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馬拉松很多人聽過,那你知道歐洲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是哪一個嗎?

波士頓馬拉松很多人聽過,那你知道歐洲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是哪一個嗎?

You will grow to understand as a marathon runner it is a great means to introduce people into your world and to inspire.

「有朝一日你會知道,作為一位馬拉松跑者最大的好處是帶領人們進入你的世界,進而鼓舞人心。」

──Eliud Kipchoge,馬拉松選手

 2019 年 10 月 12 日,來自肯亞的馬拉松選手 Eliud Kipchoge 在維也納的馬拉松挑戰賽,打破 2 小時內跑完 42 公里的紀錄;雖然這項成績不被列入國際田徑總會(IAAF)的世界紀錄,但同樣激勵許多世界各地職業和業餘的跑者,更醉心於這項運動。

近年來,路跑風氣盛行於世界各地,各大城市也發現舉辦馬拉松比賽,是一項值得經營的投資,可以拉抬觀光產業和城市聲望。馬拉松通常舉辦在氣候較溫和的春季和秋季,入秋以來已經有許多國際賽事舉辦。正好在一周以前,斯洛伐克的科希策(Kosice)剛舉辦完「歐洲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

2019 年科希策馬拉松起跑線前,觀眾和跑者同樣緊張。圖/Rian Chen 提供

舉辦了近一個世紀的馬拉松,名氣不輸波士頓馬拉松

 「科希策和平馬拉松」是 IAAF 認證的銀級馬拉松賽事。第一屆正式舉辦於 1927 年,是歐洲大陸上第一個正式引入 42 公里的全程馬拉松比賽,因此也是在夏季奧運會之外最老的歐洲馬拉松。很多馬拉松愛好者都知道享負盛名、歷史最悠久的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然而科希策和平馬拉松同樣值得一提。

當時歐洲正處於一次世界大戰後國際秩序重整的時期,《特里阿農條約》簽訂後,東部原本屬於奧匈帝國匈牙利領土的科希策,成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的一部分,也開始城市化,當地一群愛好跑步的民眾促成在該市舉辦馬拉松比賽,從市中心到南邊的村莊(Šebastovce)折返剛好是 42 公里,就此開啟舉辦了將近一個世紀的馬拉松傳統。

 值得一提的是,科希策馬拉松即便在二戰時期也盡量能舉辦就辦,除了維護傳統,更希望透過運動傳達守護城市的決心。斯洛伐克因為歷史的關係與匈牙利、捷克分分合合,又經歷共產統治,科希策馬拉松也曾經以「捷克斯洛伐克」、「自由」、「和平」為名舉辦,在二次大戰後定名自由,每年 10 月的第一個星期日成為整座城市最重要的活動。

科希策原本於我是陌生的城市,雖然斯洛伐克邊境離布達佩斯不遠,但連火車 2 小時車程的斯洛伐克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我也只造訪過一次。然而,因緣際會認識了斯洛伐克好友 Jany,來自科希策的他總是說著這個斯洛伐克第二大城如何美麗、特殊、與首都完全不同的風土人情,讓我也去了好幾次。

科希策地標聖伊莉莎白大教堂前的馬拉松跑者。圖/Rian Chen 提供

台灣「戰南北」,斯洛伐克「戰東西」

 Jany 熱愛跑步,今年第一次報名科希策馬拉松的全馬賽事,於是我也跟去加油打氣。我們在星期六抵達,這個周末適逢白晝之夜在科希策舉辦,藝術和運動交集於這個斯洛伐克城市。冷冷的秋雨從布達佩斯隨行,抵達科希策仍下著陣雨,在拜訪完 Jany 的親友之後,也順道參觀 Stará synagóga 猶太教堂的影像展。

猶太教堂白晝之夜活動的影像藝術作品。圖/Rian Chen 提供

第二天雨停了,但風勢不小,早上 9 點左右氣溫更是只有攝氏 8 度,比賽順利進行,今年參賽者有 1,529 人,男子組冠軍以 2 小時 9 分鐘完賽;女子組冠軍更以 2 小時 29 分鐘的好成績刷新大會紀錄。Jany 第一次參加全馬,以 3 小時 8 分鐘拿下第130 名,也是出乎意料的好。不過馬拉松的確是需要長期調整體能的運動,賽後他有點脫水,被當護士的老媽硬是吊了兩罐點滴。

和東歐許多城市一樣,科希策老城區不大,以聖伊莉莎白教堂為中心,狹長型的廣場原本周遭有路面電車,現在已經全部改為徒步區。全城人口約 23 萬人,地形是平緩的盆地,早期是農產跟人口的集散地,北邊通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ów)、東邊是烏克蘭的喀爾巴阡山脈、南面銜接匈牙利大平原,有地利之便。現代化之後,周邊有煤鐵礦原料,目前最大的外資是美國鋼鐵(U.S. Steel),附近的衛星城鎮也有汽車跟鐵工廠。

台灣鄉民喜歡「戰南北」,斯洛伐克人則是會「戰東西」,科希策跟布拉提斯拉瓦雖然沒有甚麼冤仇,但中間隔了高聳的塔特拉山脈(High Tatras),兩邊交流不甚密切。根據斯洛伐克人的說法,除了腔調不同,其實包含塔特拉山區在內,斯洛伐克的方言有西部、中部、東部三大分區。而因為歷史和地理緣故,西部通德語的人多、中部和東部則是不少人說波蘭語和匈牙利語。

其中一點有趣的是,從斯洛伐克人的姓名可以推敲出其家族裡有沒有其他民族的血緣,這點在東歐多民族混居的地區經常可以發現。

馬拉松封路,路面電車照常行駛,車廂廣告 Slivovica 酒。圖/Rian Chen 提供

以馬拉松聞名的城市

科希策在匈牙利語裡稱作 ”Kassa”,歷史上很長時間是匈牙利領土,關係也很深入,例如匈牙利作家 Sándor Márai 即出生於此,另外還有網球名將 Martina Hingis 也生於科希策,若要說是地靈人傑也不為過。如果從匈牙利經陸路前往波蘭、烏克蘭的話,不管火車或巴士都可以順路拜訪。

我雖然不諳斯洛伐克語,但每次造訪都對科希策的熱情印象深刻。他們不若匈牙利人吝於說英語,不管說不說英語都對訪客十分親切;尤其當地人家裡的迎賓酒,喝過幾巡 Borovička , Slivovica 或者 Tatratea 之後,你就是家裡的一份子了。

雖然以城市知名度來說,科希策很多人可能聽都沒聽過,但如果對東歐歷史有興趣、或者喜歡運動的人都值得一探。科希策馬拉松,是業餘跑者試身手、職業跑者往 IAAF 金級比賽前進的前哨站。全體市民都自豪於近百年的馬拉松歷史,也印證 Eliud Kipchoge 的話,跑步把世界各地的人們帶到科希策這個美麗的城市。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Rian Chen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