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雄女畢業生的告白:放榜新聞之後,追逐成功的生活令我疲憊

一個雄女畢業生的告白:放榜新聞之後,追逐成功的生活令我疲憊

上個月初,結束了春節連續假期,我終於領到我的大學畢業證書,此刻我才正式成為有著「雄女畢業」以及「政大畢業」兩大光環的社會新鮮人。

想必扛著「人生勝利組」五個大字的我,此刻一定相當快樂吧?我可以輕輕鬆鬆送出十份履歷,再接到十通電話要我去面試,為了該從亮眼的十份工作當中選出哪一個較為適合我而深感困擾,然後再發文抱怨著:「天哪這世界上的工作都這麼簡單嗎?為什麼我的人生這麼無聊!」

在以上這些情況發生以前,我先在臉書上滑到一則連署消息──終結放榜新聞:拒絕「成功」模板,停止製造神話──蛤?我的高雄學弟妹正在推動這個連署?那我這麼多年來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不就是為了那個模板才汲汲營營至今的嗎?

意外成為家鄉「放榜新聞」主角

時間先倒轉回七年前,那時我仍待在一個資源少得可憐的地方,那是我的家鄉──距離上一個在這裡長大而考上雄女的人,已經五年沒再出現。而我抱著從電視學來的嚮往(我甚至不知道「嚮往」兩字的意思),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離開家鄉、我要去大都市讀書,因為那意味著成功。

其實我不真的在乎放榜新聞,因為那與我們這種平凡的孩子無關。或許我們會意外地轉到這樣的新聞,然而我知道,我並不會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我不會成為榜首、我不會拿滿級分、我不會有悲慘身世,以及可與之對比的優秀成績。

但當我瞄到聳動標題與記者描述:「打工扶養一家七口 努力考上醫科盼改變家境」,我仍然忍不住隨之起舞。我知道有時候我們得靠這種東西說服自己努力,喔他都過成這樣了我們怎麼不行?

然而,我高中畢業的那年,家裡門口貼滿了大大的紅紙,上面滿是當地我完全不認識的政治人物及重要人士對我的祝福,紅紙黑字上大大寫著「賀 XXX 考上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那時我才知道,這是屬於我家鄉的「放榜新聞」,而我並不是平凡的孩子。

這是屬於我家鄉的「放榜新聞」,而我並不是平凡的孩子。圖/Beatrice 提供

追逐「成功模板」,卻浪費自身美好

前幾個禮拜,一位很久不見的朋友捎來訊息。從他的字句裡頭,我發現他似乎意有所指地批評我過得很好、我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我不懂,我告訴他剛畢業的我的焦慮,他才向我道歉。他以為我過得像社群媒體上的所有人一樣好,而他自己過得糟透了:他精挑細選了一兩份工作來投履歷,但卻沒得到任何一間公司通知後續的面試。

我們都是資優學校畢業的學生,為何我們如此焦慮?因為我們擔心害怕,我們其實並沒有這麼優秀,優秀的是我們身上所貼的標籤,而不是我們自身。

最近我的表妹正在考學測,她又把我拉回五年前考大學的時候。那時的我,天真以為大人們口中說的都是真的──「考上好大學等於擁有一段好人生」、「讀這個科系才可以賺比較穩定的錢」⋯⋯到底什麼叫做「比較穩定的錢」?有像把錢拿去定存十年都不會增加一樣穩定嗎?我天真地認為,我擁有了一段好學歷,我就能夠擁有比別人相對輕鬆的人生,但其實沒有人誠實地告訴過我,生命仍然充滿著苦痛、在往後等待著我們。

那些我們所看見的、扛著成功模板的孩子,與眼巴巴望著成功模板而向前衝刺的孩子,我們都有痛苦,當這個社會希望我們以某種姿態成功時,它恰恰好阻斷了我們的成功,因為我們用盡力氣把自己的美好全浪費在這模板上。

我佩服現在的學弟妹有勇氣起身對抗這些,這份連署堅毅而溫柔,尤其是那句「翻轉階級的神話(神話只是少數,更非常態),將所有制度的不平等形塑成個人不夠努力的後果。」

神話只是少數。不是所有拍電影的人都能成為侯孝賢或李安,不是所有喜歡音樂的人都能變成周杰倫或王力宏(八年級生的我舉這個例子現在的孩子還認識嗎?),也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成為經典。

接著,我們要重新定義「成功」

我依然無法忘記今年過年回家,我隔著房門聽見扶養我長大的外公、外婆(沒錯就是這麼戲劇化),私底下對剛考完學測的表妹說:「你不要學你表姐一樣讀『那個』,『那個』賺不到錢。」那個,就是我所選擇花四年鑽研的傳播學。

在我高中的時候,我以為我從來不把升學主義和成功當作一回事,我欣然選擇我深感興趣的傳播學,但好笑的是,我最後就讀的是國立政治大學,那個對於一類組學生來說,僅次於台大的大學。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圖/取自國立政治大學官方網站

結果我依然害怕我不夠成功,儘管在許多人眼裡,我已經擁有相當上得了檯面的學經歷,然而讀完大學、出了社會,我發現追逐成功的生活令我疲憊。原因無他,成功被限制在名為「成績」的框架中,我們的努力全為了在大大小小的競賽、證書中取得最好的成績及名次,我們宛如被強迫進入比賽的賽馬,為場邊的人努力奔跑,去爭取一個我們也不太理解那是什麼的成功。

我曉得許多學校,包含我的母校雄女,都簽署這份拒絕放榜新聞的連署,很高興看到這樣的進展,但成功模板不只出現在放榜新聞,在社會各個角落、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在孩子成長的道路上,仍然會有許多人提醒我們,得成為一個夠成功的樣子,否則就是失敗、否則就是不夠努力。

不只破除成功模板,假如我們能重新定義成功,我真心希望這場革命不要只到這就停止。

《關於作者》
Beatrice,高雄出生、小琉球長大、現居台北,覺得從離島來到台灣就像出國。稍稍踏進影視產業後重新思索生命的意義,前陣子剛刪掉臉書帳號,正考慮做一個 Freelancer。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billlushana1@flikr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