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壯遊】夏威夷「海島文化」教會我的事──「你遠遠比你想像中更勇敢」

【青年壯遊】夏威夷「海島文化」教會我的事──「你遠遠比你想像中更勇敢」

2017 年的夏天,我披著經典優雅的黑白學士袍畢業了,捧著承載家人期望的花束,我笑著又茫然地離開了學生的身分,沒有隨之而來的掌聲和祝賀,因為我決定不朝我一直以來被設定的未來前進。宣告革命的當下,迎面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質疑跟擔心,再來是遺失對自己的認同感。這場革命也包含了一場腥風血雨,我結束了一段 7 年半的感情,就像是自己那美好又純真的部分也結束了。

我極需要改變,但也意料之外的難熬,22 年來認知的改變令我不知道怎麼掌握。拿到進入社會的門票後我的第一個感受卻是無助。

從小我就是迪士尼的鐵粉,是個患有「童話症」的雙魚女孩,著迷於那些故事帶給我的溫馨和正能量。那個夏天登場了一位公主,沒有王子依然拯救了家園的女英雄,《海洋奇緣》的 Moana 是少數迪士尼中沒有白馬王子的女性角色。

當時我真的深深地覺得她就是我,我就是想要變成她!每一句台詞跟每一段劇情都像是在跟我對話,喚醒了我心中渴望冒險的靈魂。在我強烈推薦之下,全家人一起去電影院再看了一次。那位把感性基因遺傳給我的媽媽,也和我一起在電影院浮誇地掉哭得唏哩嘩啦。

那天,我鼓起勇氣告訴家人我的想法:我必須跨出安逸的舒適圈,暫時離開這個藏有無形框架的家園。鍾愛的家人義不容辭地支持我,在滿懷感和跟感謝的心情下,我整理好自己,隨即買了飛往夢寐以求夏威夷的機票。

靈魂深處的海島文化

為什麼是夏威夷呢?從以前我就對海島文化充滿憧憬和崇拜;在墾丁打工換宿的日子享受每天把自己浸在海水、海鹽在我頭髮上結晶、以及皮膚曬得黝黑的成就感,都讓我前所未有地自由、滿足。

在看到海洋奇緣傳達的玻里尼西亞文化,內心無法掩飾的激動更讓我確信自己體內的海洋因子已經蠢蠢欲動了。仔細思考了這一趟我想要獲得什麼,我決定要增進被我冷落好一陣子的英文能力,當然也要展開此生第一次一個人的海外冒險。

快速地在網路上註冊了夏威夷本土的語言學校後,我順利配對到一個當地的寄宿家庭。告訴自己人生就是一場考驗堅強的流浪,拖著裝滿比基尼的 30 吋行李箱,我就這樣跳上了直達檀香山的飛機。

我永遠記得飛機即將降落時映入眼簾的火山島美景,令我多麼興奮。也永遠記得傳入耳裡的夏威夷音樂讓我多麼癡迷。我真的來了,我到達太平洋中央的夏威夷了!

忐忑地走出機場,迎接我的是猛烈的陽光以及寄宿家庭爸爸燦爛的笑容,"Aloha! Are you Jasmine?" 我第一個想法是我真的在夏威夷被 Aloha 了!難掩歡喜的表情,開心地和夏威夷爸爸相認。他是當地的警察,說一定會保護我,不用擔心,隨後得知我剛單身就說,「其實你晚上不回家也沒關係的,夏威夷就是適合談戀愛啊!」搭配一個豪爽的笑聲,一開始就被文化震撼了。不過我很快就喜歡上這樣的隨性。

我的寄宿家庭位在檀香山市的郊區山丘上,打開家門就可以看到完美的日落和夜景,浪漫得如此適合我。

到了第一天上學的日子,我抓著嶄新的公車卡精神抖擻地上車。一到學校就先進行了能力測驗,幸運地,我被分到了口說最高級,班上同學都來自世界各地,這讓我很振奮。我上課的時數並不長,因為我還有很多清單想完成,下課後就坐著公車到歐胡島(Oʻahu)的各個角落。

在與台灣時差 18 小時的歐胡島,我見證了自己的勇敢,再次相信自己潛藏的能力。圖/Shutterstock

在夏威夷遇見的兩個女孩

我的第一個旅伴是同樣來自台灣的女孩,我們是整個語言學校裡唯二的台灣人。很快地我們便形影不離,不怕生的性格,讓我們認識了很多不同的朋友。

在夏威夷首次爬山我們去了 Pillbox,制高點有個可以俯瞰歐胡島跟雙胞胎島的廢棄碉堡,在那邊遇到了第一群當地朋友。就因為一首歌跟互視的微笑,我們就在山頂一起大聲唱歌跟忘情跳舞。

我們的新朋友都是運動健將,從小就把這個島翻遍了,我知道我幸運地找到專業地陪。當他們邀約我去挑戰全歐胡島最長的登山步道天堂階梯(Stairway to Heaven,註),加入熱舞社 7 年的我不甘示弱地舉手,"Heaven?I’m in!"

