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坐在辦公室羨慕別人,不如現在就出發」──她工作 7 年後決定辭職,隻身環遊世界 518 天

「與其坐在辦公室羨慕別人,不如現在就出發」──她工作 7 年後決定辭職,隻身環遊世界 518 天

採訪、撰文:賴冠穎/換日線編輯部

《換日線》一直相信:有人的地方就有好故事;在官網粉專上推出逾一年的 #StoryOverseas 圖文徵稿企劃,也累積了許多世界各地的精彩篇章。一個秋高氣爽的下午,收到 Wendy 來稿,她欲和讀者們分享自己在葡萄牙波多的紀念品販售館裡,所遇到一位瓷磚畫師傅的故事。

「葡萄牙瓷磚畫 Azulejo,名稱其實起源於阿拉伯文 الزليج,意思是『精美經過雕琢的石頭』,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典型的藝術風格,也是我在葡萄牙最喜歡尋找的文化景觀之一,隨時可以在教堂或房屋建築的牆面上見到。」Wendy 寫道。照片中排列整齊的一塊塊瓷磚,被藍色墨水一筆一畫勾勒出建築物、陰影和天空,療癒舒心的畫面,讓人好想栽進她的照片裡,一起沉浸在藍色漩渦中。

Azulejo 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典型的藝術風格,是 Wendy 在葡萄牙最喜歡尋找的文化景觀之一。圖/Wendy 提供

不過,比起磁磚畫師傅,我更好奇 Wendy 自己的故事──她在過去的 518 天裡,繞了地球一整圈,放開眼界與心胸,吸收來自四面八方的勇氣與人生故事。

對於年逾 30 的她毅然辭去工作、暫停 7 年有餘的職涯,進行為期將近兩年的環球壯遊之旅實在既佩服又好奇,忍不住約了 Wendy 在回台後見面訪談。

訪問當天,一位嬌小、步伐抖擻的女生推開咖啡廳的門,身上散發著一種特別的氣質,讓我一眼就認出她來。甫一坐下,便忙不迭地興奮分享她另一張在羅馬尼亞的照片與背後故事── Wendy 本人一如她的文字和照片,給人一種樂觀悠閒、充滿希望又不怕冒險的氣質。現在的她自言旅行回來後,「能量滿滿、心態轉換」,更堅定又懂得溫暖。

羅馬尼亞市政廳廣場上,爸爸將飼料放在兒子頭上,吸引鴿子飛到兒子頭上啄食。圖/Wendy 提供

與其羨慕別人,不如現在出發

518 天能走多遠?Wendy 在這一年半的時間內,踏遍 35 個國家,每天走上 10 多公里,從第一站印尼開始,不曾中途返家,背著 20 多公斤的行囊,一路行徑柬埔寨、印度、希臘、冰島、秘魯、埃及⋯⋯繞到澳洲,再回到台灣。

在這趟旅行啟程之前,其實 Wendy 已入職場 7 年。有別於一般人對於廣告行銷工作「很操、沒日沒夜」的印象,她妥善安排時間,定期累積年假,讓自己有充分時間可以到臨近的東南亞國家放鬆充電。

因為懂得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 7 年間職涯順遂、工作愉快,且深受主管器重──既然如此,又是什麼原因,讓她決定辭掉工作、背起行囊,大膽走出去呢?

時序拉回 2015 年,在一次寮國旅行中,她碰上一位日本男生,原先擔任教職的他,為圓夢而放下工作,跑到偏鄉教小朋友日語及日本兒歌,甚至為了融入寮國小乘佛教的文化,直接剃掉頭髮當和尚。

被如此灑脫的舉動感染,讓 Wendy 心裡那個想嘗試成為背包客的理想更加熱血沸騰,「如果現在不去做,再過幾年我可能也背不動了,與其坐在辦公室羨慕別人,不如就出發吧!」

起初,家人對於她想長期壯遊的決定並不放心,認為「好好工作就好,為什麼要離職成為背包客?」這樣的勸說,不免也讓 Wendy 心中充滿忐忑、不確定自己準備好了沒,直至出發前都很掙扎:「因為不確定出去後會怎樣,總是會擔心各種『如果⋯⋯怎麼辦?』」

但後來又轉念一想,繼續這樣想下去,旅行永遠沒有開始的一天,「就不要再問自己準備好了沒,就算只有準備 80 分也沒關係,只要活得下來就好!」於是,在機票網頁游移數小時後,Wendy 買了單程機票,從熟悉的東南亞出發,就此展開旅程。

避開旅遊書推薦,從當地人口中尋得私房秘境

這一連串 35 國的遊歷裡,在前 5、6 個國家時,依舊會先將行程、住宿安排好,且規劃好必去的地區或景點,不過到後來的路線就沒有定數,採沿路詢問其他旅人,或看哪邊機票比較便宜,一路讓「機緣」帶著走,並根據對當地的喜好程度,決定要待兩三週至一個月不等。

