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越南人,卻在芬蘭想念著台灣:「台灣沒有越南那麽擁擠,也沒有歐洲那麽偏僻,就是剛剛好。」

我是一個越南人,卻在芬蘭想念著台灣:「台灣沒有越南那麽擁擠,也沒有歐洲那麽偏僻,就是剛剛好。」

我,26 歲,越南人,是一個很典型的越南女生:從小到大認真讀書,以好成績為人生的目標。大學畢業後,我在一家外資公司努力工作了五年。

因為從小愛看中國古裝片與台灣偶像劇,迷上了華語。看很多台灣偶像劇,甚至於可以猜中女主角即將要講什麽台詞的程度。24 歲到台灣學中文學了三個月,終於實現我的小小夢想──來台灣過一段短短的生活。

從台灣回到越南以後,我繼續工作了兩年多,為了要實現小時候的「留學」夢想,努力申請歐洲研究所,得到芬蘭大學的獎學金之後,毅然決然赴芬蘭念碩士。就這樣,我正踏上芬蘭的求學之路。

這篇文章不會企圖寫下什麽驚天動地的外國生活的心得;它的目的主要是記錄我在他鄉的觀察──觀察不同的風景、觀察面對不同生活步調而產生的心緒與思考。

初次踏上台灣土地,便讓我一見鍾情

我的故事要從兩年前首次來台説起。

24 歲時,因為得到台灣教育部的華語獎學金,首次來台念書,而這也是我第一次離家那麽長時間。以前在越南,家人就在河内,越南的首都,所以一直跟家人住在一起。偶爾出差或跟朋友去旅行,可是真正一個人在他鄉過生活,還是我人生中的初體驗。

可是那時候的我,在台灣總沒有那麽多的鄉愁。暫時放下工作,回到學校的生活,豈有什麼理由可愁?我在台北的時間只有三個月,當然比不上很多外國人,更別說長居的市民,所以我的印象難免比較主觀。

提到這件事,我總是覺得自己運氣好,可以待在台灣三個月學習華語。跟讀碩士、博士的學生相比,功課沒有他們的那麼辛苦,所以可以當一般旅客、一般「當地」人,看很多一般旅客不會知道的東西,還能有更多時間去探索一些「當地人」因為忙碌而忽略的地方。每天除了上課時間,剩下都是自己的時間。風和日麗,便沿著河岸散散步;下雨天,則逛逛二手書店,翻一翻舊雜誌,一邊讀一些過時的新聞,一邊聽書店播放的音樂。

每次想到台灣,我都會想起那些住在政大山上宿舍的日子,想到政大靠山沿河的好風景。我會懷念每次下課都很期待當天在台北有什麽藝文活動可以參加,然後搭公車或捷運前往。那可能是一個辦在華山 1914 的小展覽,或者是一個辦在誠品書店的講座。

從越南──一個發展中、還沒關注藝文發展的國家──來到台灣,那時的我便常常被台灣多元豐盛的藝文活動吸引了。我喜歡參加講座,認真地聼、安靜地聼,聽講師講著溫馨濃厚的「台灣腔」華語。假期在宿舍感到悶的時候,我就跑到誠品,待一整天看書。

我也好懷念平靜的下午在淡水看夕陽,每次都會坐在海岸,一邊聼街頭藝人唱歌,一邊看快落下的太陽,總是賴著不想走。我也懷念去博物館看展覽時,跟一些在博物館當志願者的阿公、阿嬤談關於台灣或越南有趣的故事。在台灣,我可以親眼看到很多關於越南的資料,而這些資料在越南因為政治的因素是沒辦法被看到的。台灣的民主氣氛與多姿多彩的文化,總是讓我回到越南後還念念不忘。