抱著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地迎接了這一天。天都還沒亮我們就背上填滿巧克力跟運動飲料的背包出發。一路上,我都能感受到腎上腺素噴發的感覺,越是靠近山頂,路況更是愈發嚴峻。尤其我跟著一群「泰山」,每一步都是用意志力推進。

我們用了 4 個半小時成功攻頂,被感動到奪眶而出的眼淚馬上就被「泰山們」殘忍的一句話抽乾;他們指著遙遠的那方,「我們的車子在那邊哦!」捏了捏發軟的雙腳,拍了一張狼狽的合照就繼續回程的路。這趟 8 個半小時的登山經驗回想起來真是人生的一項壯舉,都超越了我的睡眠時間呢,但我由衷地為自己驕傲,也發現自己強大的那一面。

我親愛的台灣旅伴比我早回家,這時候我的第 2 位夥伴登場了。她是我班上的同學,一位溫柔的立陶宛淑女。比我大 7 歲的 Ausra 懷著身孕,上課時都輕撫自己隆起的肚皮,用優美的歐洲腔調說著英文。她先和我搭話,知道我來自台灣後非常地興奮,因為她的男友也是台灣人!這個美好的緣分讓我們隔著年齡和國籍的友情快速升溫。我們一起報名了當地的 Hula dance (草裙舞)課程,這是我在出發前就想好的必做清單之一,在夏威夷學習正統道地的草裙舞是多麼美好的經驗。

Hula 必須赤腳進行,老師說這是我們和大地之母的連結。課程開始前,老師會請我們面對大海,大聲唸出一段夏威夷語的詩,告訴海洋我們準備要開始了,好像我們的舞蹈被賦予了什麼力量,學習的過程中充滿神聖和愛。

在結束揮汗如雨的練習後,我們面向頂著晚霞的海平面,再次大聲地和它說聲謝謝。我和 Ausra 滿臉汗珠並滿足地散步到公車站牌,開心地說明天上課見。

緣分真的很奇妙,在夏威夷結緣的我們,沒想到我能把這份友情帶回台灣!她在我回國半年後帶著孩子到台灣生活了。再次相見真的是很奇妙的感動,看著她懷中的那位小天使,這次我們可以繼續寫下 3 個女孩的故事。

那條在肌膚上遊向新月的魟魚

圖/Shutterstock

在天堂的時間似乎跑得特別快,在夏威夷發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議,思考著自己必須記錄下這些故事跟此時的自己,一個想法撞擊了我的腦袋,就把這一切都刺在身上吧!憑著這股衝動,我開始了解玻里尼西亞文化的刺青圖騰,最後畫出了一隻游向新月的魟魚。

魟魚代表了感情豐富和友善,尾巴的劇毒是保護自己的武器,而新月象徵了重生及愛情,是我在那個階段期望成為女人的心願。同時也要提醒自己記得家人的愛,就像電影《海洋奇緣》中 Moana 奶奶化身的魟魚陪她成功出海一樣,我的家人也用愛跟信任支持我隻身飛往夏威夷。

在與台灣時差 18 小時的歐胡島,我見證了自己的勇敢,再次相信自己潛藏的能力,和許多美好的人們相遇並且留下無可取代的故事,給了我無比強大的力量讓我繼續無懼地游向我夢想的新月,那樣優美、陶醉。

註:此登山步道因形勢陡峭,日久失修,當地政府在 1987 年宣布停止對外開放,但至今仍有不少熱愛冒險的登山客試圖攻頂。

《關於作者》
Jasmine
焦糖色皮膚的女孩,熱愛這個陽光和海洋送給我的痕跡。感情豐沛的雙魚座,享受這樣個性所吸引到的所有人事物。畢業後獨自前往夏威夷讀語言學校,開啟了對世界的好奇心以及獨遊的勇氣,期望成為一個行動世界地圖,用自己手繪的刺青記錄每一次的冒險故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