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美國打工後,我在路上慢慢找回被遺忘的勇氣

【打工度假】美國打工後,我在路上慢慢找回被遺忘的勇氣

大三升大四的那年夏天,我人生中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就是去中國北京,主要是去參加一個青年創業競賽的營隊。

結束後我決定一個人在當地停留幾天,從來沒想過這趟旅程會改變我如此多,只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害怕和恐懼更勝一切。直到在青旅遇到一個來自大連、才 17 歲的女孩,她自信地和陌生的我攀談。她告訴我,她一個人來北京旅行一個月,只為了看她最喜歡的舞台劇。筆記本一攤開,行事曆上記滿時間、地點,那都是她安排的舞台劇行程,遇到沒有舞台劇欣賞的那天,她就會自己去散散步。我問她,「不用去上學嗎?」。「世界還這麼大,趁著年輕多出去看看嘛!難道咱們還怕沒東西好學習的嗎?」她豪氣地回答,當時實在被她的霸氣震懾住了,才 17 歲的她這樣對 21 歲的我說。要問我是甚麼時候下定決心要出國去看看的,就是這個時刻了!

打工度假的第 16 個選擇──美國

去美國打工度假,是一個很特別的選擇,全世界總共有 15 個國家開放讓台灣人申請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簽證,美國卻不在這 15 個國家之中。美國是以「身份」作為分水嶺,而不是「年齡」,只要你還是學生,想要每年暑假去都可以申請。相對地如果你沒有升學打算,那麼畢業的那年,就會是最後一次機會。不同於其他 15 國,是拿了工作簽之後再到當地找工作,美國是先確定你拿到工作 offer 後,他才會發 J1 簽證給你,但在台灣實在很難在沒有美國親友幫助個情況下,就找到美國的工作,所以這個部分通常都會找代辦公司代勞,美國打工的代辦簽證費,也是所有國家裡最貴的,雖然省去了風險高又麻煩的部分,但通常出發之前,也已經花費了在台灣打工好幾個月的薪水。身為學生的我們,也許口袋不是很深,但有一顆勇於挑戰未知、勇氣十足的心。以後多的是機會賺錢,但年輕時的異國生活經驗,再多錢也換不來。

飯店經理 Mark 一家。圖/Ester 提供

爭取你想要的生活

我找到了一份在飯店打掃的工作,飯店坐落在美國中北部威斯康辛州(Wisconsin)一個叫 德爾斯(Dells)的小鎮上,還是在 down town 最熱鬧的大街上。本來對打工度假抱有的美好幻想,在工作開始後就破滅殆盡了。不但時薪低(一小時8塊美金)、房租高(一周 100 塊),還被安排住在地下室。工作內容是打掃房間和維護飯店環境,又累又無趣,無時無刻我都在懊悔為什麼要來這裡。

不過,會來美國打工度假的傢伙都不是「省油的燈」,我和朋友抵達的第二天晚上,就和同房來自四川的室友們商討怎麼要求改善工作待遇。隔天我們立刻找了負責管理飯店的經理 Mark來談條件,說明我們覺得時薪太低、房租太高,希望他能有所調整。最後 Mark 也答應了我們的條件,房租改為一周 70 塊、時薪調漲為一小時 9 塊,本來會是一個仙杜瑞拉的劇情,被我們扭轉成勵志的故事。不過出國闖蕩,就是應該拿出勇氣學會和不同的人溝通、為自己爭取,不是嗎?

來自世界各地的工作夥伴。圖/Ester 提供

Dells 的奇幻旅程教我的,你是在生活還是「過日子」?