儘管如此,Wendy 的旅途上仍有一共通點,即每去到一個國家,都會走訪當地市集。她深受傳統事物著迷,有時避開旅遊書的推薦,改從當地人口中尋得私房景點與秘境,「我的旅行方式,很少會去搭交通運輸工具,比較傾向自己走,大概每天都會走 10-20 多公里;自己走比較容易遇到新奇驚喜。」熱衷於發掘私房目的地並深度探訪的 Wendy 如此說道。

她也提到,「有時候在城裡待比較久,常常走來走去,每天看到一樣的人,他們還會跟你打招呼!」也因一向喜愛於與人交流的個性,Wendy 在旅途中攝影素材,大多都以人物為主,尤其喜歡與不同年齡、職業的當地民眾聊天,彼此分享異國故事。

羅馬尼亞販賣蔬菜的奶奶見有照相機在拍自己非常開心,立刻手寫下地址,希望 Wendy 之後能把相片洗出來送給她。圖/Wendy 提供

與那麼多當地民眾接觸的過程中,她是否也有經歷自己的「國外奇遇記」呢?Wendy 眼睛一亮說:「南美人喜歡吃一些很奇怪的東西!」若是說南美人喜歡味道特殊的香料,倒不難想像,不過 Wendy 口中「奇怪的東西」其實是天竺鼠!

「他們會川燙剝皮,就會看到小手、小腳、小牙齒,再塞一些草藥去腥味⋯⋯還只有在年節或慶祝等大喜事才會吃。有點像烤魷魚,又有點像豬肉的味道!」

當我們正對南美人的美食味蕾驚呼連連,話鋒一轉,Wendy 憶起自己在大西洋另一岸的非洲,曾經歷「被綁架 4 小時」的體驗。當時要轉搭公車的她,冷不防被 4 個非洲大漢推上車,身上所有 3C 產品立刻被洗劫一空。接著歹徒要求她交出現金與所有卡片,並且在嘗試盜領過程中不讓她離開;她則趁勢和歹徒又盧又鬧,把相機中的記憶卡討回來⋯⋯。

最後好在身上現金不多,提款卡又在機台提款不順,她除了經歷驚嚇之外,人沒傷著,財務損失也有限。

不願付費拍照,捕捉的是真實人物故事

Wendy 強調,儘管「到哪裏都會有好人和壞人」,但旅途上絕大多數遇到的,仍是善良熱情的人們;就算遇到綁架、遭竊等事件,仍不改她喜歡拍攝人物的初心。樂於和當地人民交流的 Wendy,總會用相機捕捉人們一舉一動的畫面──特別的是,在按下快門之後,她習慣將照片給那些片中人物瀏覽。

「我比較像是以朋友的角度去拍他們,通常拍完之後會拿給這些人看,讓他們看喜不喜歡,我覺得我不是單純拍照,而是希望跟他們有連結、希望聽他們的故事,也讓照片可以說故事。」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被拍攝,「我遇過拍完照的人,跟我要 5 塊美金!我拍照是為了留故事,不是為拍好看的照片而付錢。」她也舉出,也會有些景點是擺明要收費的,像是南美的傳統婦女便會很明白地提出:若要和羊駝、人民的傳統服飾拍照,就是要付錢。

Wendy 將拍攝後的人物照片給照片主角觀賞。圖/Wendy 提供

出走,你想要得到得是什麼

現下不少常出國拍照打卡的網紅們,難免會遇到「靠爸媽、家裡一定很有錢⋯⋯」等流言蜚語,對此,Wendy 表示:「這 518 天裡我總花費約 50 萬台幣,等於一天花不到 1,000 元台幣,包含機票住宿;我平常就不會花很多,而我願意把自己工作的積蓄存起來出去玩,對我來說是一種心靈補給。」她認為,開銷分配是每個人的價值觀與權衡後的決定,沒有一定要怎麼花、如何省,「在外一杯飲料對我來說就是奢華享受。」

問到有正職工作與辭職後,旅行型態的轉變之於她有何不同?她思考了一下說:「還有其他正職工作時,只能短期旅行;短期旅行沒有不好,不過長期旅行會更有時間讓自己深入感受當地人文風貌,看到更多非大眾既定印象中的風景。」

她舉例,前往印度前,好友受到電視新聞的影響,不斷說服她不要踏足危險多、強暴也多的印度,「但這一趟下來,我最喜歡的就是印度。」她坦言,印度確實有髒亂的地方,但不能一概而論,同時,當地特色文化與人民熱情,都非常真實又平易近人。新聞有其片面性,不親自體會,很難妄下斷論。

印度特色文化與人民熱情,都非常真實又平易近人,是目前 Wendy 最喜歡的國家之一。圖/Wendy 提供

在這 518 天的世界遊歷中,Wendy 盡量抱持開放的心胸、避免走馬看花,跳離自己原本習慣的環境,透過實際交流互動去瞭解別人的文化、理解別人的生活環境,「會發現這些是在我們生活之外,也正在發生的事。」已屆 30 歲的她,雖然不是 20 幾歲就出走闖蕩,Wendy 卻非常鼓勵年輕人勇敢走出第一步,「年齡、錢都是其次,重要的是你想要得到什麼?」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s viva traveling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