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一周】輔大棒球終獲冠名贊助、不止台灣有英檢畢業門檻,中國也有「四六級」

【校園一周】輔大棒球終獲冠名贊助、不止台灣有英檢畢業門檻,中國也有「四六級」

武漢大學在 2015 年跟進,不再明文訂定語言檢定要求。圖/陳 琤 攝影

英語作為畢業門檻是必要的嗎?

陳 琤/報導

為提供標準化大學生英語能力檢測,中國教育部舉辦的「全國大學英語考試」每年引發眾學生的報名熱潮。三月底新一波報名日剛結束,俗稱「四六級」的考試為何使學子個個趨之若鶩?「畢業」與「就業」是兩個關鍵字。
 
作為熱門的英語能力指標,許多大學都將通過四級考試設為畢業語言門檻,未能合格者無法順利拿到學士學位,報考研究所時亦時常將分數納入參考;同時,不少企業在要求英語能力下,也重視四六級的測驗結果,更間接助長了大學英語考試的地位。
 
英語作為畢業門檻是必要的嗎?2017年由政大學生提起行政訴訟,再次將英語檢定問題推上檯面,引發台灣各界反思。然而實際上僅少數大學有所應變,如國北教大取消英檢條件;台師大雖有系所開放日、韓、德、法語等多元檢定作審核,但多數科系仍只指定英語作為唯一認證語言。
 
反觀中國,近年來陸續有大學逐步鬆綁與四六級考試的掛勾,取消畢業門檻限制;武漢大學亦於 2015 年跟進,不再明文訂定語言檢定要求,但對通過四級檢定者以積點方式納入畢業考量。看似還與學生學習自由,但多數學子仍視四六級考試為出社會的必經之路,社會形塑出對外語能力的要求,不論在何地,都變相成為指導大學生進入英語考試的無盡輪迴中。

少子化時代,還能勇敢實踐教師夢嗎?

陳柏愷/報導

台灣少子化問題嚴重,造成教師人力需求減少,許多學生修過教程、通過教檢後,卻無法在一位難求的教甄中脫穎而出,進而成了「流浪教師」。現正就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兒童英語教育學系的大三學生杜嶧,當時因為興趣而選擇當老師,入學後卻因為大環境不友善,曾一時感到灰心,但最後他在大二的時候,考上了教育公費生,在圓夢的路上,持續勇往直前。

針對大學的公費生主要分為兩種:甲案及乙案。甲案公費生是一入學就具公費生資格的學生;乙案則是以一般生的身分進來就讀之後才參加甄選成為公費生,通常是各縣市政府在近年內需要師資所開出的名額,大多會分發到偏遠地區或是要加註特定的專長(目前有英語、自然及輔導專長)。另外,從 107 學年度開始,分發到偏鄉的公費生從原本的綁約四年延長至六年。想要成為一名正式老師,其實並不輕鬆。

「少子化雖然會讓教甄變難,」杜嶧表示,「但往好處想,因為每班的學生人數變少,可以提升教學品質。」提及是否會擔心未來的教育狀況時,他持樂觀態度表示,只要願意勇於去嘗試,當老師不會難如登天,而是可以一步一步實踐的夢想。

台日實習文化差異大 日商注重加入動機

曾莉晴/報導

雖距離暑假還有三個月時間,但許多同學們都已積極規劃暑假行程,有人出國旅遊,有人是籌備營隊,而更多大二以上的同學,正積極準備履歷、如火如荼地練習面試,為的是能在暑假期間,找到一個和自己未來工作相關的「實習機會」,體驗「那些學校沒有教」的真實職場生活。

多數台灣學生會申請本地的實習機會,但也有少數人未來傾向往海外發展,積極尋找境外實習,「日商」尤其是許多同學境外實習的第一選擇。

長期居住於日本、現就讀於台灣大學的長澤重宇同學表示,在日本找實習和台灣大不同。台灣找實習時錄取的標準,通常會希望是相關科系畢業,或在大學時擁有相關經驗、能力;在日本,企業通常會更注重「加入動機」,經驗或能力反而不必強調。

大部分台灣公司對於實習生的培育,多是注重於學習、培養出社會後馬上能用的能力;而日本公司則著重於瞭解業界狀況、感受公司氣氛等等。另外,日本有許多「說明會」、「討論會」或「提案報告」都是「實習」的一種。相較下與台灣企業要求實際到職場工作的形式非常不同。

長澤重宇同學因此認為日本學生似乎比較享受青春,例如參加運動校隊。不過來到台灣後,發現台灣學生非常認真,會不斷充實未來工作需要的技能,例如繪圖軟體、程式設計等等。

從企業社會責任,談商業與人權的關係

陳潔于/報導

東吳大學人權學程於 4 月 11 日邀請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吳世宗會計師與學生分享商業與人權的關聯,大談企業社會責任對企業本身與大眾的影響。
 
