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理解一個殺人犯?──從《與惡》看我們與「人權」的距離,有多遠?

為什麼要理解一個殺人犯?──從《與惡》看我們與「人權」的距離,有多遠?

公視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下稱《與惡》)再度引起大眾對於無差別殺人案件的討論,觀察到部分民眾因為這部戲劇,願意聆聽各方聲音,接收人權方面的想法,新的對話空間於是產生。本次特別採訪東吳大學負責人權學程的陳瑤華教授,與大家談談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後,社會的現象以及大家的反應。

事件發生後,激動情緒使我們容易陷入 2 種思維

《與惡》中的殺人犯李曉明罪大惡極,奪走無辜的性命,數個家庭就此破碎,這是一個事實。然而,在事件發生後,因為激動的情緒,我們很容易陷入 2 種思維:

1.  因為他殺很多人,所以必須付出代價,所以任何形式的處罰用在他身上都很合理。 
2.  因為他的罪刑,被害者的生存權利受侵害,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剝奪他身為人的權利。

這兩種思維乍看之下相當公平,假如換個角度想一想,當我們不在乎對他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法律程序、不重視偵查過程有無瑕疵、不論最終判決是否適切,什麼都不管的要奪走他的生命權,這樣的作法是不是其實也跟李曉明一樣呢?

那麼法治國家的精神是什麼?司法存在的目的又是什麼呢?就像劇中王赦所說,「我們抓到他的時候,一人捅一刀,把他捅死就好了啊。」

突如其來的槍決,律師王赦所維護的民主法治隨之陪葬

劇中正當事情開始有一些進展,李曉明的態度好不容易有了轉變,願意與家人見面,律師也準備提出非常上訴,法務部卻突然宣布李曉明即將被槍決。但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得知的並非是李曉明的家人、他的辯護律師也沒接到通知,而是媒體。法務部說:「對死刑犯的人權保障程序已臻完備。」這句話相當值得我們反思,偵查過程中,李曉明在司法上的權利確實受到保障嗎?

法務部突然決定當晚執行槍決,在許多人高喊正義終於得以伸張的同時,王赦看到司法制度的無理後徹底崩潰。司法竟然如同一齣鬧劇,所謂公平公正的偵查程序可以輕易動搖。身在一個法治國家,作為一名律師,王赦所堅信的司法制度竟然如此不可預測,這讓他失望不已,先前所捍衛的司法,瞬間崩解。

事件發生後,我們的社會沒有教我們要去理解,也沒有空間讓我們思考為什麼,但是其實這是很重要的課題。圖/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專頁

除了害怕和生氣,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劇中槍擊案事件發生在電影院,這是日常生活中你我都可能出現的場所,除了憤怒之外,我們會開始感到惶恐、害怕,因為距離我們的生活實在很近。除了情緒外,我們還可以做什麼?

陳瑤華老師表示,事件發生後,「媒體用字」常常是引發大家不安情緒的原因,以致我們無法冷靜下來看待、思考這件事情。這樣的情緒會讓我們對於腦中「抽象的惡」的概念與現實中「具體的人」產生落差,持續把他妖魔化。我們會不自覺忘記這個人現在已經被逮捕,會忽視這個人曾經也是一個孩童,和我們一起生長在這個社會。

事件發生後,我們的社會沒有教我們要去理解,也沒有空間讓我們思考為什麼,但是其實這是很重要的課題。

我們到底為什麼要理解一個殺人犯?

很多人會不解我們花時間去認識一個殺人犯的背景到底有什麼用處,陳瑤華老師說:「我猜測這跟解嚴才 30 年有關係。過去威權體制對待罪犯的方式、以往人民普遍不參與政治 、民主法治教育有待加強,這都影響我們如何面對無差別殺人事件。」我們對於身為一個公民的意識感不夠強烈、不夠清楚。活在這個社會中,處在這個制度下,去理解與探究原因是我們的責任,身為一個公民的責任。

沒錯,李曉明做錯事。但是,一樣生長在這個國家,接受一樣的教育,到底是哪些環節出了問題?是曾經閱讀過的書籍或是曾經發生的一個對話?如果沒有試圖去了解的話,引發事件的任何蛛絲馬跡就會隨著他的死亡跟著被埋葬,這樣我們永遠沒有機會知道這個社會還有哪些可以改善的地方,也難保不會再有類似的事件發生。沒有找出養成這樣人格的因素,假使再有一起類似的事件,只會一切全部重演而已。

台灣人權教育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當大眾要求李曉明的家屬必須負起責任的同時,都忘記一個殺人犯的爸爸、媽媽、妹妹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李曉明的家人害怕曝光,遮遮掩掩的過日子。在一個民主法治國家,古代株連九族的現象不知不覺上演,這說明我們對於人權的教育仍相當不足。

所處社會環境及教育,使我們沒有去肯定「一個人作為權利的擁有者」這件事情。槍響之後,留下來的人有身為人的基本權利,這和殺人犯在司法上的權利一樣,很容易被我們的情緒蒙蔽而視若無睹。劇中被害者天彥小弟弟的妹妹天晴,其實是更需要被關心的對象,我們必須重視這位小妹妹對事件看法,傾聽他的感受,讓他的權利不會因為哥哥的過世而被犧牲。

人權教育必須從小開始重視,讓孩子知道身為人可以享有哪些基本權利,我們必須正視一個人身為權利主體的尊嚴。

如果你看完《與惡》,也對人權充滿好奇的話

東吳大學人權學程於 2004 年 8 月成立,是國內唯一的人權專業教學單位,提供學生有系統性的人權教育,著重人權理論的思辨。除了大學部人權學程之外,於 2008 年 9 月開辦人權碩士學位學程,招收國內外有意進修人權專業的各界人士。

人權學程強調有讓學生系統性地了解人權,能更清楚個人是為一個權利主體,對於人權的意識感更加強烈。受過人權專業教育的人,在探討人權相關的議題時,較能明白其中問題的輕重緩急,了解制度的缺失及保障的不足,哪些是急需改變?哪些是需要長期來推動?陳瑤華老師表示,這樣的人權意識,往往在體制改革中佔了重要的角色。

不論任何領域,只要與人有關,都已涉及人權的觀念。因此,接受人權專業教育的對象,不限於學術界人士,包括牙醫、公民老師、律師等各行各業都歡迎成為人權學程的學生。

108 學年度人權學程也在 4 月 29日開放申請。

《作者簡介》
陳潔于,東吳大學會計學系,咖啡因、電影、老派音樂、「想」運動已經一年。
對於金錢的敏銳度和運動頻率一樣低,於是開始爬格子,主修文字。透過寫作了解自己、認識世界,最近開始挖掘大學校園的故事。
由於書讀太少,所以需要不斷地問「為什麼」。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