可能很多台灣人對我前面講的這些話不會認同。我看了好多關於台灣的新聞,追蹤一些台灣名人,每次除了看貼文以外,也會看下面網民的留言。每次爬文就會看到很多網民的批評,提到過勞低薪的問題、提到藍綠政治、提到經濟不景氣的狀況,可是看完這些留言後,也不能改變我對台灣的偏愛。

在台灣,最喜歡的休閒活動就是逛誠品書局,或是到華山參加藝文活動。圖/誠品書店臉書專頁

在家鄉得了「他鄉病」

來台灣以前,工作過三年的我已經對工作好疲倦。以為來台學習能好好治療我的疲倦,沒想到回到越南後又得了「他鄉病」。

回越南超過一年,我總是不斷懷念在台灣過生活的那段日子。我沒辦法接受人家在街上亂丟垃圾、沒辦法接受越南街上的交通一片混亂、沒辦法忍耐看到各種明明違法的問題卻成為理所當然的事。再加上工作壓力,過 25 歲的我開始碰到青年危機(Quarter-life crisis),而身邊朋友也陸續往外國讀書或打拼,這些都讓我對台灣的懷念愈來愈深。

話説回來,其實我的工作還算穩定,有機會升遷,老闆跟同事們也算是合理友善,可是工作了五年的我已經漸漸失去對工作的好奇心,時時覺得自己能力不足,看不到在工作上的進步。所以我在繼續工作了兩年後,26 歲的我做出了一個決定──要再一次出國念碩士。一方面是為了實現我對童年願望的承諾,一方面是為了讓自己過一段時間再好好規劃生活的下一個階段。

我該「西進」還是「東進」?

選擇往哪走也是不簡單的事。從大學就讀外貿經濟學的時期起,我已經培養自己對於跨領域知識的興趣;其中,我對於法律與經貿領域有特別大的興趣。在審計公司工作了五年,身為一位稅務咨詢,我有機會每天都接觸法律,特別是「稅務法律」。

因為常常接觸稅法跟一般法律,使我對法律形成的緣故、法律對經濟的影響產生興趣。所以在申請研究所時,我專注尋找提供關於法律與經濟課程的碩士班。在結合我的學習願望與教育、經驗背景後,我終於找到適合我的願望與能力的兩個選擇:去芬蘭讀治理與商法碩士或去台灣政治大學念國際貿易法的碩士班。

在做決定時,我也掙扎了許久。從小到大懷抱著赴歐留學夢的我,如果在三、四年前,應該很容易地就選擇去芬蘭讀書。可是 26 歲的我因為在台灣過生活的三個月,發現到台灣教育提供的資源也很豐富、多元。台灣離越南不遠,文化比較接近,而我對台灣也有比較好的瞭解。

這些因素就讓我很難做決定。很多親朋好友也跟我講,如果你那麽喜歡台灣,為什麽不去台灣念書啊?可是在考慮了很多因素之後(主因是我對我的中文程度沒有很大的自信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跟上中文授課的碩士班),最後選擇往西邊走──去芬蘭念書。

我安慰自己,要趁著自己還年輕,還可以走很長很長的路,所以要走更多的方向,讓自己體會更多各國的文化差異,看到世界上不同的風景。

在東西方之間猶豫不決,最後選擇一圓小時候的歐洲夢,前往芬蘭留學。圖/江 提供

在芬蘭當「邊緣人」的日子,又讓我想起台灣

光陰荏苒,從第一天來到赫爾辛基的那天到現在已經快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我整天都忙著上課、做功課與準備考試。第二次出國留學讓我對自己更有自信心;可是不像上次在台灣讀書,首次接觸在他方的新鮮生活,這次的我過了兩個月還沒辦法融入本地人的生活。

在芬蘭的第一個月,我也被芬蘭的緩慢行政效率搞得很煩。雖然在來芬蘭之前,朋友提醒過我,北歐的生活步調比較慢,然後芬蘭人比較内向、不喜歡與陌生人打招呼,還有芬蘭語超級難等等。我覺得自己是個比較内向的人,在碰到語言障礙、文化差別時,總覺得自己在芬蘭是局外人。

