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一周】台大學生辦校園露天電影院、台語會講卻不會寫?

【校園一周】台大學生辦校園露天電影院、台語會講卻不會寫?

武漢大學日前舉辦辯論賽。圖/武大學習 提供

大學校園應否常態開放? 武漢大學辯論賽近貼時事

陳 琤/報導

武漢大學開春賽事「新生辯論賽」展開一系列的答辯,歷時一個多月,各方好手終於在 4 月 20 日準決賽中定出勝負,由新聞與傳播學院在辯題「秩序和正義相衝突時,秩序/正義更直追求」中勇奪冠軍寶座。
 
所謂「煌煌武大,雄辯天下」,辯論風氣盛行的武漢大學,除了備有辯論校隊外,更特別的是各院系皆會培育辯論隊,系隊代表出賽上學期的「金秋辯論賽」與下學期大一生限定的「新生辯論賽」,滿足辯手躍躍欲試的邏輯思路。新生辯論賽對於大一辯手來說是個初生之犢的挑戰,能晉級的隊伍需要在不到一周的時間準備迎戰下一回合,且在短時間內大量閱讀資料,考驗分析能力與思維脈絡。

相比辯題,還有最大的困難之一,便是如何在學業與備戰間雙雙掌握住,辯手們挑燈夜戰不停寫稿改稿。晉級複賽後,武大口腔醫學院──根管治療隊選擇退賽,辯手若木感嘆:「打辯論的一周就是沒日沒夜地想辯題,都荒廢學業了。」隊員們因課多而抽不出時間準備、排練,只能抱憾退場。

賽事另一個亮點在於豐富取向的辯題,不但廣聚時事議題,更深入社會問題與人文探討。例如:「大學校園應/不應常態對外開放」對應日前武漢大學櫻花季遊客湧入的真實景況;而「對大學生而言,誇誇群是/不是值得提倡的減壓方式」則反映了時下社群中的讚美風潮,剖析辯明當前的現象,亦討論了「未來世界,人工智能能/不能代替人類法官」等科技面向議題,多元的辯題讓唇槍舌戰增添一番可看性。

北市大的蘋果節活動。圖/北市大蘋果節粉絲專頁

送蘋果不止傳遞情意 台市大「蘋果節」盼加強身分認同

林郁凱/報導

每年的 3 月至 4 月是台北市立大學校園就會瀰漫著濃濃的「蘋果味」,為期一個月的「蘋果節」以 3 月 8 日蘋果校園短講搭配開幕式進行。除此之外,4 月的系列活動還有北市大好聲音、電影節以及蘋什麼互動牆,除了「傳情」外,本年度的活動聚焦於學生身分認同。

今年的主題為「蘋果美 Apple Beauty」,參與活動者可在北市大蘋果節粉絲專頁上表現各式樣貌的美,打造自己的 Apple Beauty。學生除了可以在博愛校區勤樸樓的互動牆上進行校園議題的問答、思考自己身處的校園與自己的關係外,活動粉絲專頁上也有臺北市立大學歷史演進和主題故事的系列貼文釋出,透過讓學生們更了解北市大的校園、歷史,凝聚天母以及博愛兩區學生對於北市大的認同感以及團結性。校方期望透過活動的舉辦,能夠凝聚同學們,為「邁向世界五百大」的口號努力並且認同。

蘋果節的由來,據說是北市大首任校長戴遐齡,曾就讀台灣師範大學。她在台師大參與了每年 6 月 5 日舉辦的「西瓜節」。送紅西瓜代表愛慕、送黃西瓜代表友情,用不同顏色的西瓜來傳達不同的情誼,成為了師大人的傳統。在戴校長赴美攻讀博士學位返台後,希望當時的臺北教育大學(即北市大的前身)也能夠有一個這樣子的活動凝聚全校師生的感情,因此有了後來的「北市大蘋果節」。

蘋果節的前身為「棟凍傳情」,用茶凍、咖啡凍來傳遞情意。為什麼是 3 月 8 日呢?有兩種說法:第一種是因為當時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是一所女校,因此以婦女節作為節慶的日子;第二種則是呼應「傳情」的主題,為了配合西洋情人節和白色情人節的日期。

