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板橋到印尼,透過食物尋找家的味道

從板橋到印尼,透過食物尋找家的味道

到傍晚時,離家不遠處,「黃昏市場」總是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小小一條街道卻塞滿覓食的人群。從小就搬來板橋的我,對這條街再熟悉不過,每個攤販賣的美食、水果,還有濃濃的人情味。

記得那年,剛從國小畢業,坐上了公車迫不急待想回到家,衝去買掛念整天的雞腿便當,結果,到了家門口才發現忘了把鑰匙帶出門。糊塗又懊悔的我就坐在大廈樓梯間,等待著父母親解圍,等著等著,肚子也發出咕嚕咕嚕饑餓聲。此時,嗅到濃厚蒜泥味就在我周圍。

「小妹妹,這你拿去吃吧!」隔壁鄰居叔叔這樣說著。
「謝謝叔叔,」饑腸轆轆的我,仿彿得救了般。

隔日,母親協同我帶著水果親門道謝,門鈴按了又按,都不見人應門,後來才知道,那位叔叔經商失敗,不得不把房子給賣了,原來,那天他是要搬家的。

而這件事情也就藏在我內心深處,我好想再親口再和他說謝謝。

───────

聽著窗外大雨滂沱,時針都快走到 9 點,好不容易終於下班,帶著疲備身軀回家去。加班加到廢寢忘食的我,這才發現自己忘了吃晚餐,心想「黃昏市場」還有幾個攤位正在營業,下了捷運,撐著傘便前去了。

雙眼正忙錄掃描著今晚的宵夜,突然間,街角不起眼的小攤販招牌引起我的好奇心,驅使我前往。

「老闆,我要一碗肉圓和一碗四神湯,謝謝!」

老闆從廚房內大喊:「好!馬上來!」

咦?這臉孔好熟悉喔!這不就是當年給我一碗肉圓,讓我免於饑餓那位鄰居叔叔嗎?

話匣子一下就打開,叔叔和我說起,他那年因為錯誤的投資,賠上所有家當。為了養活家人,他決定回到彰化和母親學習如何做肉圓,當年,那碗肉圓是他母親怕他北上挨餓,替他準備的。

聽著叔叔訴說自己的人生經歷,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有小小的攤位,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卻很踏實努力的活著。不禁也替他感到欣慰。每次只要肚子餓了,我就會到黃昏市場的這家「三兄弟」肉圓店報到。

現今,我在雅加達生活了快要一年的時間,也逐漸習慣了當地巴東菜,路邊小吃配上髒亂的環境與空氣,儘管享受著舌尖上帶來的刺激味覺,記憶中的家鄉味,卻隨著時間變得模糊不清。

我試圖在異鄉找回那份熟悉感。直到近日,才從友人處輾轉得知,有來自台灣夫婦賣起了台灣肉圓,雖然餐廳離家遙遠,但忍不住心情的悸動,也要品嘗上一口。

我想,有時候對食物的執著與感情,並非真的出於饑餓。

而是透過那香氣與味道帶來,心中的溫暖,和家的味道。

《關於作者》
Tina,1988 年出生於台灣台北,愛旅行、愛分享,走遍了澳州、英國、西班牙、法國、荷蘭等國家,現在旅居於印尼雅加達。臉書粉絲團:在印尼生活大小事

《關聯閱讀》
在曼谷,我品嘗到台灣的家鄉味
家鄉的那一味,我們把它取名為思念──義大利美食的反思(二)

《作品推薦》
「放棄所有熟悉的一切」,嫁到印尼的異鄉人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阿偉0204 CC BY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