在芬蘭,我聽不懂車站的人在講什麽話題、不太懂他們對什麽議題特別關心;雖然芬蘭人的英文講得很好,可是在街上或百貨公司裡,主要語言還是芬蘭語和瑞典語,不會講芬蘭語的外國人總是很難接近芬蘭的社會。我也開始試試申請一些實習機會,但總是被芬蘭語的要求打敗。

我在家鄉已經有五年的工作經驗,雖然沒有什麽了不起,但是還算是小有成就。在他鄉從零開始,難免會覺得好孤獨,也難免失去了安全感。這些經驗總讓我懷念亞洲,特別懷念在台灣的念書經驗。有時我也會懷疑,是這種不確定感和沒安全感的狀況讓我想念亞洲生活?還是我真的不會適合這裡的生活步調?

有時我也會想重新考慮當初留學的決定,是不是因為想逃避生活的各種壓力而到外國求學?是不是因為想在他鄉找到更多可能性,讓自己得到更多自由?或者是不是因為想找到一個地方真正地屬於自己?

"So, here you are
Too foreign for home
Too foreign for here.
Never enough for both."
(Ijeoma Umebinyuo)

「那,你就在這裡
對家鄉過度陌生
對這裡是邊緣人
從未對哪方滿足」

這首詩,是一個在丹麥讀書的越南朋友分享給我的。在赴歐前,她曾在很多亞洲國家工作過,後來選擇去丹麥念書,她也時不時覺得自己沒辦法融入丹麥社會,不管做再多努力,自己還是個局外人,也時不時想到溫馨的亞洲和穩定的上班族生活。

有時候,我好羡慕台灣人的「小確幸」

我常常與越南朋友談起在北歐留學時對亞洲的懷念:我們的確懷念家鄉,可是回到家鄉好好生活過日子,終歸是另一件事。關於這一點,我覺得越南人與台灣人應該不太一樣。台灣年輕人到外國讀書打拼應該是為了想闖一闖天下,因為台灣是已發展的國家,所以比較難找到更多發展自己的機會(如果我説得不對的話,煩請網民留言幫我理解一下吧)。

越南年經人到外國念書或找工作,有很大的部分是跟「對越南發展的質疑」有關。我有很多朋友在歐洲或美國打拼都是因為想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得到永居許可,讓自己以後過的生活比較安全穩定。

所以啊,其實有時我好羡慕台灣人的「小確幸」。台灣沒有越南那麽擁擠,也沒有歐洲那麽偏僻,就是剛剛好,對自己人來說還是一塊很宜居的地方。

讀了一下上面自己寫的文字,總是覺得我是不是把自己的念頭搞得太複雜?可是,與其自己咀嚼思鄉念頭,或擔心自己還沒對那些他鄉足夠瞭解而不敢下筆,不如先寫下自己當下的感受,以讓自己的情緒好一些。

我突然想起陳綺貞《不在他方》裡面說道:「在輾轉難眠的幾個夜晚不斷反省自己這些過於衝動的來去,意義何在?是想要窮盡這未知世界的心太狂妄,還是害怕在靜止的狀態會強烈感受到存在本身的吞噬?」漂泊的一切,或許是因為想讓自己有更多的自由,或想找到屬於自己的地方。選擇漂泊或留下,都要付出的很多堅强、努力與勇氣,來面對生活中的重重挑戰與抉擇。

《關於作者》

生於烏克蘭,在越南生長,愛學華語,超級愛台灣,現在卻跑到芬蘭念治理與商法碩士。曾因為愛上周杰倫的歌並自己將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翻譯為越南文而一步一步認識台灣。在台灣過了三個月的生活,更愛上這塊土地,最愛誠品應有盡有的豐富資源,愛看充滿人情味的台灣電視劇,愛聽台灣的流行與地下音樂,愛台灣的文青氣氛。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