台大學生辦露天電影院  開放校外民眾席地看電影

曾莉晴/報導

曾在美國流行一時的露天汽車電影院,是把車子開進露天的大停車場,前方有著巨大的螢幕,每台車會有收聽的喇叭。觀眾可以坐在後車廂看電影或甚至在車頂上看電影,而露天電影院最迷人之處──就是可以選擇自己最喜歡、最舒適的姿勢看電影。

台灣的露天電影雖不算風行,但卻有一小群人對此非常嚮往。台灣大學裡有一群學生開了一間自己的露天電影──「曼波屁股露天電影院」。

現任露天電影院負責人鄒凱宇同學說,電影《新天堂樂院》中,電影院的工作人員鏡子折射將影片投影到廣場牆面一幕,讓不在電影院內的人也能欣賞電影
,這種「彼此分享」的感覺,同時也是曼波秉持的宗旨之一──在台大總圖後草皮一起分享看電影的快樂。

鄒同學也提到,曼波放電影最大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開心的在月光下看電影!不用拘束!想交流就交流,不想的話也可以看完就離開,只要帶一顆想看電影的心就好了!」抱持著輕鬆、休閒、愜意的心態欣賞電影。而在不同於傳統電影院所帶來的舒適座位和聲光效果,觀眾能在露天電影院感受到的是四周的風聲、蟲鳴鳥叫和草皮旁偶爾傳來的小孩嬉戲聲。

曼波屁股露天電影院也會在粉絲專頁定期公佈放映片單,經常結合當月的節日或事件作為主題。例如:以往曾在畢業季播映「進擊的鼓手」、母親節播映「奧斯陸少年有點煩」都引起熱烈迴響。近期在 4 月 26 日即將播放的是「開運兔」,結合 4 月復活節為主題,同時希望能與讓親子一同參與,也希望藉由生活中的節日,讓大眾與電影的連結更為緊密。

所有的放映活動,皆開放校內外的民眾一同參與。鄒同學笑著說:「只要帶著一顆愛看電影的心來就好」。

很多人會講台語,卻不會寫。圖/陳潔于 攝影

「逐家好」你讀得懂嗎? 臺語文社教你聽說讀寫

陳潔于/報導

很多會講臺語的人都不懂臺語文字,就像「臺語文盲」一樣。東吳大學「臺語文社」致力推廣臺語文字,每週二晚間都邀請臺語界專家李恒德老師到雙溪校區講授課程。

社長林業鈞同學曾在高中時期聽見同學用臺語的文讀音朗誦《前出師表》,其中音韻起伏讓他為之震撼,自此深深著迷於臺語文。學臺語其實就和學英文一樣,要讀拼音,也得認字。為什麼想創立臺語文社?林業鈞同學說:「臺語是我的母語,所以我想創立一個兼具應用與古典的社團,讓大家一起學習臺語文。」

課程由基礎的拼音、聲調開始,不過,羅馬拼音很容易嚇跑初學者。李老師上課就像聊天一樣,融入日常的對話與人生經驗,也會藉英文與日文來介紹臺語文,並且強調語言會隨著社會與年代有所變動,與其追求正確與標準,不如持開放的態度來學習。

參加的社員各自臺語基礎不盡相同,有的已有基本的認識,有的不懂臺語文字,有的連說都不流利。不過,對臺語文的好奇心與求知慾讓大家齊聚一堂。其中一位社員,已經畢業 2 年,除了工作上會使用臺語之外,本身就是對臺語文很有興趣的人,因此特地返校參與社團課程。
 
林業鈞表示,在校園討論區分享社團課程資訊,吸引了上百人按讚,但實際參與人數卻不足10 人。除了意外與失望,社長對授課的李恒德老師感到不好意思。李老師回應社長,「臺語是很精緻的語言,要學習一種語言不可能很容易,我們既然訂出時間來學習,只要有人來,我都很樂意教課。」
 
學習語言不容易,尤其臺語有 8 個聲調,其中文白異讀與連續變調為 2 大困難點,許多人常因此放棄。並不是人人都要成為語言專家,讀錯、寫錯又何妨呢?東吳大學臺語文社藉由臺語文了解相關的文化,期待更多有興趣的人一起學習。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