根據過往觀念,企業的首要目標是營利,賺到的錢通常歸屬於老闆或是股東。然而,企業在經營、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成本,很大部分是由大眾買單。企業期望能永續經營,除了獲利能力外,必須思考如何將轉嫁給社會的成本回歸企業本身,並顧及包括員工、供應商、環境等所有利害關係人的權益。
 
企業社會責任分為 3 個構面,環境、社會、經濟;與人權相關的議題多集中在社會,涉及各面向的人權議題包括性別平等、勞工權益等。但是,其實只要與人相關的部分,例如:氣候、生態議題,都與人權關係緊密。
 
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可以讓企業了解有系統性報告的目的,以鼓勵企業公開相關資訊,能為社會帶來無形的效益。吳會計師表示,其實與企業接觸之後,發現有些公司的營運一直都有顧及其社會責任,但是對於這個觀念了解不夠全面,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公開讓大眾知道。

因此,相關工作者需要與企業溝通、解釋。例如,一家食品廠編製企業責任報告書不但可以讓員工了解公司營運的誠意、增加對公司的認同感,也可以讓供應商知道公司對每筆資料都清楚記錄,預防供應商卸責;最終,可以提昇消費者對產品的信心。
 
吳世宗藉由國內外案例說明落實企業社會責任的做法。戶外休閒品牌 Timberland 發起種植植被活動,改善沙漠化對環境與附近居民的危害;國泰金控推出幸福守護安養信託,保障高齡者與其家人未來生活;台達電設計節能產品,落實節能減碳;勤業眾信訂定每年 Impact Day,讓員工投入公益活動。

雖然產業類別不盡相同,企業重視社會責任紛紛付出行動,不再只是捐錢,而是更直接的從內部員工、產品設計著手。其實,與政府政策實行相比,私部門自身發起,組織內所有成員動起來往往更快速、更有效率。不過,國內因中小企業佔多數,仍需政府協助轉型,企業才有餘力落實社會責任。

球員身穿以台灣運彩企業色紅、白、黃製作的全新球衣,展現親切活力。圖/輔大棒球隊提供

輔大棒球終獲贊助 辛苦過後誓言重返榮耀

翁至成/報導

輔仁大學棒球隊自 2016 年起,已經兩年多沒有企業贊助,終在今年三月底,透過體育署體育運動贊助資料庫媒合平臺,成功找到「台灣運彩」冠名贊助。對輔大校內,不僅為棒球隊帶來更多的可用經費;對校外,更成為台灣棒壇首支台灣運彩冠名的棒球隊,此贊助簽約對雙方皆具重大意義。

輔大棒球隊少了兩年的企業贊助,強烈影響到球隊的賽事戰績、球員的訓練,以及新生的招收。輔大棒球隊總教練葉志仙受訪時說:「後期這幾年我們成績有一些起伏,兩三年有一波高峰,過了這批選手後就掉下來,就是說我們經費上不是很穩定。」在去年大專棒球聯賽,輔大就差點從公開一級掉到公開二級。

上大學後學生開始獨立生活,多數家庭雖仍會幫忙支付學費,但是平常的生活開銷還是需要靠自己。縱使輔大棒球隊始終提供基本的食宿,但是變動的經費讓球隊的獎學金也跟著不穩定。輔大棒球現任隊長、目前大四的黃柏豪受訪時表示,在大二、大三那兩年沒有贊助時影響很大,有四名隊友就因此轉學或是被迫退學,「因為沒有贊助就等於金錢來源都是自己,是很大的負擔,因為真的負擔不起,他們選擇離開這裡找更好的環境。」

葉志仙提到,越來越多大專院校成立棒球校隊,而新球隊多會開出很好的條件來吸引選手;輔大是老店,環境上沒有辦法提供學費優惠,當選手考上兩個以上大學校隊,就會看條件來選擇,「所以我們過去兩年就比較辛苦,因為沒有贊助,光人數是沒有問題,但要招到理想的選手就會有困難。」

揮別金源陰霾,輔大棒球隊獲全新企業—台灣運彩贊助後,對招生與訓練上都有優勢,讓球員無後顧之憂,葉志仙訂定目標,要讓輔大重返國內棒球榮耀。三月底簽約後正巧碰上四月開打的「甲組成棒春季聯賽」,輔大棒球隊選擇使用「台灣運彩棒球隊」名義出賽。對於穿「新球衣」打比賽,黃柏豪表示責任更加重大,「現在掛著別人的名字打比賽,不只是為輔仁大學而打,還要連台灣運彩的力量一起下去;不能漏氣,要表現最好的一面,盡全力完成這個比賽。」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陳 琤、輔大棒球隊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