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交換】如果連台灣人都瞧不起自己的文化,又要外國人如何不歧視我們?

【遊學交換】如果連台灣人都瞧不起自己的文化,又要外國人如何不歧視我們?

「看看他們,又聚在一起了。真不懂他們為什麼不跟外國人講英文?這樣大聲講中文真的很丟臉⋯⋯」偶然聽到一位台灣人這樣講,我便看了他一眼,只見他身旁圍繞著外國人,看起來人緣不錯、長得也好看。爾後,我不禁思索:他是這樣渴望融入國外文化,竟把自己的文化拋在腦後了嗎?

被歧視不是因為英文不夠好,而是⋯⋯

我之前一直認為,在國外會被歧視是因為英文不夠好、因為沒有勇氣為自己辯駁,但是,為什麼當我講了一口流利的英文,還是被貼上標籤?或許這跟語言程度從來就沒有關係──被歧視是因為外表,他們看不到你的內在 。

當我聽到那個台灣人講了這些話後,我不禁莞爾:如果我們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文化了,憑什麼別人要尊重我們?台灣大眾普遍認為講英文就比較厲害,英語系國家就是高人一等,但我們自己的語言呢?在台北的捷運上,常常可以聽到外國人講英文很大聲,但當自己身在國外,講中文時都不自覺得放低音量。是因為我們以自己的語言為恥嗎?還是我們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母語是中文?

被外國人歧視是一回事,但被自己人歧視,才是真正的心酸。我們都是離鄉背井出國,擁有同樣對家鄉的思念、擁有同樣的語言文化,當同鄉人原本該了解你身在異鄉的苦,但他卻選擇了另一條路。我有一個巴西朋友,他也常常只跟巴西人混,但沒有人會說他就是內向、就是封閉,因為他不是亞洲人;當美國人、墨西哥人自己混成一片,為什麼沒有人會說他們就是不肯努力?

圖/截自 陳品安Youtube

「看外表、不看內在」的社交文化

有次,我去一個城市參加大型活動,活動上有從世界各國來的人,美洲、南美洲、歐洲、亞洲,全部加起來有好幾百個青少年。「嗨,我叫 Lea,我從台灣來。」我每次的開頭都是這樣,有些人會問我台灣在哪裡,有些人會笑著點頭,但我想他們並不真正知道台灣在哪。

大部分人不會主動接話,常常整個對話就像自己在拿熱臉貼他們的冷屁股;但當我最要好的墨西哥朋友介紹她自己時,其他人會問她很多問題、會一直找話聊。我一開始並不以為意,但一整天下來,我發現他們是會有目的性地看國籍、有目的性地聊天,好像跟外國人聊天就不是降低格調,但跟亞洲人就是──不管我們再怎麼樣的示好,他們都不想了解你這個人。

但還是會有少數真正友好的外國人,他們看你不是從外表,而是真正想和你對話,想要認識你這個人、你的文化和語言,遇到這種時刻,心裡都會有一股暖流。其實在國外要交到知心朋友很難,因為大家都會有比較心理,想要過得比對方更好,或者是私底下其實都會講對方的不是。

圖/截自 陳品安Youtube

人在異鄉也不能忘本,否則只會迷失自己

跟外國人交談就是要夠自我中心、講話要夠大聲,甚至要有些自私。但如果自己本身的個性不是那樣,你也不想要為了別人改變,這樣是叫不夠努力嗎?這樣是待在自己的舒適圈嗎?跟好多國家的人交談過後,我體會到我不想要為了別人說英文,我想要以我自己選擇的方式去融入。

我不想因為「想被外國人接受」而勉強自己,我想要在我感覺最自在的時刻讓別人認識我;如果他們不能接受最真實的我,如果他們寧願選擇相信種族、膚色、刻板印象,至少我活得像自己、至少我不會假裝成一個不是我的人。

後來,我觀察到那個台灣人在外國人都忘記他時,他還是回來找台灣人講話。我心裡很憤怒,想著在他沒有那些表面之交時,他終究還是找同鄉人。我最看不起的不是那些待在舒適圈的人,而是那些忘本又厭棄自己本質的人。家只有一個,不管他多想融入國外、他還是台灣人,但為什麼不能在保有自己的文化下再去認識其他文化呢?這樣忘記初衷,他還會記得他是誰嗎?

我想,最終,當自己都不認識自己時,你只會迷失在異鄉,再也回不去。

《關於作者》
陳品安
我是個熱愛過生活的人,喜歡做菜、溜滑板、彈鋼琴、拍影片。享受自由不受拘束的生活,週末喜歡去咖啡廳剪影片、寫日記,或者跑去海邊曬太陽。目前在義大利薩丁尼雅島的 Sassari 交換,體驗整個城市只有自己一個台灣人的文化。
附上我的頻道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截自 陳品安Youtube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