吸管、紙吸管、矽膠吸管、手搖專用提袋、折疊手搖杯等等。相信有環保意識的消費者,家裡少不免會有一個只用來喝手搖的環保杯。不過,仍然有大部分人因為清潔、攜帶不便或無法裝完手搖飲大杯的量等等不同因素,而把杯子遺忘在家中角落,變成積灰擺設。

實踐大學的大四學生史芳和吳天瑜,為了讓人們更常使用環保杯,從使用者的痛點出發,打破了設計的慣性思維,研發出一款「不用吸管,也能喝珍奶」的杯子,更獲得新一代設計展產學合作金賞,成為社群媒體一時熱話。

圖/FLOAT Cup 團隊 提供

循環經濟提案:用玻璃做環保杯

就讀工業產品設計學系的二人,都曾參與過有關循環經濟的設計案,理念相近。去年 9 月,大四開學之際,便和全台最具規模之廢棄玻璃回收業者「春池玻璃」進行產學合作,對方出了一個題目讓他們提案:如何用玻璃實踐循環經濟。

為了更深入了解玻璃的材質特性,他們動筆設計前先到工廠參觀一趟。史芳說,「玻璃是百分百可以回收的材質,也不像塑膠回收後會降質。其實不管是甚麼材質,只要能取代用完即棄的,都是對環境有好處。而且春池近年也在積極轉型當中,希望透過結合設計、品牌聯名來推廣回收玻璃的價值。」

首先,他們在網絡上對使用者進行問卷調查和深入的訪談,把收集回來的意見分類、彙整,集結了幾個痛點和需求,原來大部分消費者費者買了卻不用環保杯的原因是「喝飲料是一個很隨機的事」,臨時想去買就去買;第二,現在很多環保吸管都要額外配一個專門尺寸的刷子,杯子也不好洗,久了藏污納垢,清洗上有困難。要怎樣提高民眾使用環保杯的意願,而不是成為趕潮流的打卡產品,將是設計的重頭戲。

「既然如此,我們就要做到好洗、好帶、好用。」

圖/FLOAT Cup 團隊 提供

設計問題不斷,「無吸管」嚇壞廠商

試畫了幾張設計圖後,他們發現問題癥結在於吸管上,「剛開始,我們想了各種把杯子結合吸管、千奇百怪的方法,但怎麼想都覺得不對。那不如就不要吸管吧!」拿掉吸管後,其他問題又接踵而來。不用吸管只能直接用倒的,那會發生甚麼狀況?「飲料可能會先瘋狂流出來塞滿嘴巴,但珍珠卻還在杯底。那如果珍珠滾出來的距離減短呢?」問題就像洋蔥一樣,剝開了一層,又有另一層,每層都叫人眼淚直流。

最後,他們為了縮短配料與杯口的距離,想出用類似茶葉濾網的方式設計了「內杯」。這個內杯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有很多形狀不一的「排水洞」。吳天瑜說,「一開始內層是做成圓的,像排水口蓋。」但內杯裝滿珍珠後,液體被堵住,只好把內杯重新設計,「你可以看到內杯跟杯身其實有一個空隙,這邊也有一排開口,液體就可以持續流出來,不會因為被上層的珍珠堵塞而出不來。」

至於拿掉吸管後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杯蓋的飲料開口,「一開始設計的開口是很大的圓形,但喝起來發現配料會很失控地灌到嘴裡。之後我們把開口縮小一點,故意讓珍珠出不來,但當珍珠接近杯口,用吸的方式,就可以輕易地把珍珠吸出來。(內杯)窄邊剛好可以把珍珠抵住,寬邊還可以讓液體流出來。」至於消費者最擔心的情況:配料泡不到水、久了會黏住,其實只需要輕輕一搖,像雪克杯一樣,配料就會被飲料沖開。

在研發的過程中,除了不斷畫圖、用湊錢買回來的二手 3D 列印機打樣、反覆試喝等等外,春池玻璃的師傅和指導老師吳孝儒也從中擔任重要角色,提供業界寶貴建議,也讓他們走少了很多冤枉路。

「比起一般的新創品牌,我們已經獲得了較多資源。」他們說,在跟春池玻璃的定期會議上初次提起無吸管的做法時,讓春池特助和工廠廠長都大吃一驚,還差點吵了起來,「但師傅仍然願意往這個方向嘗試,給予我們空間創作,也聽取我們的想法,在生產方式上給了很多意見。 」歷經大半年的研發過程,終於在今年初步完成,並取名為" FLOAT:Non-Straw Glass Cup For Bubble Tea "。

兩人站在學校的工作室裡,桌上放滿多次打樣的實驗品。圖/關卓琦 攝影

誤打誤撞成功後,直言「不想被綁住」

自從在設計概念網絡上曝光後,不但吸引到一眾消費者強烈關注,大批民眾湧進臉書留言,也有不同的連鎖手搖品牌爭相找上門,希望有合作機會。面對社會巨大迴響,讓兩人始料未及,「我們沒有想到杯子會這麼受到大家的歡迎。那時候我們沒有很想主動量產,是有募資平台聯繫我們,問我們會不會想在平台上發起這個案子。我們就想說,好吧。如果不出也好像對不起社會。

吳天瑜進一步表示,「其實我們設計一個產品,肯定是沒辦法打到(環保的)全部面向,但是如果這個設計引起了一個話題,會不會有愈來愈多的廠商願意好好思考環保?設計師會否想設計更好的環保友善產品讓大家使用?消費者是否就更願意去持續使用環保產品呢?不管是生產者、設計者、消費者,大家都要共同努力,才能夠把環保做到最好。

目前,FLOAT 正在申請模型專利階段,兩人同時馬不停蹄地和廠商討論生產細節,預計在下半年投入量產。接下來的工作分配中,史芳和吳天瑜繼續負責產品設計和行銷宣傳,春池玻璃則負責生產、營運、金流等。

這次產學合作的成功,為兩人人生打開了一道新的大門。問他們畢業後,是否會把所有心思都放在 FLOAT 這個杯子上,甚至順水推舟成立工作室,發展完整的商業模式,「畢業即創業」?兩人答:「我們的想法是自己先處理這一年,等生產線都完整了,就交給春池或其他合作夥伴去經營。不想被一個杯子綁住一輩子。

畢竟我們還年輕,還想要做別的事。」初生之犢不畏虎,未來還有更多的夢想要完成,聽完這句話,我彷彿能從這個精心設計、縝密構思的杯子中,看到一顆跳動、熾熱滾燙的赤子之心。

圖/FLOAT Cup 團隊 提供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OAT Cup 團隊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