起初真的覺得這一切很糟,花了很多錢來到異國工作,也存不到甚麼錢,工作內容以打掃為主,似乎也沒學到甚麼。但生活是自己定義出來的,在習慣工作強度後,我們開始會安排休假日的旅行或是下班後的活動,下班一起買東西煮晚餐、看電影,或去打打保齡球、迷你高爾夫,偶爾去酒吧喝一杯,放假去州立公園散步,或是去樂園玩;某次還跟 Mark 請一天假,和室友租車出去玩,甚至還一時興起,決定當天來回遠在 5 小時車程遠的芝加哥,只因為想看大名鼎鼎的雲門(Cloud Gate)一眼。

Dells 小鎮裡的房子,樓高都不會超過三層,在這樣鄉下的地區待了兩個多月,再來到五光十色的大城市,真的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在這裡的生活因著這些日常小事,開始變得有趣多彩了起來。「過日子」和「生活」,聽起來像兩件差不多的事,其實在意義上卻是有一段的落差,在美國生活的這段時間,帶給我的最大收穫就是,學會享受生活,而不只是過日子。

Dells 的奇幻旅程於我而言,就像是荻野千尋不小心闖進了湯婆婆的湯屋一樣,遇到的每個人都像是白龍琥珀川那樣注定好的。

離開 Dells 的幾天前,經理的太太 Rachel 在車上問我,在美國的這段日子我有沒有什麼改變?我說 ,這裡的生活於我而言,就是一段特別的經驗,其實並沒有特別改變什麼。而事實上異國生活,只是不同文化、不同生活方式經驗生命的過程,一樣去愛和被愛,一樣去學習、去交換,一樣必須道別,僅此而已。

不要期望經歷了這段日子後,你會改變甚麼。萬一,你其實已經是最好的樣子了呢?

在旅途中找回被日常遺忘的自己

工作結束後,我展開了為期一個月的旅行,在芝加哥 96 樓的酒吧,看盡絕美夜景;在阿拉斯加追逐極光,還在等極光的山丘上,與蘇格蘭獵人邂逅;走過波士頓的自由之路,像是能讀懂美國獨立過程中的所有辛酸;在紐約,登上自由女神的王冠,走上布魯克林大橋,參觀遍各大博物館,也看了百老匯的音樂劇,走在中央公園和時代廣場,就好像走進了電影場景之中。

芝加哥夜景。圖/Ester 提供

然而,最讓我覺得舒心的時刻,反而是那些漫無目的地在街頭上的散步。總覺得那才是最接近城市原始面貌的時候。這次一個月時間,隨我自由自在安排、隨心所欲的亂晃,以前總是覺得出門旅行,一定要看些厲害的觀光景點。但是在經歷這樣沒有目的性、完全從心的旅行後,才體悟到在哪裡打卡都不是重點,心情和心態才是,旅行的意義不在於你去了哪裡、經歷了什麼、走了多遠,而是在於往自己的心走近了多少。

人是一種很奇妙的動物,越長大、獲得的東西越多,似乎越容易偏離自己的本質,忘記自己從何而來、想要什麼、自己究竟是誰。透過這樣的出走,竟在這些陌生的風景中,透過不停的自我相處、對談,一點一點地發現全新的自己,就在旅途中慢慢地被尋找回來,在這樣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自己慢慢與最初的靈魂貼合,找回初心,並且重新聽見心裡的聲音,是一段沉浸式的奇幻旅程。

旅程結束後,最終還是會回歸日常,但這些經歷會轉換成精神,存在於生活中的每個思考、心情、價值與視角裡,接受生活的原始面貌,並懂得全然享受,就是這段旅程教會我最重要的事。

《關於作者》
Ester
21歲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後,就深深愛上了這樣隨心所欲的旅行模式,雖然能力有限地還沒去過太多國家,但一有時間就會背上背包到其他城市旅行。
從美國回來後,曾經在一間小酒吧舉辦兩場小型分享會-「不一樣的暑假-給大學生的夏日生活提案」,還怕位子不夠而禁止自己的朋友參加…
喜歡旅行,喜歡喝咖啡,喜歡看電影
喜歡說故事。
粉絲人數不多的粉絲專頁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